譚家博,網名安德烈,網絡作家,自稱本土派。為英格蘭聖公會會友,格拉斯哥大學神學及宗教研究系博士生,《香港文化論》作者,曾向《聚言時報》、《本土新聞》及《熱血時報》主動提供文章;2017年8月20日成立九龍日報,自此以此為主場,刊登文學與學術文章。其文章內容觸及哲學、神學/大公教會禮儀、政治、經濟、地理、歷史、音樂等。

簡介

  • 2013年,安德烈已經在輔仁媒體以筆名「安德烈」發表文章。
  • 2014年9月28日,雨傘革命爆發,剛由英國返港的安德烈參與其中,並於10月12日在旺角佔領區山東街路障上建立「聖法蘭西斯街頭小聖堂」,以為佔領區抗爭者求平安,每晚九時聖堂皆會舉行泰澤晚禱,星期日亦會借給天主教和基督新教教會舉行主日彌撒或主日崇拜。然而,由於安德烈以「嚴防左膠」之名義多次排擠其他參與者,包括並指信仰基督教異端諾斯底主義的龍緯汶等人,因而引起不滿。
  • 佔領結束後,安德烈與小聖堂另一負責人何志光於2015年加入myradio,主持節目《建國弟兄會》,惟節目中二人不斷得罪他人,受到批評,最後何志光抵受不住壓力,於5月暫停節目,安德烈亦隨何志光離開myradio。2016年6月,由於何志光亦在小聖堂發動內鬥,指其他教友為「內奸」、「鬼」,引起安德烈不滿,最終二人決裂,小聖堂亦宣告停止運作,自此安德烈亦暫別社運,專注寫作。後何志光改變立場,反對本土派,安德烈成為何志光之主要批評者。
  • 2016年2月8日,旺角發生魚蛋革命,安德烈表示支持,及後響應熱血時報的呼籲,積極投入2016年立法會新界東補選為本土派的6號候選人梁天琦助選,協助熱血公民在彩虹西貢小巴站負責街站。
  • 2016年2月29日,熱血公民、普羅政治學苑及香港復興會發動五區公投、全民制憲運動,劍指2016年立法會選區,安德烈便迅速加入港島團隊,為鄭錦滿鄭錦滿助選。
  • 2016年7月,安德烈經熱血時報自資出版首本著作《香港文化論》,書展期間暢銷。
  • 2016年9月4日立法會選舉結束,熱普城大敗以後,安德烈亦按原定計劃返回英國攻讀博士學位。
  • 2017年8月20日成立九龍日報,志在「普及人文學術」,然而由於日報的登稿條件苛刻,大部分投稿被拒刊登,故九龍日報文章多為安德烈本人之文學與哲學著作。
  • 2017年8月發表其網路文學長篇小說王道平天下系列的第一集侵略者與拯救者
  • 2018年8月起在九龍日報發表王道平天下第二集報復與寬恕,並自行繪製插圖。
  • 2018年8月初網路哲學百科全書(Internet Encyclopeadia of Philosophy)刊出其學術文章《勞思光》(Lao Sze-Kwang)[1]
  • 2018年8月20日至9月1日出席第28屆歐洲漢學雙年會,發表論文《唐君毅與陳雲:兩種傳統中國文化在香港復興之進路》(Tang Jung-yi and Wan Chin - Two Approaches to the Preservation of Traditional Chinese Culture in Hong Kong)

重大事件

中大學生會代表會時期(2011-13年)

安德烈於2011-12年及2012-13年連續擔任中大學生會代表會崇基代表,並擔任2011-12年第四十一屆中大代表會副主席,以及第四十一屆和第四十二屆中大代表會觀察及諮詢委員會主席,是代表會中的反對派領軍人物,長期與保皇派(支持中大學生會幹事會的一派)針鋒相對。

若按是否支持由左膠控制的幹事會來區分,中大代表會可以分成保皇派與反對派;若以中央集權與書院自治兩種思想傾向區分,則可分成中央派與書院派。而第四十二屆代表會正是中央派與書院派之間激烈鬥爭的時期。

第四十二屆代表會進行修改會章以適應中大成立新書院的時候,中央派的黎銘澤等人以「民主化」中大代表會架構為名,主張大幅取消書院的委任代表議席,並且主張取消書院代表會主席作為中大代表會當然代表的資格。此兩種主張引起崇基、新亞和聯合書院等代表為主的書院派極為不滿。安德烈於是在代表會大會上以不斷發言和放慢聲線等方式「拉布」,並且會議期間經常罵人以拖延時間。最終代表會通過的新會章上,書院代表會主席作為中大代表會當然代表的資格得以保留,惟書院委任代表數目被大幅刪減。

輔仁媒體時期

2013年9月安德烈前往英國杜倫大學攻讀哲學文學碩士,期間開始在輔仁媒體投稿寫作宗教與哲學文章,並且在聖誕假期間返港出席輔仁媒體的尾禡,結識其他輔仁作者。然而由於安德烈性格得罪人多稱呼人少,很快就與其他輔仁作者因為小事而發生罵戰。2014年,安德烈在facebook批評英國生活費高昂以及英國人廚藝差勁,即引起林忌批評為「迷雲黨」(對陳雲支持者之貶稱,然而安德烈從未支持過城邦論)、「中國人劣根性」,更在其專頁「福佳與林忌創作」公開批評安德烈,自此與安德烈交惡。及後由於安德烈與其他作者罵戰,得罪了容樂其,結果安德烈決定終止向輔仁投稿;他曾經短暫經營新網媒,但由於經營不善,不到半年即轉讓他人作為文學網站,同時開始在聚言時報投稿。

雨傘革命時期

2014年,安德烈碩士畢業返港,當年9月尾即發生雨傘革命。9月26日,安德烈聞訊學生開始包圍政府總部爭取行政長官及立法會普選,反對「人大831決定」,馬上前往政總停車場留守,於9月27日遭到警方驅散後,留守龍匯道,站在路障上看守;這一幕被《經濟學人》(The Economist)拍下,成為雜誌封面。9月28日,警方前往向金鐘示威的群眾施放催淚彈,引發大規模佔領行動,金鐘、銅鑼灣、旺角和尖沙咀的主要街道皆被示威者佔據,而安德烈則由金鐘先趕往母校香港中文大學,尋找其他校友與學生協助,將物資送到旺角白布街的諸聖座堂,向牧師爭取開放教堂,結果在教友和牧師的支持下,諸聖座堂當晚宣告開放,讓留守旺角的急救員休息和暫存物資。

雨傘革命初期,安德烈短暫返回金鐘佔領區,但由於金鐘形勢毫無進展,結果他選擇在黑社會圍攻旺角佔領區時再次返回旺角,並決意建立小聖堂,以祈禱保守抗爭者。2014年10月12日聖法蘭西斯小聖堂在旺角山東街及彌敦道交界的路障旁建立,每晚舉行泰澤晚禱,星期日則舉行天主教彌撒與基督新教崇拜。10月17日,旺角第一次清場,小聖堂被警方拆毀,但3日後旺角佔領區完全光復以後,安德烈就重建了小聖堂,恢復聚會,直到旺角佔領區第二次清場為止。

2016年立法會選舉

2016年立法會選舉前,安德烈宣布支持五區公投、全民制憲之綱領,投身參與公投制憲陣營的選舉工程,為立法會九龍東候選人黃洋達和香港島候選人鄭錦滿助選。

2017年九龍日報時期

學術成就

安德烈學說(下稱安學)繁蕪蔓衍,至今仍未統合,惟其哲學思想主張已露雛型。安德烈以基督教存在主義哲學家齊克果之學說為根基,統攝中國儒學(新儒家)、日本儒學(日本古學及水戶學)、朝鮮儒學(實學),意圖建立一「文化主體」理論。其哲學興趣包括齊克果、黑格爾、勞思光、東亞儒學、文化哲學、歷史哲學、詮釋學等。

哲學

存在主義

無可否認,齊克果哲學為安德烈哲學理論的核心框架,特別是《致死與疾病》[2]對其形而上學、倫理學及宗教哲學系統影響深遠。

安德烈對「正統」基督宗教之理解基本上等同齊克果對基督信仰之理解,並常以齊克果之名指責信仰不合者為異端。如安德烈曾撰文質疑飄流製作的「犧牲」觀為異端,即引用齊克果曰:


正如齊克果所言,耶穌並非否定差別愛的價值,只是認為差別愛不能成為普世愛的障礙。若德蘭修女偏愛家人而不願到印度福傳,那麼差別愛就阻礙了普世愛之實踐。但差別愛並不一定是普世愛的障礙,反而可以成為普世愛的實踐工具。耶穌曰:「人為朋友捨命、人的愛心沒有比這個大的。你們若遵行我所吩咐的、就是我的朋友了。以後我不再稱你們為僕人.因僕人不知道主人所作的事.我乃稱你們為朋友.因我從我父所聽見的、已經都告訴你們了。」(聖約翰福音15:13-15)當人能夠以友情這一差別愛與基督建立關係,就是與普世之上帝建立關係,於是差別愛之自愛就透過「愛上帝」而轉化成超越自愛之普世愛;因為人成為上帝的朋友,將無條件遵行上帝所吩咐的誡命,就是「愛人如己」,實踐普世愛,於是人就能把差別愛轉化為普世愛,達至真正的否定自我(即犧牲)。

[3]

安德烈的主體性理論建基於齊克果存在主義之上。

東亞儒學

安德烈早年於香港中文大學哲學系攻讀學士,故其對儒學之理解受新儒家學風影響,行文常提及牟宗三及唐君毅二人。

日本哲學方面,安德烈狠批福澤諭吉只重視實利而忽視文化與道德價值之脫亞論,實為「失德」之學。[4]


文化哲學

安德烈的哲學興趣主要為文化哲學。

歷史哲學

據academic.edu顯示,安德烈的碩士論文為黑格爾歷史哲學之個體自由不可能,批判黑格爾之歷史命定論。

經院哲學

安德烈與阿奎那神哲學的關係並不明確,然而安德烈卻對《神學大全》似乎頗為認同。如他曾撰文指「為何天主教華夏化的步伐比基督新教輕鬆得多呢?因為天主教沒有基督新教,特別是歸正宗的神學包袱。教會欲能承認人皆有上帝形象,重視恢復人之良心,即能與儒家相通。聖亞奎那承認人人心中皆有從上主而來的自然法,「既然人所專有的形式是具有理性的靈魂,每人皆自然傾向於按理性行動,而這就是按德性行動。」(《神學大全》II.1 94.3)」[5]

語言哲學

從《香港文化論》及安德烈散文來看,安德烈深受德國語言哲學家洪堡特影響。根據洪堡特哲學,安德烈指,「由於特定的語言在「定音表意」之特定方式上總是出現特定的限制,結果反過了限制了語言使用者的思想。」語言作為限制與啟發思想之條件存在,實為文化之根本構成部分。[6]故此安德烈重視粵語教育與承傳,認為要保存香港文化必須保存粵語。

神學

安德烈因經常指責其他基督徒為「異端」而在教內引起爭議。安德烈信仰立場保守,認為不信《尼吉亞信經》或《使徒信經》者應視之為異端,並多次撰文諷刺靈恩派,包括611靈糧堂。

救贖論

在反駁古斌的稱義觀及天國觀時,安德烈首次根據齊克果哲學提出其救贖論基本立場:「基督徒的個人得救,就是藉著耶穌基督的死而復活,使我們稱義,得以享有永恆福樂(丹麥語:Evig lykke,英語:eternal happiness),即進入天堂的話,則我們絕不能把復活、得救、稱義與天堂四者分開。」「基督乃藉死而復活使我等從罪惡中得救」,並派下聖靈,使人得力,可以效法基督,不犯罪而稱義。(故安德烈認為因信稱義與聖靈論不可分); 最後又強調

我等所稱之義乃上帝之公義而非世俗之公義。因信稱義使我等得救,享有永恆福樂,而這永恆福樂的具體表現,就是進入天國(或稱之為天堂)。齊克果認為基督宗教「止於使一個人永恆福樂,言則使之預設永恆福樂旨趣為無缺前提也。」(Concluding Unscientific Postscript I.16)基督信仰的本質就是要脫離罪惡與死亡、進入至善與永生,故此基督信仰當然是關心個人的永恆福樂。如果我等採用康德的立場,僅僅把上天堂、善惡審判等當成是上帝這一設準之下鼓勵人行善的條件,那麼基督信仰就失去了熱情(丹麥語:Lidenskab,英語:passion)。只聚焦死後上天堂,故然是失落了「永生」的本意,卻沒有偏離信仰的熱情;反之,避談甚至否定上天堂,將天堂與永生割裂,將永生與稱義分開,只談公義的話,要不是異端的神學,就是世俗的哲學。

[7]


「華夏基督」

安德烈重視大公教會禮儀之傳承,最少寫下兩套彌撒曲,談悉聖公會、羅馬天主教及東正教禮儀與聖樂,並多次強調教會禮儀及神學思想必須華夏化、本土化,其具體主張有二:

  • 「基督為體、華夏為用」:「使基督宗教完全紮根在華夏文化土壤裡,成為華夏的宗教猶如漢傳佛教一樣。」「利瑪竇和理雅各這些「本土派」皆致力研究華夏文化之內容,找出其與基督信仰相通之處。他們為後世的基督信仰華夏化奠定了一個大方向──崇儒、抑佛、排道。在政治上,儒家長期為官方哲學,耶儒合流有利於向士大夫傳教;在文化上,儒家精神長期被視為華夏文化之中心,佛道反而只屬旁支;在哲學上,耶儒合流比起耶佛和耶道合流容易得多。故此華夏化的主軸是要令基督信仰「儒家化」而非「民間宗教化」。這不是說,我等要排擠儒家禮儀當中的民間習俗,而是要把儒家思想與民間信仰區分開來。例如祭祖上香不上香、燒不燒炮仗、切不切燒豬通通都不是重點,真正的重點在於上香之目的到底是表達「孝」,還是把祖先當成神祗求庇佑的民間信仰,故此台灣聖公會稱祭祖為「敬祖禮儀」。天主教要求祖先牌位上刻上十字架,天主教和聖公會皆容許向祖先上香,惟上香時當讀禱文。」[8]
  • 「以聖經注六經」:「所謂以聖經注六經,就是以聖經之角度理解六經,認為六經所云其實是對應聖經。如利瑪竇在《天主實義》云「吾國天主,即華言上帝」,列舉《尚書》中對上帝之描述如何符合聖經,證明基督信仰才是真正的古道,而當下的華夏卻因年代久遠而偏離了上帝信仰。所以利瑪竇來華不是傳洋教,而是在復興華夏古道。新教來華後,亦有不少傳教士提出類近觀點,如理雅各著有《孔子教與耶穌教互相關係論》,力證基督信仰符合儒家哲學。艾約瑟亦言:「凡六經所載,亦有可證聖道」;「惟耶穌之道足助華人信天地主宰,以公無私,賞善伐惡,可撇拜偶之妄。」」

[9]

在另一文中,安德烈則提出基督宗教華夏化四大原則:

華夏化基督信仰的大原則有四個:一、基督為體、華夏為用,二、以聖經注六經,三、耶儒會通,排佛斥道,及,四、大公教會禮文華夏化、漢化。

[10]

文學批評

主要著作

香港文化論

2016年安德烈出版了首部著作《香港文化論》,「以香港文化自我確立香港之主體(其實我比較喜歡「自我」這個詞),證明香港文化獨立自存並且值得保護,然後提出政治手段由政治主權著手保護香港文化自我」[11]

網絡事件

「奶茶安」

2016年4月21日,黃洋達在大香港早晨結束後與聽眾一同到黃大仙一間餐室茶聚,席間黃洋達以手機直播介紹美食,期間安德烈聲稱自己懂得沖奶茶,黃洋達即時訪問他,故安德烈亦被稱為奶茶安[1]

自白辱罵侍應反被屌,最後成功被推上報

2018年1月5日熱血時報網台節目《笑死朕》,主持黃洋達及陳秀慧分享香港服務業從業員的惡劣態度見聞。[12]事後,安德烈沾沾自喜地在節目的Facebook群組中,自稱2013年時因某薄餅店侍應在結賬時以四寫五入為由少找幾毫零錢,當場將錢掃地發難,侮辱侍應說「我有批准過你四捨五入咩?」最後驚動經理並獲現金劵賠償。

怎料,網民對他的行為一致劣評,指他幼稚、冇品、小氣、搲著數;隨後,安德烈逐一封鎖留言網民,但他不知道,其實自己已被該台多名主持封鎖,無法進入大部分節目的群組留言或自我宣傳。事後,有Facebook專頁專載事件,其他網民同樣一致劣評。[13]

2018年1月8日,事件終被on.cc報道,一直渴求上位成名的自稱「哲學大師」安德烈,終於如願以償。[14]他為自己辯護的時候,卻大篇文章指「拍檯屌侍應都唔敢仲講咩抗爭?」他甚至為此貼文下廣告,但由2018年1月9日貼文至今,只得18個「like」及1人分享。[15]

外部連結

註解

除非另有註明,否則社區內容均使用CC-BY-SA授權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