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DOM


何桂藍」(Gwyneth Ho),外號「立場姐姐」,現為網絡媒體立場新聞》記者,因在反修訂《逃犯條例》運動期間的直播採訪表現而備受注視。

簡介

何桂藍畢業於可風中學,大學期間修讀英文系,後負笈丹麥修讀歐盟聯合碩士學程新聞、媒體與全球化碩士課程。她曾任《立場新聞》前身《主場新聞》記者。在該網站於「雨傘運動」前突然倒閉後,何桂藍加入學民思潮旗下網媒《破折號》採訪罷課及佔領情況。[1]2014年她加入《立場新聞》,2017年轉投BBC中文網擔任多媒體廣播記者,負笈丹麥後回巢《立場新聞》。

何桂藍擅寫分析性深入報道,其報道「雨傘運動最令人痛心的,是中國失去了陳健民」,奪得亞洲出版協會(SOPA)「2018年卓越新聞獎」卓越專題特寫獎優異獎(Honorable Mention)。[2]

2019年6月,香港因《逃犯條例》修訂引發曠日持久的抗爭,《立場新聞》多以Facebook直播形式走到衝突前線採訪,何桂藍為其中一位前線記者,經常為網民直撃現場情況而開始為人熟悉。

網民討論

直撃佔領立法會折返營救四「義士」

參見:《逃犯條例》修訂風波之七一佔領立法會

2019年7月1日晚上,反修例示威者成功闖入立法會大樓,警方部署清場。至接近27月2日凌晨12時的清場死線,當時大部分示威者已離開立法會大樓,在會議廳內有只有四名示威者堅持留守。至凌晨警方開始清場,數十位已經離開的示威者卻突然重返會議廳,不停高呼「一齊走、一齊走」,呼籲四名留守人士離開,並向留守人士勸道「仲有下次嘅」。他們之後合力將留守示威者帶走。

在立法會大樓內直播現場情況的何桂藍直撃營救四「義士」一刻,並找到一名少女訪問,講述示威者決定折返的歷程。少女邊受訪邊嗚咽,亦感染到「立場姐姐」哽咽,有關受訪片段上載網上後令不少人大為動容,向前線示威者及「立場姐姐」道謝,採訪片段亦成為「反送中」運動感人一刻。[3][4][5]

【反送中】黑警暴力清場10分鐘前,生死關頭,有一班人卻選擇回頭衝入去立法會救返死守義士。我們一齊來,就要一齊走。

【反送中】黑警暴力清場10分鐘前,生死關頭,有一班人卻選擇回頭衝入去立法會救返死守義士。我們一齊來,就要一齊走。

是次訪問為「立場姐姐」的成名作,她在及後的訪問中指由於是次為「無面孔」的運動,因此原本外界對示威者的焦點就寄託了在她的身上。[6]

「元朗黑夜」直播被毆

參見:《逃犯條例》修訂風波之7月21日大遊行及元朗襲擊事件

2019年7月21日,港島區進行反《逃犯條例》修訂遊行,並於上環中聯辦一帶發生大型衝突,其時元朗又傳出有大批身穿白衫的黑社會計劃襲擊參與遊行後回家的市民,何桂藍當時以Facebook直播現場情況。

期間大批暴徒衝入元朗西鐵站毆打市民,一名身穿粉色恤衫的暴徒率先當着直播鏡頭面前向「立場姐姐」以懷疑藤條施襲,記者被撃中倒地。該人離開後記者繼續採訪現場圍毆市民情況,但未幾再遭其他人盯上一湧而上圍毆,鏡頭所見有人持類似盾牌的板狀物件毆打,其直播手機一度飛脫,片段中則不斷傳來何桂藍的呼喊,有人則在旁大叫「記者唔好打」。[7]

2019-7-22 立場女記者被白衣人黑社會圍毆狂打跌地受傷

2019-7-22 立場女記者被白衣人黑社會圍毆狂打跌地受傷

「立場姐姐」脫險後雖受傷仍繼續直播採訪現場情況,網上收看此「第一身」直播的網民非常擔心,現場亦不時有人慰問其傷勢。事後何桂藍發現雙手、右肩受傷流血,後腦腫起,背部有大面積傷痕,感暈眩,需停止採訪工作,由管理層陪同到醫院驗傷,右肩需縫四針,並需留院觀察。[8]

相關條目

註解

外部連結

社交平台

演講/訪問/報道作品

相關討論

除非特別說明,社區內容使用CC-BY-SA 授權許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