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野家吞釘男事件發生在2007年4月18日及4月28日,一名19歲少年以苦肉計吞釘,向吉野家快餐店敲詐;隨後他又向《蘋果日報》報料,博取港幣100元上報酬勞。結果他被判為期18個月的感化令。

同時事件揭露某些傳媒未經查證報料者事實真偽,便貿然將報料者消息上報,引起大型報業公司大加鞭韃不負責任的傳媒機構。

事件詳情

少年施苦肉計報料

2007年4月18日,時為19歲容姓少年致電連鎖日式快餐店「吉野家」的顧客服務熱線,投訴從觀塘apm分店購買的飯盒內,藏有兩口生鏽鐵釘。9日後,他在吉野家黃埔花園分店,再將敲詐行動升級,並於2007年4月28日向《蘋果日報》「報料」。翌日(4月29日)《蘋果日報》頭條報導,他日前於吉野家購買蟹籽三文魚飯套餐,其後聲稱誤吞其中一顆三厘米鐵釘,其餘兩顆生鏽鐵釘則仍混於飯中,及後留院待鐵釘排出。[1]

此事報導後令網民十分驚訝,部分人指這種長度的鐵釘混於飯中沒可能不會察覺,因此網民早已質疑誤吞鐵釘的真確性。[2][3]

少年因敲詐被捕

及後容姓少年留院5日,排出鐵釘出院後,於2007年5月2日,他向警方承認事件由他自編自演,旨在以吞釘自殘手法,騙取食肆保險金。警方以涉嫌以「欺詐手段取得財產」罪名,將他拘捕並扣查。由於他作案破綻百出,因此被眾多網民恥笑[4]

而部分香港報章雜誌等媒體,曾將他稱作「吞釘男」。

法庭判決

經過4個多月的司法程序,在2007年9月初,身為被告的容志強承認自編、自導、自演該事件,在辯方求情時想一心想獲取快餐贈券。裁判官指該案案情嚴重,被告沒有考慮事件會令吉野家蒙受損失,甚至把責任歸咎於在網上流傳的「惡作劇」(惡搞),毫無責任感;但法庭考慮到被告年紀尚輕、不成熟且頭腦簡單,犯案並非為詐取金錢。[1]

被告曾在感化令期間犯事,感化官不贊成再判感化,加上被告有行為問題,不適合以社會服務令抵罪。不過由於被告已被還押接近1個月,更多的監禁對一個需要專業心理治療的青年人來說,並無復康的效果,因此在別無他法的情況下,裁判官罕有地推翻感化官的建議,判被告為期18個月的感化令。[1]

東方報業集團乘機批評壹傳媒

此事件也衍生了一項小插曲:2007年5月2日容姓少年被捕後,東方報業集團於5月3日在旗下報章《東方日報》、《太陽報》,大篇幅批評壹傳媒集團及主席黎智英。[5]

2007-5-5 台灣《東森新聞報》:

香港「吞釘男子」詐騙事件 東方日報藉機修理壹傳媒


這次「吞釘男子」詐騙事件,不僅引起香港民眾討論,也把香港兩大報紙間的恩怨浮上檯面,香港銷量最高的「東方日報」批評對手黎智英的香港「蘋果日報」,沒有查證就刊出不實報導,還透過一系列的專題報導,修理壹傳媒。

綽號「肥佬黎」的黎智英89年由時裝生產轉到傳媒界,大膽的作風成為同業抨擊的對象。曾經被節目主持人問及「你喜歡看東方日報嗎?」黎智英的回應是:「我很少看,偶爾看一看他們的頭條,作為對手會看一下他們的頭條,覺得不大適合我看。」

香港吞鐵釘的男子被踢爆是自導自演之後,蘋果日報的對手東方日報除了詳細報導之外,還花了很大的篇幅批評蘋果日報,沒有經過查證就發出這篇所謂獨家報導。

為了搶佔香港市場第一的地位,東方日報和蘋果日報之間火藥味十足,一發現壹傳媒的報導出了問題,東方日報馬上跟進,前陣子,【壹本便利】刊登女童濕身照,東方日報馬上請來婦女團體和民意代表抨擊壹傳媒、批評黎智英的字眼一點都不客氣。

黎智英:「(自已的報刊)大過誇張,都會有的,但我們一直改善,我覺得現在已經比以前改善許多。」

此外,台灣蘋果日報、台灣壹週刊都是東方日報的修理對象,可是面對批評,壹傳媒從來都是冷淡回應,不會在媒體反擊,可能「越罵越紅」就是黎智英獨特經營之道。

事件反思

是次事件,與當時高銷量報章競爭激烈有關,加上當時網絡文化興起,它們亦將網絡社群的軼事,當成新聞來報導。

而為了鼓勵讀者報料,2007年上半年《蘋果日報》曾實施一項推廣:報料者消息一經刊登,即有港幣100元酬勞。事件發生後,該報社已取消這項推廣。

事件帶來的反思如下:[3]

  1. 當事人藉「苦肉計」向報章報料,報章未經三思分辨真假而後刊登,報業公司是否要負責?
  2. 甲報用「宣傳機器」狂轟乙報的不實報導,又是否能夠改正傳媒的不良作風?
  3. 拍攝手機、電腦、互聯網絡發達,如何分辨「造假」和「惡搞」資訊?
  4. 反映2000年代起,傳統傳媒「不求真實,只求快手有料」的即食文化影響有多深。

註解

相關條目

外部連結

除非另有註明,否則社區內容均使用CC-BY-SA授權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