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DOM


何文田位於香港九龍的九龍城區之西南部,位於紅磡以東北,土瓜灣以西,旺角和京士柏以東,九龍仔以南,是九龍一個住宅為主的社區。

據說何文田當年為一居民陳何文所擁有,並命名該處為「何文田」,意指陳何文的田。亦有記載指當初,何文田乃何、文、田三姓人共同擁有此地。1930年代前,該處也有不少墳墓,而現今香港培正中學的位置,亦為當年日軍佔領香港時的亂葬崗,但剩下的後山亦於年前剷平。

何文田遷移史[1]

  1. 從十九、二十世紀之交至二十世紀上葉的九龍地圖看,何文田原位於亞皆老街以南的一段窩打老道所在之地,比較接近今日的窩打老道山;
  2. 二十世紀初,何文田向西移至亞皆老街與窩打老道之間、九廣鐵路以西、彌敦道以東的一片土地(那裏和北面的旺角都有不少耕地),亦即今日廣華醫院、登打士街、女人街、麥花臣遊樂場一帶的旺角南地區;
  3. 七十年代初在何文田東南的山上興建的公共屋邨以「何文田」為名,使得何文田首次向南擴展,同時旺角也漸漸不留痕跡地「吞併」了何文田原本所在之地;
  4. 2016年10月觀塘線延線通車,新增的「何文田站」啟用,將來亦會成為沙中線的轉車站。何文田站卻位於一個前山谷道邨所在、遠離原何文田卻更接近紅磡的地方。相信久而久之,香港人會視何文田站之所在為何文田的一部分;何文田或會隨此港鐵站的出現而南移或向南擴展。

重大事件或新聞

愛民邨學生集體打鬥事件

2009年2月16日,數十名學生在何文田愛民邨商場頂樓平台集體毆鬥,整個過程被附近居民拍攝,其後上載到YouTube和多個網上討論區,短時間內引起大批網民關注。

警開槍轟斃尼泊爾男子

2009年3月17日,一名被街坊稱為「野人」的尼泊爾男子在山邊面向民居撒尿,鐵騎警員接投訴率先登山調查卻遇反抗,被該名男子用木椅襲擊,警員噴盡整支胡椒噴霧,仍無法制服對方,再三警告下,近距離連轟兩槍,其中一槍撃中頭部,該名南亞裔男子送院後傷重死亡。及後,一段由附近居民持手機拍攝的短片在網上廣傳。

勝利道味芳待用餐事件

2015年5月6日,藝人王喜在facebook 上載了一張攝於何文田勝利道味芳粉麵茶餐廳內的照片,圖中有一張味芳貼出的告示,告知顧客停辦待用餐的之決定:「因應各街坊的強烈要求及本人深知會對環境、治安及衛生構成一定的影響,在15/4本人與區議員蕭亮聲及警民關係科人員商議後,決定暫時停辦待用餐,而會否永久停辦,則要視乎各方意見再作通知。」

王喜對味芳被迫停辦待用餐感到十分不滿,留言指「妒忌別人比自己富有就見得多,但今天竟然有些人妒忌別人比自己貧窮,而杜絕窮人享用免費午餐」,更反諷「希望導致這決定的所有人員,餘生都富貴榮華,身壯力健,安享天年」。有網民回應時,直指不懂得提供待用餐如何影響環境、治安及衛生,慨嘆「大部分人帶有色眼光看窮人」。[2]

據了解,味芳老闆鍾偉豐,在王喜的建議下,同意以「待用餐」協助有需要的人。「待用餐」是指有心客人光顧時可以預購價值40元的飯票,留待有需要的人免費享用該份午餐。告示提及的蕭亮聲現為九龍城區議員,也是民協九龍中支部主席。[3]

事件經王喜披露後,引起廣泛傳媒關注。味芳對面的五金舖負責人王小姐,邀請王喜到其店討論事件。王小姐說,從來不反對派待用餐,但希望味芳負責人易地而處,應盡量安排排隊人士到味芳店外,而不是要求他們到餐廳對面小巷或樓梯排隊,一來令老人家「好天曬落雨淋」不人道,二來不少老人家附近店舖、大廈出入口外置地而坐,令居民生活、店舖生意受到影響。王喜回應說,若派發安排引起他人不便,「講聲對唔住」,但他強調派發待用餐原意是幫助人,如今執行上有問題的話,唯有暫停,笑言「任何優惠都有結束嘅時候」。[4]另有人於網上撰文稱受惠人士在該處聚賭、大小便及製造噪音,更有「街友」索性於樓梯處寄居,臭味更傳入附近民居,情況已持續有兩年有多。他又表示蕭亮聲曾提議街坊到味芳進膳,因此他認為自己導致附近居民投訴,有責任調停。[5]

當天晚上,事情出現最新發展,民協主席馮檢基發出聲明,指區議員蕭亮聲與味芳老闆討論過後,味芳會改在太平道附近空地分兩段時間派發待用券。蕭表示,今次能恢復派發待用餐,有賴傳媒關注及能與味芳達成共識,另覓地方派籌,減少對附近居民及店舖的影響。[6]

但王喜表示,他將會停止義助的行動。因為他認為現在的方法卻難免令受助者被標籤,且亦不排除之後再接投訴,故決定停止,希望能以其他方式助人。[7]

註解

外部連結

除非特別說明,社區內容使用CC-BY-SA 授權許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