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DOM


區諾軒(Au Nok-hin),香港政治人物、前民主黨成員。前南區利東一區議員,前香港立法會議員(香港島),香港中文大學、香港城市大學專上學院社會科學部客席講師。他亦是當時立法會內最年輕議員。

2013年事件

被指騎劫HKTV集會

2018年事件

2018年立法會補選

2018年1月27日,選舉主任根據《立法會條例》第40(1)(b)(i)條的規定裁定香港眾志周庭提名無效,同日區諾軒遞交提名表格正式參選港島區補選,代表民主派以替補周庭出選2018年3月立法會補選[1][2]2月1日,區諾軒舉行參選記者會,獲民主派共同推薦。他強調香港不應是「阿爺」(指中共)話事,呼籲3月11日所有香港人以選票表態,反對人治、堅守公義,「反抗專制、守護香港,才對得住我們的時代,對得住下一代」。 [3]。最終區諾軒在補選中奪得137,181票,比獲建制派支持的候選人陳家珮多出接近9,550票,成功取得議席。

選舉結束後,區諾軒被港島區選民、的士司機從業員總會秘書長、商人黃大海入稟法院提請司法覆核要求推翻選舉結果,理由是區諾軒曾焚燒《基本法》,故將無法擁護《基本法》和效忠特區,但被法院以無足夠理據為由駁回其申請兼須支付訟費[4][5]。黃大海和工聯會前立法會議員王國興稱尊重有關裁決,但表達強烈不滿與遺憾。[6]

2019年事件

被指以「大聲公」襲警被捕

2019年8月30日,警方就近月連場反修例示威,進行一連串的拘捕行動,包括香港眾志黃之鋒周庭、前民族黨召集人陳浩天,另外又拘捕多名立法會議員包括鄭松泰、區諾軒、譚文豪。當中區諾軒被警方指控其大聲公太大聲,損害到警員的耳部。民主黨立法會議員涂謹申批評,有關指控表面證據十分明顯,完全沒有必要長時間拘留,又斥警方到區寓所搜查,更搜查其太太所屬的私人物品,認為若警方指稱控罪是襲警及阻差辦公,該等控罪並不涉及共謀嫌疑,警方騷擾其家人,是進一步濫用權力。

8月30日晚上,區諾軒於觀塘被警方以涉嫌阻差辦公及兩項襲警罪拘捕。翌日下午他於秀茂坪警署以5000元保釋,十月初回警署報到。區諾軒獲保釋後見傳媒,指自己被警方以於7月8日,於亞皆老街及咸美頓街一帶的事件拘捕,詳情不便透露,他認為反修例運動很多市民仍不斷上街,警方繼續政治拘捕無法解決問題,「如果繼續政治濫捕、打壓企業,摧毀我哋相信制度及價值,香港會玩完」。區又認為自己的案件是小事,有更多年輕人被捕事件但受關注較少,希望大家關注,避免他們受到不公平對待。

被問到警方於831前夕拘捕包括他在內的8人,區諾軒指相信公眾會覺得行動為故意,可能想進行恫嚇「市民出嚟(上街)就會被捕」,但認為做法不能解決問題,五大訴求至今不獲回應,無法面對問題核心。

區表示被捕後於警署內受禮貌對待,但警方拘捕時不准他向外界聯絡,至到達警署、律師到達時方可進行聯絡,幸妻子在場,否認無人知道他被捕,只因法例規定律師有權為他處理,他可透過律師傳達訊息,認為警方不准他與外界聯絡做法不合理。對於警察隊員佐級協會早前向立法會主席,投訴區諾軒及譚文豪刻意在警方防線阻礙及挑釁警方,區認為員佐級協會處事應公正點,早前發表過包括稱市民為「曱甴」的言論十分過份,認為警方不應將立法會議員視為敵人,他在場是希望進行調和角色,化解警民衝突。區諾軒指獲釋後會先處理被捕後收到的問題及辦事處情況,再考慮會否參與港島區的活動。[7][8]

遭裁定兩項襲警罪成

[9][10][11]

主控官Facebook政見深藍 罵示威者法官

[12]

周庭提選舉呈請勝訴 區諾軒失議席

香港眾志常委周庭去年報名參加立法會港島區補選,選舉主任裁定眾志曾經提「民主自決」綱領,裁定她的提名無效。周庭質疑選舉主任程序不當,未有給予回應的機會,早前向高等法院提出選舉呈請。高院法官2019年9月2日頒下判詞,裁定周挑戰選舉主任決定的司法覆核勝訴,現任立法會議員區諾軒的當選亦變成不妥當。

區諾軒下午見記者,承認裁決結果代表他一年多的議會生涯將告一段落,不過,周庭勝訴,同時刮了政府一巴,反映選舉主任鄧如欣的做法違反程序公義,剝奪了香港市民的公民權利,「請問主事者可否引咎辭職、問責下台」?

民主派透過司法覆核挑戰港府,區指,很多市民和他說:「區軒,當選艱難,當選後一定要保住議席。」但他認為,若果一個人的議席,可以為接踵而來的區議會、立法會選舉候選人重奪參選資格,如果因為這次案例,可以影響劉小麗選舉呈請的訴訟,和陳凱欣的資格,「那麼,縱使天塌下來也要伸張正義,Let the justice be done though the heavens fall,這是時代對我區諾軒的要求」。

區諾軒引述前英國首相邱吉爾在二戰的名語:「我們絕不投降!」稱會在議會外繼續發聲。又指一宗選舉訴訟,只是一樁小戰役,他的個人得失,「必須放在香港公義成敗去看」,「無論在任何崗位,我都感到十分光榮!」

被問到是否要交還薪津,他稱暫時未收到通知,應由立法會陳維安處理,若收到最新消息會再作公布。對於會否提出上訴,他稱暫時言之尚早,又指不排除會參加補選。

區又表示,民主派只有透過司法制度才能挑戰不公義的制度,對於因此令民主派失去一個議席,他相信市民必定諒解。但他提醒,儘管周庭勝訴,但公義的路仍未能全面實現,因法庭再次確立陳浩天案的原則,衷心擁護基本法的字義,任何主張獨立、自決仍然違反基本法,他憂慮選舉主任的主觀意願,會繼續DQ民主派候選人。

他指,目前為止可能會受即時影響的,是作為立法會議員開會和投票,但仍要等立法會秘書處通知。

最後他對立法會辦事處的同事及記者表示感謝,並哽咽道,「身為立法會議員是人生最光榮一刻」。[13][14]

但是,區在上訴截止前,向法庭提出上訴,得以暫時保留立法會議員身份。

2019年12月17日,終審法院駁回上訴許可,區諾軒和范國威將喪失議席。周庭下午1時半於Facebook回應裁決結果,表示她2018年提出選舉呈請,是希望法庭釐清DQ、政治篩選的不合理,「避免選舉主任在日後的選舉再執行政治任務」。就今日終審法院拒絕批出上訴許可,周庭稱感到十分遺憾,「政府作為整場政治篩選的始作俑者,在現行司法程序下卻無需負上責任,而要民選議員和十多萬選民負責」。周庭指出,法庭不信納區諾軒為她的「Plan B」,她認為是現時法律制度的限制,無法處理政治荒謬的現況。她感謝區諾軒為民主運動付出,當日臨危受命扛起補選重任。

區諾軒今早由大律師詹鋌鏘代表,另一上訴人范國威沒有法律代表;周庭由大律師譚俊傑代表,劉頴匡由資深大律師鮑進龍代表。甫開庭時,終審法院首席法官馬道立向詹鋌鏘提問,上訴一方認為區諾軒以「Plan B」替周庭出選,但周庭提出選舉呈請,將剝奪區諾軒的議席,質疑區諾軒和周庭之間究竟有沒有合作關係(working together)。

詹鋌鏘回應,周庭旨在挑戰選舉主任的違法(unlawful)決定,唯一的方法就是提選舉呈請,范國威亦採納詹鋌鏘的陳辭。針對是否有意圖令區諾軒失去議席,周庭一方表示立場中立,惟馬道立不接納說法,他強調選舉呈請是嚴肅的法律程序,選舉呈請人必然會挑戰當選人的議席。短暫休庭後,法官裁定駁回兩人的上訴申請,兩人需賠償訟費,另有關書面裁決理由押後頒布。

詹鋌鏘散庭後表示,現行法例下,被DQ者只能透過選舉呈請挑戰選舉主任的決定,不能作司法覆核,選舉呈請的「副作用」就是剝奪當選人的議席。他並稱,是次上訴旨在爭取司法覆核的權利,可惜法官不採納說法。[15]

註解

  1. 香港01:【周庭被DQ.獨家】Plan B區諾軒今早突擊報名參選港島,2018年1月27日。
  2. 香港01:【立法補選】周庭Plan B入閘! 區諾軒撼陳家珮:竭力重奪議席,2018年1月31日。
  3. 【立會補選】30歲區諾軒參選宣言:香港不應是阿爺話事蘋果日報,2018年2月1日。
  4. 香港01:黃大海擬提選舉呈請 王國興籲選民參與:看人民或區諾軒笑到最後,2018年3月29日。
  5. 香港01:區諾軒DQ案 選民求覆核區議員資格被拒 兼須支付訟費,2018年3月29日。
  6. 香港商報:DQ覆核遭拒 王國興:人民會笑到最後,2018年3月30日。
  7. 香港01:【逃犯條例】區諾軒被捕後獲保釋 稱政治拘捕無法解決問題,2019年8月31日。
  8. 區諾軒Facebook影片:(16:30)區諾軒獲釋見記者
  9. 立場新聞:區諾軒涉大聲公襲高振邦及推撞警員盾牌 遭裁定兩罪罪成獲准保釋候判
  10. LIHKG討論區:區諾軒揚聲器襲警兩罪罪成
  11. LIHKG討論區:【警告】養狗的你有可能已構成虐畜了
  12. 立場新聞:區諾軒案外判主控官 同名同樣 FB 帳戶政見深藍 罵示威者「黃屍曱甴」、法官「人渣垃圾」
  13. 香港01:【DQ覆核】區諾軒哽咽 確認或喪失議席:為了民主運動需付代價,2019年9月2日。
  14. 區諾軒Facebook影片:【即時】區諾軒回應選舉呈請
  15. 明報:終院拒批上訴許可 區諾軒范國威失議席 馬道立:選舉呈請必挑戰當選人議席
除非特別說明,社區內容使用CC-BY-SA 授權許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