FANDOM


《逃犯條例》修訂風波之各區連續示威」始於2019年7月6日。警方自8月下旬起對反《逃犯條例》修訂遊行打壓加劇,包括反對多次遊行示威活動申請,惟抗爭者未見因此卻步。除警民對峙外,示威者亦有針對港鐵及「藍店」進行抵制甚至破壞。

另外9月戰線回歸校園,加上美國國國會復會,相對「和理非」的集會如人鏈活動、商場唱歌等亦見增加。

此條目載列2019年9月舉行的示威、遊行、集會等相關活動,其他月份之相關活動可參閱以下條目:

各區連續示威列表

《逃犯條例》修訂風波之各區連續示威列表(2019年9月)
日期 名稱 地區 路線或集會地點/後續示威活動地點 附註
9月1日香港國際機場集會機場香港國際機場一號客運大樓
9月6日北區陪著你走音樂x分享會[1]北區彩園劇場
9月6日反濫捕 抗威權集會[2]中環遮打花園
9月7日香港國際機場集會機場香港國際機場一號客運大樓
9月8日美國人權及民主法案大遊行[3]中環愛丁堡廣場遊行至美國領事館
9月13日獅子山之路 齊慶中秋夜[4]獅子山
9月14日香港國際機場集會機場香港國際機場一號客運大樓
9月14日中學生螢火之荊集會[5]黃大仙黃大仙廣場
9月14日天水圍親子遊行[6]天水圍
9月15日We Miss You 英國集會[7]中環愛丁堡廣場遊行至英國領事館
9月21日屯門公園再光復屯門新和里至屯門政府合署
9月21日元朗恐襲兩個月靜坐[8]元朗元朗站
9月22日香港國際機場集會機場香港國際機場一號客運大樓變「和你shop」
9月27日聲援及關注新屋嶺被捕者人權集會中環愛丁堡廣場

9月1日香港國際機場集會

示威者徒步撒退義載上演港版「鄧寇克」

逾千名響應「9.1和你塞」的市民,離開機場時被警方海陸兩路夾擊,加上巿區所有交通工具幾乎被切斷下,近500人徒步近18公里由機場經富東邨往欣澳,再走至青馬收費廣場轉乘巴士,或由熱心司機義載離開大嶼山,有抗爭者需約五小時完成「長征」。

下午有示威者破壞東涌站,港鐵隨即宣布封站,切斷一大離開東涌及大嶼山的方法,同時有示威者在達東路及東涌東交匯處設下多重路障,現場約500名示威者開始構思退路。傍晚6時許,他們分開兩批,約500名示威者徒步沿北大嶼山公路前往欣澳方向,其餘約百多人由嶼南路徒步往梅窩碼頭,再乘船出巿區。

徒步走出北大嶼公路往欣澳方向的示威者一直沿路肩而行,當時有消息指有十多部警車尾隨追趕,他們立即分批散開,冒險走出四線車路,有男示威者沿途緊張大叫「快點走!」幸有司機刻意慢駛及避開人群。示威者由東涌走至12公里外近欣澳位置,停在路壆稍為休息。現場再有消息稱欣澳設有警方路障圍捕,示威者不敢久留,再步行兩公里至青馬收費廣場巴士站,沿途有超過30輛私家車的熱心司機提供義載,示威者最終合共徒步近四小時安全離開東涌,未見有人落單。[1][2]

不少駕車人士自發往東涌「湊仔」,網民對此紛表敬意,此「壯舉」更被譽為可媲美二戰時英國從德軍圍困下成功撤兵的「鄧寇克大撤退」。[3][4][5]

警扮市民受訪被踢爆

9月1日晚上接近7時,大批防暴衝入東涌站車箱內追捕示威者並曾打人,警察撒退後突然有警員扮市民衝向傳媒大讚防暴警察講理,又安慰其他乘客,被其他乘客拆穿後落荒而逃,而港台電視直播片段亦拍得該名男子與警員一同沿扶手電梯進入月台範圍。網民紛紛恥笑,戲稱「霞姨」不應該向他「派飯盒」。[6]

警全港大截查

由於機場來往的交通停頓,大批示威者下午由機場步行出東涌及欣澳方向。示威者經北大嶼公路步出市區,歷時近三小時,約走了13公里後,到達欣澳一帶,其間有車輛「義載」示威者出市區。

另一邊廂,有市民選擇在東涌乘搭渡輪前往市區,及至晚上8時許,約百名防暴警察駐守在中環6號碼頭對出,截查由梅窩及愉景灣乘搭渡輪抵達中環的乘客,包括向他們搜身及記錄身份證號碼。

此外,大批警員到達長洲碼頭、港鐵屯門站、天水圍站、葵芳站、沙田站及大埔站等截查懷疑示威者。而機場快綫則於晚上10時半重開,但列車僅停香港站及九龍站。[7]

警大圍濫捕區議員 男警搜女市民身

2019年9月1日晚上,警方在大圍等區派出防暴警員搜捕由機場撤退的示威者,期間沙田民主派區議員李世鴻見到有警員打人,大叫「黑警暴打市民可恥」,田心分區指揮官外籍警司潘毅德即指示同袍將他拘捕,李世鴻眼鏡飛脫,被送到田心警署。過百名街坊之後到田心警署要求放人,百名防暴警其後增援到場清場,至凌晨人群才散去。[8]

另外,有市民拍到現場有一名手執兩袋「買餸袋」、肩膀掛有一個環保袋的婦人被兩名男警撳在牆上截停搜身,而潘毅德手持伸縮警棍搭在肩膊上戒備,並在搜身現場踱來踱去,旁邊有人質問在場警員「做咩捉個女人呀?」、「佢咁樣點襲警呀?」,亦有人用英文問「What happen? Can you tell me what happen?」但片段即停止,未能確定婦人是否被拘捕。稍後,網上有聲稱拍攝該名婦人雙腿的圖片傳出,小腿有多處瘀傷為警方搜身時導致,而附文指該婦人乘車返大圍寓所,期間被兩名警員截停,然後被「語言粗暴」要求搜身,並將她推向牆。文中指,她並無有逃走,但有要求由女警搜身,惟不獲理會,因此有叫非禮及掙扎,故換來兩男警更大力的按壓。事主表示當時沒穿黑衣、無黑口罩、無背包,不明為何被搜,又指被男警搜身明顯不合乎《警察通例》。文中更寫道,希望有其他市民提供拍攝到的片段及照片,「推到俾記者會問」,又斷言:「我本人定必由法律途徑追究到底」。[9]

多區市民罵走警員

9月1日當晚,多區發生市民團結罵走警員的情況。其中青衣站罵得最為激烈;而沙田新城市廣場,警員在一片罵聲下離開,和幾天前歡迎示威者的場面,成一個強烈的對比。

9月6日反濫捕抗威權集會

9月6日北區陪著你走音樂x分享會

9月7日香港國際機場集會

9月8日美國人權及民主法案大遊行

有網民發起在9月8日於遮打花園集會,然後遊行到美國駐港總領事館外請願,祈求美國時間星期一復會的美國國會通過《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保障港人安全及制裁中港官員,有近萬市民參與。集會已獲不反對通知書至晚上10時,惟警方下午4 時以安全考慮為由,粗暴要求4時45分腰斬集會,令集會被迫提早逾五小時結束。

有連登仔盛裝出席集會

請願行動前有連登仔發帖,認為應該盛裝出席以示尊重美國領事館。可是在行動當天,卻只有一人響應,成為傳媒焦點。記者問他會否覺得被連登仔「跣咗一鑊」,他爽快回答:「不會,前線full gear更辛苦啦!」記者再提到較早前疑似有防暴警因天氣酷熱而暈倒,問他會否擔心中暑,他則表示:「他們太差勁了!」[10]

郭富城現身示威區

主辦遊行的網民並於下午4時半在社交平台宣布,集會及遊行已結束,呼籲參加者盡快離開,不過有部分示威者依然在各區進行堵路行為,包括銅鑼灣。在下午大約七時許,部分示威者抵達伊莉莎白大廈,跑馬地馬場附近,其間示威者遇見被困在銅鑼灣的郭富城,這場面在各媒體的新聞直播中出現。郭富城駕著他的坐駕林寶堅尼,更表示自己是來為囡囡買尿片。

在新聞直播中見郭富城的蹤影,令網民發揮無限創意, 填詞人梁栢堅率先在Facebook將他的經典作品《唱這歌》改編歌詞「靜坐是無味 靜坐是困倦乏味......癡(黐)線佬 全城有TG嘅味」,網民玩接龍,繼續重溫城城的歌曲並改編,又有網民將城城主演電影《三岔口》中一幕在車廂流淚戲,跟當晚他在車廂的照片作比較。有人笑稱在電影《寒戰》中飾警隊一哥的他,以行動表示支持示威者。又指寒戰第三集的名字將會是「光復香港」。[11][12]

催淚彈近距離掟記者群

當晚互聯網瘋傳一段警方將催淚彈近距離掟向記者群的短片,網民大斥「離晒譜」。

9月13日獅子山之路齊慶中秋夜

9月14日中學生螢火之荊集會

9月15日We Miss You 英國集會

9月21日屯門再光復與元朗黑夜滿兩月祭

肥媽有話兒震退防暴

有男子在警方防線前,用喇叭播出當時熱播金曲《肥媽有話兒》,防暴之後逐步後退。

救人期間搶槍失敗

「光復屯門公園」遊行演變激烈警民衝突,警方下午於屯門屯喜路推進期間,一名警員欲制服一名示威男子跌倒時,被最少七名示威者襲擊。安坐家中的冷氣軍師們對救不了人大呼可惜,又斥圍毆防暴的抗爭者軟手軟腳。

後來網民細心留意片段,發覺其中一人用雙手按住警員槍袋並拉扯疑欲搶槍,惟其後警員多名同僚趕至,示威者事敗逃去。警察公共關係科總警司謝振中指,警方作出最嚴厲警告,任何人企圖搶槍,警員都必定會使用相應武力制止,後果自負。香港警察隊員佐級協會主席林志偉亦指,「警槍是執勤的第二生命」,搶槍即威脅警察生命,「只要你踏出這一步,我們將在別無選擇下做出唯一且必須的決定。」[13]

經山路成功脫出

「光復屯門公園」遊行下午舉行前,港鐵早在下午1時已關閉西鐵屯門站,至傍晚約6時更宣布因應警方要求,即時停止屯門區內的輕鐵及港鐵巴士服務。下午警方在區內驅散示威者,有示威者與警員走上屯門公路,區內交通嚴重擠塞。為離開屯門區,約300名示威者傍晚6時經連接杯渡路的麥理浩徑10段上山,徒步約一小時到達掃管笏後四散離開。[14]

反送中抗爭爆發以來,一直有網民提出重裝備防暴不利上斜,探討經山路逃走的可能性。這次證實完全可行。

警後巷毆「守護孩子」成員

警方在元朗清場期間,一度將被捕人士帶入後巷,並在巷口設防線,傳媒無法得悉被捕人情況。有網民在「連登」討論區及通訊軟件Telegram上載一段由高空向地面拍攝影片,片中有穿黃色「守護孩子」背心成員身處後巷,其身旁的警員疑似用腳向他踢了一下,有人大叫「停手呀sir,影住你呀」,最少兩名警員從地面以電筒照向上方,以強光影響拍攝,更有人以粗言說︰「拍乜×嘢呀?」。

好鄰舍北區教會堂主任陳凱興傳道晚上在 fb 發文,確認有一位「守護孩子行動」成員昨晚在鳳攸北街被捕,之後被控襲警,帖文並附有從高處拍攝的網上片段,顯示似乎被捕人「被帶到後巷慘遭獨毒打」。該會指對此非常憤怒,強調被捕人無拒捕,更沒有攻擊警方,「這是嚴重無理、濫用施刑!」而據他們了解,被捕人口腔及牙齒流血,更有暈昡,「絕對有理由相信傷勢是由警方私刑引致,情況令人擔心及氣憤」。

好鄰舍北區教會的帖文指,事件起因是現場有青少年被捕,陳伯「守護孩子行動」等上前了解,交涉時警方將記者、和「守護孩子行動」成員推跌,之後向他們多名成員噴胡椒噴劑,之後警方包圍陳伯和另一位成成員,陳伯被釋放,另一成員卻被捕。

他們指從網上片段顯示,被捕成員被帶到後巷毒打,批評警方嚴重違反專業守則及操守,「與第三世界、極權國家的軍國管治行為一樣」,不單令警民嚴重施撕裂,「深信天父對此無比憤怒」。[15]

翌日新界北總區警司(行動)韋華高(Vasco Gareth Llewellyn Williams)在記者會上稱,該條網上片段只見有警員在踢一件「黃色的物體(yellow object)」,而他本人看過另一段較清晰及顯示完整事發經過的片段,是可以看到當時警方沒有對任何被捕人士作不當行為。韋華高又呼籲,發布該段網上片段的人應向警方提供進一步資料,警方必定會嚴肅跟進,「你作出指控但不(向警方)投訴,是非常容易的事情(it's very easy to make allegations when you don't have to come forward)。」[16]

「志偉」「阿叻」被私了

7.21元朗黑夜兩個月的紀念及示威活動,至深夜演變成「私了之夜」。周六晚至周日凌晨,元朗街頭發生多宗涉行私刑解決糾紛的「私了」事件。其中元朗康樂路中銀對開有兩名滿身酒氣男子與示威者發生衝突。一名目擊者指,一名白衣中年男子疑挑釁在場人士,之後與示威者互罵,中年男子一度手持玻璃樽,之後雙方互相毆打,中年男子頭部流血,並向現場人士大叫﹕「打死我囉!」另一名深色衫男子亦頭破血流倒地,接受義務急救員治理。有網民拍到的片段顯示,白衣男曾手持玻璃樽追打途人。救護員到場,而受傷的深色衫男子自行爬上擔架床上。白衣男子聲稱被大批人指罵,他回罵,然後跌倒及被打,並稱不知道為何被打,他聲稱玻璃樽只是因為他飲酒後拿在手中。[17]

由於二人的樣子和親共藝人陳百祥曾志偉有點相像,網民紛紛分享及恥笑。

再有男童被捕

當天晚上一批反修例人士在將軍澳Popcorn商場外聚集及唱歌,有一名持不同意見的中年男子到場指罵,及後與在場人士推撞,男子遭在場人士包圍,他立即報警,防暴警察隨即到場。

晚上約11時,警方進入富康花園拘捕2男1女,當中兩名男童目測分別約15歲及10歲,二人涉嫌因用鐳射筆照向防暴警被帶走,引起大批在場人士及街坊不滿,引發包圍警車行動。在場警員手持胡椒噴劑及長槍,引起街坊起哄,指責警方將兩名男童帶走。據悉,期間警方曾多次發射海綿彈,有人受傷,大批防暴警員到場,並一字排開設置防線。至晚上約11時半左右,警方撤離現場。大批市民轉至將軍澳警署,雖然警署外圍經已架起重重的水馬,但多名示威者接連用花槽石塊「空襲」投向警署,又將附近維修工人用的膠馬綁在警署門口,試圖堵塞所有警署的出入口。[18]

網民對該男童童被捕的年紀及理由感到荒謬,而他顯露出無懼的樣子,叫人讚嘆。及後證實兩名少年分別為13歲及19歲,被控非法集結、涉嫌藏有攻擊性武器及藏有工具可作非法用途三項控罪。[19]

9月22日「和你塞4.0」變「和你shop」

翠園撳飛成奇觀

和理非」示威者在沙田新城市廣場等多個商場發起罷買日,稱要透過消費者力量向商戶施壓,美心集團旗下商戶成重點杯葛對象,以抗議美心集團創辦人伍沾德長女伍淑清的撐警言論。有人在美心西餅店內高叫口號,有人撞跌貨架,餅店暫時關門。美心旗下的Starbucks、Simplylife等多間食肆,有示威者聚集高叫「美心黑心,黑心美心」等口號。另一批市民則到多間美心旗下酒樓不停「撳籌」,包括翠園、潮江春等,並以貼紙把輪枱號紙條連接為多條長長紙條,由8樓下垂至地下中庭。[20]

車輪轉踩國旗

一批戴口罩黑衣人去到沙田大會堂,拆下一面國旗,拿回新城市廣場中庭揮舞,然後丟在地上,任由大批年輕示威者玩「穿山窿」遊戲,肆意踐踏,再以噴漆噴污,並淋上液體,他們一度把國旗棄置在一個大垃圾桶內,然後合力抬往沙田中央公園水池,之後丟棄在城門河內。至晚上警方拘捕一名二十一歲男子,他涉毀壞國旗。[21]

小巴報警一車人就擒

警方在觀塘截查一輛紅色小巴,並拘捕 11 名黑衣男子。有指,事件由小巴司機報警「篤灰」所致。觀塘順安道順天邨附近,昨日傍晚 6 點左右,警方三架衝鋒車截查一輛紅色小巴。報道引述現場消息指,數十名警員戴頭盔持盾牌到場戒備。警方在車上撿獲一批頭盔、口罩及護目鏡,並以「涉嫌串謀非法集結及藏有工具可作非法用途」的罪名,拘捕車上 11 名黑衣男子。被捕人士年齡介乎 14 至 44 歲。

起初網民指該小巴為雨傘革命期間臭名遠播的潮聯所經營,後經fact check與其無關。觀塘區區議員莫建成指,順安道理應是紅色小巴禁區,正常不會有紅色小巴行駛,對事件感到「奇怪」。網上更有傳聞指,小巴司機「篤灰報警」引致截查,甚至有稱涉事小巴後來由警員駛走。

翌日早上前特首梁振英在 Facebook 分享此則新聞,劈頭就「多謝篤灰」。早前,他曾「懸紅」100萬元緝拿國旗及塗污國旗的「暴徒」,設立爆料熱線和網站。 他趁機會再呼籲各界多加利用舉報渠道,強調「絕對保密」,又稱「無論事前事後,一律有賞」。[22]

持三張八達通成被捕理由

針對網上號召「和你塞4.0」,警方在早上起於全港多區的隧道及主要幹道進行觀察、巡邏及設置路障截查可疑車輛,先後拘捕6人。其中一名15歲男童,因身上攜有不止一張八達通卡,被懷疑是藏有他人的八達通,涉嫌「盜竊」。網民得悉後對這個理由感到荒謬,藝人黃秋生Twitter轉載有關新聞,其後更發表意見:「兩張八達通就盜竊,兩個銀行户口咪打劫銀行?」似乎對警方拘捕少年感不滿。[23][24]

便衣女警被起底

當晚有大批示威者破壞多個港鐵車站及晚上於旺角警署外聚集,網上有傳警員喬裝示威者以伸縮警棍破壞葵芳站,及有一名便衣女子於旺角警察防線中,惟拒絕出示委任證,身分成疑。該名黑衣短髮女子,疑因用電話四下拍攝,被在場示威者認為屬便衣女警,假扮混入示威人群,要求刪去拍有示威者容貌的照片及片段。該女子與其他示威者因此發生爭執,以及拉扯,導致該名女子受傷。

翌日警察公共關係科高級警司江永祥於記者會稱,大肆破壞港鐵葵芳站設施的人中並無警員,當中有人使用的伸縮棍亦非警方裝備。對於一名女子持伸縮警棍於旺角制服示威者,身分被質疑,江永祥證實,該女子為旺角警區便裝刑偵警員,她當時於旺角警署外正執行職務,觀察現場情况,以便警區作適當調配。當時警方正清場,因此她加入協助制服及拘捕示威者,由於事態發展迅速,所以該女警未有時間拿出警察背心穿著。[25]

不過這名女便衣很快就被網民起底,曝露真實姓名及多張社交平台所有生活照。有人認為她激像穿上警服的蔡思貝[26]美國政壇對這名女臥底曝光的事反應很大,很多人作出回應。

警不識亞視「復活」

9月27日聲援及關注新屋嶺被捕者人權集會

註解

外部連結

除非特別說明,社區內容使用CC-BY-SA 授權許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