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本便利》(Easy Finder),又名《一本便利》,簡稱《便利》,內容以消閒、潮流、娛樂為主,以年輕讀者為對象的雜誌,是壹傳媒旗下的刊物,由黎智英創辦。競爭對手雜誌分別是《東TOUCH》、《新Monday》、《Yes!》及《Milk》。 於2007年5月23日停刊,易名為《FACE》再出刊。

簡介

該雜誌1991年9月13日出版第1期,初期隨《壹周刊》附送,其後獨立發售。1990年代後期至2007年5月雜誌停刊期間,雜誌封面或內容,大部分曾刊載性感女性圖片、藝人私隱圖片、或具挑逗性的標題來吸引讀者。這種具爭議性的出版手法,曾經多次牽涉違規刊載不雅內容、或藝人誹謗的法律訴訟。部分香港的社會團體及人士,亦曾經譴責《壹本便利》。

最後該雜誌於2007年5月23日,出版第800期後停刊,但這並非是真正的停刊,只是易名為《FACE》再出刊。雜誌出版初期,以「洗心革面,便利換FACE」為宣傳口號,謀求改革雜誌形象,挽回香港讀者對壹傳媒的信心。

由於當時《壹本便利》被指賣弄色情,結果成為了東方報業集團口誅筆伐的對象之一;同時也是港府於2008年10月,發表修訂《淫褻及不雅物品管制條例》諮詢文件其中一個遠因。

爭議事件

多次刊載不雅內容被罰

由於《壹本便利》大部分刊載被指色情、裸體或性愛等低俗的內容,故有網民匿稱它為「一本大便」[2]/「壹本大便」[3]。又因為《壹本便利》的讀者以大學及大專學生為主,故當時被人諷刺該雜誌為「大專生的《龍虎豹》」[來源請求][4]

《壹本便利》被淫審處判為不雅物品的內容,主要是涉及色情題材,或刊載過於裸露的女郎照片,性感尺度超過題材所需,將讀者焦點轉移到與報導內容無關的性與色情內容層面。[5]

網民爭議事件

偷拍鍾欣桐更衣事件

2006年8月22日,《壹本便利》出版第761期,封面刊登了Twins成員鍾欣桐,在馬來西亞雲頂舉行演唱會,期間於後台更衣的照片;當時雜誌標題為《阿嬌後窗Bra解》,有人懷疑被事先安裝的針孔攝影機偷拍。

該期雜誌出版後,引起了政府高官、社會團體及公眾人士的強烈批評。而鍾欣桐亦為這事痛哭。

高登會員發起反港女快閃示威

《壹本便利》報導不教度陰山單獨參與反港女快閃示威。

主條目:不教度陰山

高登會員不教度陰山,於2006年10月10日在高登等討論區,發表「反港女快閃示威」的活動貼文。他在快閃行動之前,接受了《壹本便利》的訪問。當時他批評港女刁蠻任性、貪慕虛榮、以貌取人等弊端風氣,並號召網民站起來,要求爭取真正的男女平等。

壹本便利宣布停刊

由於《壹本便利》形象過於負面,飽受網民抨擊,黎智英決定停刊,結束了15年生涯,不過事件不是因此而終結。

2007年5月28日,《FACE》在香港《蘋果日報》刊登廣告,廣告由黎智英先生演繹受傷造型,宣傳由備受爭議的雜誌《壹本便利》。推出首期,讀者如果買了《壹本便利》的最終期便可以免費換取《FACE》的創刊號,一份價錢可看兩本書,實行催谷銷量。

2007年5月30日,《壹本便利》停刊後一星期,壹傳媒以FACE Magazine Limited名義,隨即出刊新雜誌,名為《FACE》。該雜誌社英文名稱「FACE Magazine Limited」,為一間獨立註冊的有限公司。 前《壹本便利》的附屬刊物—《交易通/搵車快線》則未結束,並以「FACE Magazine Marketing Limited」名義出版第801期,連同《FACE》創刊號一併出售。

博客「歐十十」形容此事為「《壹本便利》表面雖說告別凡塵,但其實是借屍還魂,改了個新名字《Face》再戰江湖。」

東方日報》在《壹本便利》宣佈停刊後,於《功夫茶》專欄撰寫訃文「哀悼」《壹本便利》,稱呼壹傳媒為「壹淫媒」,諷刺該集團用《飛屎》(《FACE》)接過淫棒,繼續害人不倦。[6]而《太陽報》則撰一篇題為「太一叮:《便利》冇面執笠 還魂死要『飛屎』」的文章,幫《壹本便利》主持一場法事,大肆諷刺[7]

相關條目

註解

  1. 壹本便利的簡稱
  2. 2.0 2.1 一本大便大反擊,香港獨立媒體,2006-08-29
  3. 3.0 3.1 壹本大便,偽基百科
  4. 《龍虎豹》是一本香港成人雜誌的名稱。
  5. 余國富:廿一世紀罪人網絡—本地報刊違例個案大檢閱, 明光社, 2003年5月。(doc格式)
  6. 《壹本便利》壽終正寢訃告——壹淫媒,轉自東方日報,2007-05-23
  7. 太一叮:《便利》冇面執笠 還魂死要「飛屎」,轉自太陽報,2007年5月23日

外部連結

編寫途中 壹本便利是一個小作品。你可以通過編輯或修訂擴充其內容。

除非另有註明,否則社區內容均使用CC-BY-SA授權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