堂前燕,(高登會員編號:327948),是一名高登會員。他以撰寫小說和評論為主。

沒有樂壇,只有娛樂圈

2013年1月,在鄧紫琪杯葛叱吒風波爆發以後,他撰寫了評論《沒有樂壇,只有娛樂圈》,得到高度的評價。而G.E.M.更曾刻意到訪他的Facebook專頁,爆出她曾造訪高登,及對J圖搜尋和其髮型的回應。

評論全文

沒有樂壇,只有娛樂圈[1]

很矛盾地,他們把大獎頒給一首叫年少無知的歌,而同時他們打沉了一個年少無知的少女。

自由民主公平公正是一堆經常被娛樂圈消費的口號和概念,他們可以義正辭嚴地叫一聲平反六四、打倒強權,但一轉身對面切身的利益,卻又容不下一點質疑聲音。當他們在風流地消費六四、言論自由這些包無死大眾認同的概念時,他們卻像自己口中批評的強權一樣打壓別人的質疑聲音,這種悖論不下於用粗口屌人地唔好講粗口。

他們會將一些無關風格、無關編輯自主,而關乎公平公正原則的事扭曲地說成個人風格,其潛台詞是:不公開、偏私、裙帶關係、黑箱操作就是我的個人風格,唔中意就唔好黎――少爺占把頒獎禮比喻成遊樂場遊戲,用所謂風格來混淆公平,而這兩件事是毫無關係。一如五毛的言論:獨裁、打壓言論是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你不喜歡你就走。

也會有藍奕邦那種鴕鳥龜縮,和那些甚麼商會叫人多做事少遊行如出一轍:有時間complain不如作多兩首歌;有時間去六四集會去遊行不如返多幾個鐘頭工――而香港是有很多人認同這種愚昧的想法。當方向錯誤的時候,走得愈快只會離目標愈遠;當制度有問題的時候,愈只顧自己不挺身而出只會令制度愈扭曲。

甚至再看看DJ茜利妹的言論:『我都係讀番書大,我都係睇Grammy(格林美)大,但係阿女呀,人地個首長叫Obama(奧巴馬),我哋嗰個叫CY Leung呀!我哋未來50年都未必做到個Grammy呀!(嗱,呢點香港就真係做到50年不變喇~ 吹咩~ ) 其實阿G.E.M你視野咁國際化,香港真係唔啱你,衝出香港啦趁後生,此話絕對沒有丁點「潤」的成份,講堅冇吋嘴。The city is dying,《天與地》重播,無非都係想向港人宣告多一次 The city is dying 囉!」』

當別人質疑頒獎禮的公信力和公平時,給出的回應卻是如此情緒化、對人不對事的MK兒女言論:香港真係唔岩你,你走啦我唔想搞大佢――邏輯公義乜鳩唔重要,最緊要我窒一窒你攞返個彩。

因為大氣電波是封鎖的,所以在香港這個畸形的城市,我們有很成熟的商業社會但卻很幼稚的媒體。因為怕被封殺、怕被雪藏而對不公的制度噤聲,可以理解,畢竟要搵食,但那些叫人對不公制度唔好咁多嗲、唔中意就走的人,你們跟叫長毛黃之鋒唔好去示威遊行搞搞震的師奶阿伯有甚麼分別?

特別是何韻詩,她可以為同性戀上街爭取平權,但當有人質疑她身處的制度不公時,她不僅沒有挺身而出,反而搬出梅艷芳的名字叫人謙虛――我投訴制度不公跟謙虛有甚麼關係?你的勇氣是否只在關乎切身利益時才有?你的敢言是不是就是人身攻擊罵瓊姐低能?遇到質疑,你對人不對事、口出惡言你真好意思下下搬梅艷芳出來?

你喜歡搬梅艷芳出來我也不妨就跟你談談她,摘自維基:『1989年,六四民運爆發,梅豔芳積極投入,及後因為拒絕到中國大陸拍攝,辭演為她度身訂造的《阮玲玉》角色。十多年後不少明星開始淡忘事件,她自言仍是「民主運動的忠貞分子。」她曾說:「如果我在支持六四方面半途而廢,就會好浪費以前所做的一切,如果我現在放棄,就連一線生機都沒有了。」 1989年學潮被鎮壓後,她應香港民主派人士之邀,一口答應到美加義演,為海外民運團體籌款。已故香港民主派元老司徒華形容她「有情有義」、「深明大義」。由她演繹的血染的風采,在香港傳頌一時,成為六四經典民運歌曲。2004年1月在梅豔芳的葬禮上,吾爾開希曾罕有地獲香港政府批准入境,出席梅艷芳的葬禮。』

年少無知摘下大獎,但台上台下的名星歌星巨星,你們有沒有思考過為甚麼一首由三個歌喉麻麻的電視演員唱的劇集主題曲能夠得到這個社會上這麼多人的支持?抑或你們早已跟社會脫節、沉醉在娛樂圈五光十色的花花世界、習慣於打交道的遊戲和頒獎禮?

歌手們,do you hear the people sing?

抑或到底是他說得對:香港沒有樂壇,只有娛樂圈?


ps.如果阿gem你睇到,可唔可以聆聽民意考慮下剪返以前個頭?

GEM回應截圖

西遊降魔篇:周星星之死

2013年2月,在周星馳只導不演嘅《西遊‧降魔篇》上映後,堂前燕在facebook寫下「周星星之死」一文。[2]結果在網上瘋傳之餘,更為《蘋果日報》即時新聞報導。[3]

毫無疑問,僅僅是周星馳這三個字,電影就算再爛也會有好票房――如果他願意不斷炒冷飯不斷用老梗的話,但他同時也在消耗周星星的生命。

周星馳的爭扎和悲劇在於,他想擺脫從前的周星星,不再甘於當一個他看不起的港式無厘頭喜劇演員――但沒有周星星,周星馳甚麼也不是。

我始終認為周星馳是一個很好的喜劇演員,但真的不是導演不是說故事的材料,不是垃圾但也只是很一般的商業片爆米花電影導演。而更重要的是,大家所熱愛的周星星不只是周星馳,也是王晶、李力持谷德昭吳孟達如花――周星星是一個由很多人合成而來的印象,而周星馳是這種印象的最佳表演者。

那種反叛活潑和顛覆,那種真小人中不失真心,那種無厘頭中有感情,觀眾喜歡周星星,或多或小像喜歡那個說國王身上沒穿衣服的孩子,愣頭青傻更更有些無賴得來卻帶點真,恰恰是這個世俗社會所沒有的童話。這個世界可以有很多諧星,但不是每一個諧星都可以令人相信一個童話,那怕只是一百幾十分鐘。

愈來愈多的CG、愈來愈多的說教、愈來愈沒趣的劇情,銀幕上的周星馳愈來愈陌生,那種笑中有淚的感覺在fade out。他不再是為了一朵白玫瑰而中槍的阿漆、不再是對著做雞的張柏芝說我養你的茄哩啡、不再是愛你一萬年的至尊寶。甚麼手法、甚麼致敬、甚麼技巧,結果都只有兩種,好看,或者不好看,而時間比票房更能驗證一部電影的好壞。

有心栽花花不成,無心插柳柳成蔭,無心之失的大話西遊成為永恆的經典,有意為之的西遊卻難免太商業太賀歲片。當然,這也是周星馳五年內最好的電影――因為這五年裡他只拍過兩部,而另一部是爛到不行的長江七號――好了,如果你覺得長江七號或者西遊降魔篇很好看的話大可以天天看月月看年年看,反正我寧願去重溫那個還叫周星星、還叫阿漆、還叫星仔的他。

江郎才盡、英雄遲暮,我不想糾纏西遊的結局有沒有抄阿修羅之怒――而縱使周星馳戲內戲外也從來不是一個英雄,但看到一個傳奇以如此不堪的方式謝幕,套用紫霞仙子的一句話:我猜中了開頭,卻沒猜中結局。

我更願意相信,隨著當選政協、成為億萬富豪,那個叫周星星的人已經死在上個世紀。而伴隨著周星星之死,他的墓誌銘大抵會是這樣一個發人深省的問題:一個又一個的時代符號倒下,我們會否湮沒在大陸的洪流中?

註解

外部連結

除非另有註明,否則社區內容均使用CC-BY-SA授權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