住屋邨大》,又名《住屋村大》,改編自古巨基的《勁歌金曲》,由網友HIP-HOP大頭B創作。此歌詞約於2005年中推出[1][2][3][4],曾一度引起網民轟動,電視台亦曾採訪有關作者。

影片

歌詞

細個 瞓公屋四十座
住喺對面肥婆 成晚鬧我不要亂踢波

我自細就有便秘 急到就快要死
七歲的年紀 鐘意周圍匿

我大嗌 細佬妹要食奶
單車我要黎踩 邊個夠我勁快?

尋晚阿媽先叫妳 咪食嘢用條脷
家裡唔曉得抹地 我夜晚躝街 全無識死
蒲到阿媽都摑妳 返屋企怕受人氣
就算打到飛起 阿媽都錫你

鐘意就瞓先 我出街有無話唔掂
無奈阿媽最嚴 怎麼閃? 樓下七仔轉頭見

炎炎夏 住冷巷
共細佬妹走出巷瞓尼龍床

對對做筒索 清一色開槓
可惜八筒都仍然未槓
妳咬住唔放 成日猛裝
因咩野事會 賭出冷巷?

廿二座多蚊 完全無情地咬過份
明明知都點蚊香訓 照咬到邊有得瞓?

我細個至怕上學 令我擔當機鋪的主角
打親無時停 完全代表作

有靚女 妳可不可以暫時住隔離
嚟問妳 若妳啱啱搬嘅請留下手機
若唔比 就嚟睇兩場戲 或者……

我有無話住洋樓? 我似嗌極仲唔走
完全毫無內疚 對妳再溝多幾溝 如狼狗

阿婆早晨 公園裡耍棍
耍得興起 小心被嘭親

好多女過緊嚟 對我有利實在衰到死
讓我陪妳 轉頭問妳要抄低我手機

殺兩注 Woo~ 遇差佬啤牌好少理
個阿伯賭親都輸 已經好多注

都無叫妳去第二度定話落球場好?
打波講論實力 應該都幾好
最快趣到 點知去到人都無

樣確係衰 周身有除
咁臭係無罪 將陣狐味用力吹

各種 師奶 最愛去 組織吹水 三四隊
過去吹水 搭咀無罪 講起阿某某幾衰

頭又蓬鬆 涼又唔沖 望四座乞衣比細路愚弄
如住皇宮 談話唔懂 通身已經污穢佢無面朦

係妳至約我出嚟 不如睇戲?!
妳咁驚悶 邊敢賴低妳?

時常扮晒無貨 要睇戲洗得幾多?
仲話要去買爆谷幾籮
陪住妳躝街去 洗錢無所謂
點可能用咗千幾 哪麼多?

你睇公廁幾殘? 就殘就殘在污糟處處有糞便 去水慢
每一個都彈 入去係點頂那份臭?四處濃烈的痰

又有煨番薯 買隻比妹豬
望住阿媽投注 佢餐餐都無煮
爸爸望見 就話:「我煮!」 要吃鹹魚

其實呢排逢望人 就會講起係邊度話移民
也許一搬搬晒變難民
成日話去未去話去未去話去未去話去未去……

從前功課鍾意抄 自小抄落抄到錯都照交
到了作文英語 我要靠我手語
原來都無特赦 大聲講句:「車!」

成日話跌手機 唔知你
每次去到當鋪見得番你
當埋呢鋪 咁鬼易無 係離奇~?!

通兩晚頂就 不會郁
好想返屋企 我會舒服
尐錢每次就快用晒
問老媽子拎過 再出街 係最幸福

如常地探佢 爺爺係有趣
成日話舊陣後生英俊係佢
跟班有數十隊 小心有晚行雷
仲搏命去吹水 無話信咪照吹

我起身見雞啼 就拎筒水嚟
佢一想叫時 成盤倒啦喂
買隻雞幾咁弊 淋完又試照啼
唯有即刻劏佢 有無人睇?!
 
原來屋邨有好多都斯文
叫阿嬸的永遠係阿嬸
原來就係憑住你膽色過人
阿嬸從來未結婚

係掛?都算係掛?班師奶唔化 佢地有嘢滿面查
流連茶樓尋腳 求成台麻雀 完全就似執藥

當年好多女笑我 成晚都公園坐
邊似係拍拖?笑我真折墮
其實我一早清楚 原因我無貨

見球場 有啜咀 個兩件叫乜水?
叫埋細佬細妹睇佢咀

嗌熱華田常餐點樣計?
你條盲毛 嚟咗西米露

話我係流氓 又踢拖又無銀 終日撩人
仲要返學最少 舉世奇人
而我金毛穿耳 街坊睇見成為仇人

家長不嬲放鬆我
家長不嬲放鬆我 流離浪蕩最坎坷
媽媽不會睬我? 原來老豆最囉唆
仲算術唔去讀 沒有英語還是我
但欠父母親都幾多 不如認衰仔講句錯

成長這裡十數秋 如今清拆沒法留
隨時日漸逝去 烙在我心總銘記

相關條目

註解

外部連結

除非另有註明,否則社區內容均使用CC-BY-SA授權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