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DOM


小三TSA存廢爭議」始終2015年下半年,一些家長已非議香港政府實施多年的小學三年級TSA(全港性系統評估)制度,帶給學生太多操練和壓力。10月,家長在facebook發起「爭取取消小三TSA」行動,結果成為一場曠持日久的抗爭行動。

序曲:有家長要求學校減少功課

2015年10月中旬,facebook專頁「家長心聲分享了一封家長信,信中不滿學校的功課量太多,不但寫信向校方反映,更霸氣地稱會自行調整功課量,引來網民激辯。

相中可見家長信在10月13日書寫,而收信對象是校長及班主任。該家長先在信中表示過往曾多次反映功課量過多的問題,奈何沒有得到校方的配合,因而才決定作出自行調整功課量的行為。家長指除非當日功課量不多,否則只會選做某一部分的功課,而並非全部完成。他又希望校方不要用小息時間去要求子女完成功課的餘下部分,稱要保留休息時間。最後家長表示不想自己的子女成為功課奴隸,從而破壞了他們的學習動機,又稱兒童有權享有足夠的休閒娛樂的時間,但現時卻未能做到。

家長信引起網民激辯,有人贊成該位家長的意見,表示現今學校的功課太多,讓學生感到辛苦。但亦有人不認同家長「揀功課做」的行為,甚至有網民指如果雙方理念不同,理應轉校,而不是要求校方改變教學方針配合,批評該家長的行為霸道。[1]

此信熱傳不久,就有家長成立facebook群組爭取廢除小三TSA。

成立Facebook群組漸引關注

2015年10月中旬,一班小學家長發起「爭取取消小三TSA」行動,其專頁在短短36小時已獲1萬人支持。發起人Clement Kam向報章記者表示,TSA原意雖好,但政府根本無法控制落實的情况,而學校為了要催谷學生,現時已由小一開始便要接受操練、做大批與TSA有關的習作,「根本與政府的原意不同」。

他說發起行動,皆因情況愈來愈嚴重,希望先透過媒體發聲,不排除2016年發起罷考。兩天後,支持人數已超過二萬,Clement Kam表示,若「like」的人數達5萬,計劃向教育局長吳克儉發公開信,希望吳局長正面回應。

教育局回覆查詢承認,學校應付TSA有過度操練情況,但相信假以時日,學校會調整。Kam反指,政策管理人是「無動於衷」,而且TSA已設立十年,質疑「如何讓政策自然痊癒」。[2]

有和應行動的家長大訴苦水,表示女兒今年就讀小三,一星期要放學後補課三天操練,要下午5點才返到屋企,回家後又要做TSA功課,結果一個8歲小朋友,差不多晚晚成11點才去睡,但翌日早上7點又要起身返學,很難捱下去。有家長叫女兒不要做TSA暑假練習,並解釋「人生的光陰有限,要做些有意義的事」;亦有家長坦言,所有TSA練習都是她替兒子代做,認為「畀多啲時間佢去玩好過」。[3][4]

田北辰都唔識做TSA題目

2015年10月25日,《明報》請來立法會教育事務委員會兩名成員、新民黨田北辰公民黨的陳家洛,試答這類坊間書籍中的23條小六數學題及8條小三中文題。

結果,報道指,田北辰23條數學題答錯了超過一半,僅答對11題,連中文題也答錯了3題。另兩人都答錯了一條小三中文模擬試題,該題先講一個故事,老鼠對鴕鳥說:「你因為不敢面對事實,遇到困難就把脖子平貼在地上……一點英雄氣概也沒有……」

有關模擬試題的其中一條選擇題就問:老鼠為什麼認為鴕鳥沒英雄氣概?田北辰及陳家洛都答「鴕鳥不敢面對自己的困難」;但練習書卻指,「標準答案」是「鴕鳥經常把頭埋在沙裏」。

田北辰的「重災區」為立體圖形題目,面對立體圖形平面圖和透視圖,他邊做邊「呻」:「根本看不明白。」陳亦認同這類問題較深,未有操練根本不會做。

報道引述田北辰稱,若相類「標準答案」如此,會令不少小學生不明白箇中原因而氣餒。[5]

吳克儉賴皮,家長登報

2015年10月下旬,「爭取取消小三TSA」群組已獲3.9萬人支持,教育局長吳克儉回應TSA時,仍堅持TSA有「三不」,包括不匯報學生成績、不影響學生升學、不影響學校排名,根本毋須操練,而世界各地都有類似的評核,若動輒決定取消是「大倒退」。「爭取取消小三TSA」發起人金怡寧表示,不少家長聽到局長的回應後非常憤怒,他指局長根本沒有正視問題,而特區政府早前表明會關注民生議題,但明顯吳克儉未有做到。[6]

10月29日,有關群組在報章刊登致教育局局長吳克儉的公開信,批評吳日前「未聽聞校方或家長要求終止TSA」的言論,促吳拿出胸襟和勇氣,與家長公開會面。金又揚言,若教局不回應群組內3.9萬名家長的公開質詢,不排除有進一步行動。教育局發言人回應則斥勿扭曲局長言論。[7]

其後不少學校表示將退出TSA,教育局終跪低稱願檢討。

11月4日,吳克儉出席立法會會議回應議員有關TSA的口頭質詢。工業界議員林大輝希望他親身出席11月29日的TSA公聽會,直接與家長溝通。但吳克儉指自己當日因私人理由離港,不能出席公聽會。林大輝批評他拒出席是因私忘公,狠批「點做父母官?真係市民嘅不幸!」社民連梁國雄亦隨即批評吳以私人理由不出席不合理,「官來的!廿多萬一個月」,反問「我們可不可以用私人理由不開這個會議?學生可不可以私人理由不出席TSA測試?」網民亦繼續狠批。[8]

斥侯傑泰不當學生是人

11月上旬,負責檢討全港性系統評估TSA的「基本能力評估及評估素養統籌委員會」委員侯傑泰表示,從教學測量的角度,「TSA最好小一做到小六」,有助收集學生能力的數據,例如可驗證「女生成績較好」是從哪一年級開始。

群組「爭取取消小三TSA關注組」發起人金怡寧接受訪問時表示,他反對侯傑泰「數據化小朋友」,作為家長,他不認為學生是提供數據給教育局的工具,「我看不到侯傑泰有當學生是人」。

有人在網上發起「侯傑泰不代表我」群組,家長對侯傑泰言論有很大反應,金怡寧認為應該撤換侯傑泰在檢討TSA委員會一職,因為他早有「要保留TSA」的前設,不適合在檢討委員會內。如果教育局只聽取他的片面之詞,絕對不能夠反映家長的聲音。[9]

教協搞聯署起爭議

2015年11月上旬,香港教育專業人員協會(教協)反對TSA,在網上發起聯署行動,兩日內已收集逾四萬個簽名,提出之訴求包括要求教育局停辦明年(2016年)5月的小三TSA,又促請教育局檢討TSA的委員會,加入家長及教師代表,調查TSA變質原因,檢討TSA試題難度,以及考慮以抽樣、隔年或隔多年方式舉辦TSA,減低師生壓力,如檢討仍無法改善,便應取消TSA等。

然而對於教協之訴求,不少家長仍是感到不滿,有家長在「不願小朋友成為功課奴隸」facebook群組直言受騙了,表示教協之訴求,如檢討TSA的委員會,加入教師成員是為教協老師增加新收入,而考慮隔年舉辦TSA也接受,即是叫2/4/6/8/10歳的小朋友繼續考TSA,並不公平。有網民更指責教協在玩弄文字遊戲,只是提出「消除TSA操練,還學生快樂童年!」口號,而非真的要求取消TSA。而教協有關講法,也是「明顯將TSA禍害責任,從教育局身上,推諉給學校和家長,令人憤怒」。[10]

對於家長之憤怒,教協急急在網上發表聲明澄清,指家長對協會在TSA的立場有誤會。教協的立場是必須立即叫停TSA,再作檢討。但教協在聲明中,其訴求仍只是重申要求教育局先取消本學年度小三TSA,然後進行諮詢和檢討,如檢討無法杜絕操練流弊,就應果斷地永久取消TSA。[11]

家長發動「亂考」

11月12日,反對TSA的Facebook群組「爭取取消小三TSA」,發起一個「亂操亂考TSA行動」,呼籲學生亂做TSA功課及亂考TSA,以破壞數據化幼童研究的可靠性,但認真完成其他功課,要求取消多餘的小三TSA。

發起人表示因為反對數據化孩子,又不忍心跟隨教育局卸責於家長、學校、老師或學生,也非針對家長、學校、老師或學生,以及教導孩子向無理的要求說「不」。雖然完成功課是學生的基本責任,但現在亂操亂考則是理性地拒絕做評估奴隸!。

行動更提出一些指引,如在各類TSA功課不看題目就選答案,全卷不選A,表示拒絕TSA,向Assessment say NO。以及全部TSA功課亂做,務求在不不多於十分鐘內完成等。

發起人又提醒各參加者,活動精粹是令教育局無從判斷那張試卷是「廢卷」,建議參與者不要在卷上寫任何攻擊局長的說話。

活動迅即為各大傳媒報導,得到很多網民支持,有網民直言:「肯定好過乜野聯署、登廣告」;亦有網民指:「教育局唔理你,學校唔睬你,家長唯有自行保護孩子」。[12]

立法會討論

取消TSA議案遭否決

11月26日,立法會辯論由人民力量議員陳偉業提出取消小三全港性系統評估(TSA)的無約束力議案,原議案於民建聯反對及工聯會棄權下被否決。投票結果一出,全港不少家長震怒,於網上齊聲聲討保皇黨。

有港媽發現該時播出的《多啦A夢》故事都講到選舉。該集內容指大雄經常被胖虎欺負,所以多啦A夢就使出法寶,想以選舉方式於居住地選出新小霸王,胖虎就以武力威嚇其他小朋友投票支持,而大雄就用多啦A夢法寶為選民提供生活上的方便,但靜香直指這個方式並非選舉的真正意義,認為選民不應該著重眼前利益或威嚇,應票投真正為自己的候選人,結果小朋友將選票投給靜香。

有港媽於facebook引用這集的故事,希望團結力量,於2016年立法會選舉,以選票懲罰一班令子女承受無數壓力的建制派。不過由於2015年區議會選舉剛結束,建制派仍保留大部分議席。很多網民懷疑家長「口說不要,身體卻很誠實」投票給建制派,認為「條路自己揀,仆街唔好喊」,拒絕再支持他們反對TSA。廢除TSA活動進入艱難時期。[13]

民建聯fb抵賴否決

「要求取消小三全港性系統評估TSA」原議案被否決。議案其實同時間有多個修正案,其中反對原議案的民建聯,主席李慧琼就將「要求政府盡快取消」改為「要求政府廣泛聆聽各界聲音」,指「如發現學校為學生安排過度操練試題,立刻要求該等學校停止有關做法」,但由於家長的訴求為「取消小三TSA」,一眾泛民亦對民建聯主張的修正議案投反對票。

其後民建聯被家長全力聲討,在11月27日竟試圖反擊,將主題由「取消小三TSA」,轉移到「檢討TSA停止過度操練」,更反稱「民建聯叫停過度操練學生的議案,被泛民否決」。[14]該圖一出之後,隨即引來過百家長洗版,批評民建聯混淆視聽,「爭取取消小三TSA關注組」召集人金怡寧留言指「取消小三TSA呀!唔係檢討!仲好意思出post」。

金怡寧當天亦曾出帖,表示「家長自己孩子自己救,請假/亂考2016TSA勢在必行!2016TSA全部廢卷!」,有超過3千人按讚支持。

公聽會民建聯父女兵被踢爆

2015年11月29日,立法會教育事務委員會舉行特別會議,進行TSA公聽會,有兩名小三學生出席,發言「喊爆」訴苦。不過去到第4節出現了全日焦點,一名油麻地天主教小學(海泓道)四年級女生,發言表態毋須取消小三TSA,她指TSA比起平時考試輕鬆得多,又不用改正,又沒有特別操練,可以多些時間玩。之後到她的父親陳仲翔發言,他同樣支持保留TSA,認為如果取消的話,是剝奪想子女繼續考TSA的家長權利。

網民對這對父女的「另類意見」感到奇怪,隨即將陳仲翔起底,發現他是民建聯經濟發展事務副發言人,而在場的立法會議員梁國雄亦都即場踢爆陳的身分。

及後陳仲翔的黨友,民建聯議員葉國謙發言還擊,批評梁國雄的言論是「侮辱性及近乎無恥」,更表示「極度憤怒」,葉國謙指民建聯是有代表在場表達意見,他認為主席林大輝應該要維護以「家長個人身分」發言的陳仲翔。

陳仲翔之後亦再發言解畫,指自己在民建聯是負責投資者權益事宜,絕無意思隱瞞身分,他指作為一個家長,是真誠地表達自己意見。他認為TSA是一個教育問題,應該無分政治立場。[15]

翌日,油麻地天主教小學的一些家長,在家長群組中向陳仲翔炮轟,認為陳之發言不能代表他們。陳被其他家長批評後,有網民流出一段陳在油天家長群組之留言,指陳在家長群組中作出道歉,稱自己只是反映個人意見,不代表也沒有資格代表其他家長,認為是部份傳媒的報道偏頗造成。陳指有些支持TSA的家長,因知道站出來會被罵,才選擇了沈默,但他不想教育局因壓力而跪低,所以他才要出聲。[16]

12月1日,油麻地天主教小學(海泓道)發表聲明,附上家長教師會上周就TSA進行的調查結果,調查收到340個家庭回應,當中52%要求取消小三TSA,僅不足2成家長認為應該維持現狀,與陳仲翔所述油天沒有家長要求取消TSA有所分別。油天又澄清出席公聽會的家長及學生言論純屬個人意見,不代表校方。

風涼話的爺爺故事瘋傳

11月30日,一個由余仕勤創作的《講風涼話的爺爺》短文故事,在互聯網瘋傳。

教育局出手遏止操練

吳克儉逃避出席TSA的公聽會及委員會會議,卻被《蘋果日報》爆出其「私人原因」是往日本觀賞紅葉、買雜誌及食放題,更惹家長不滿。[17]結果在12月11日,教育局發信給全港小學校監以及校長,信件以《遏止為準備全港性系統評估的操練》為標題,提出多項規定,包括學校不能要求小一至小三學生因TSA在課外時間進行補課以及模擬系統評估。吳克儉出席公開活動時稱,稱整個遏止操練方案,包含了有需要時向學校發出警告信。

有網民斥教育局此舉只是將責任推卸出去:「將個責任比學校,唔關教育局事,就是如此!」另外有網民質疑:「咁係咪代表學校可以用多D課堂時間操TSA,然後放學就補課追返原本嘅教學進度?」[18][19]

「爭取取消小三TSA」群組發起人金怡寧及「不願小朋友成為功課奴隸」發起人梁美容均表示不收貨,質疑沒具體罰則、執行細節及家長投訴機制,只能淪為溫馨提示。亦有網民認為,由於同時網絡23條立法的抗爭如火如荼,政府為免同時開啟兩面戰線,所以暫時放過TSA家長,全力通過網絡23條。[20]

學校照操,吳克儉縮沙

吳克儉單方面宣佈遏止操練,更通告提出家長可舉報違規操練學校,惹起多個小學校長團體不滿,教育局其後態度軟化。

12月中旬,不少家長在網上披露各小學仍沒停止學生對TSA的操練。有葵涌聖公會主愛小學家長則在facebook「不願小朋友成為功課奴隸」群組,上載學校早前家長會上的圖片,小三生逢周一及周四需提早於7時50分回校,參加為時35分鐘的「多元化學習活動」,聲稱自願參加。有家長指其實是教中英數,無權選擇參加與否。

曾自稱不是無牙老虎的吳克儉再澄清,將通告針對範圍縮窄至「反對以TSA作為過度操練或無謂測試」,迴避是否代表可補課。吳亦無回應會否向違規小學發出警告信或調查,「我相信學校很專業,第一步家長或同學應先跟學校聯絡,因為很多時大家只是道聽途說,並不知道實際情況是如何。」

吳的言論在網上引起不少反對TSA家長非議,有家長不客氣留言叫他「收皮啦」,另有家長留言揶揄吳:「凍得滯,縮了」。爭取「取消小三TSA」召集人金怡寧批評吳克儉:「上星期五仲牙斬斬,今星期六就頭耷耷」、「明顯腳軟,當兩個校長會態度硬時,即時褪軚、縮沙。」[21]

九成學生停考一年

2016年2月4日,檢討TSA委員會召開記者會,並向教育局提交報告。委員會未有叫停TSA,反而肯定TSA的原意及價值,認為必須持續繼續推行。

教育局首席助理秘書長陳婉嫻會上表示,本年度的TSA會稍作調整,改為抽樣50所小學應考(佔全港小學一成),而明年將會恢復全港推行。應考內容亦會減輕,中文科將由3題改為2題,英文科將由4個部分減至3個,而中英數科內容都會相應減少。

為數不少爭取停辦TSA的人聲言並不收貨,不過由於大部分學生可以暫時「甩難」,聲言似乎已減少。[22]

逾50學校參與試行計劃

宣佈停考TSA一年以後,經修改試卷的難度、題目數量後,教育局邀請學校參加試行計劃。最後傳出反應欠佳,後在2016年5月中旬,據教育局向立法會提交的最新文件顯示,最終有逾50所小學參加試行計劃,各校分別來自港九及新界,涵蓋官立、津貼、直資以及私立等不同規模的學校。

但50多間試行學校中,只有20間願意公布校名。對於大部分參與試行計劃的學校沒有在名單中公布,引來部分家長不滿,有facebook群組的家長認為校方不願公布校名是「敢做不敢認」,對孩子作出一個壞示範,認為家長們應發動網絡力量,在網上整合未知的名單,以供其他家長參考。[23]

二次創作

改編歌曲

補充練習無間做
《測無驗》

惡搞網媒毛記電視謝安琪的《鍾無艷》改編成為《測無驗》,並安排成為其勁曲金榜的冠軍歌,以諷刺此事。

TSA考生心事

製圖

註解

  1. ONCC:網民熱話:轟學校功課多 霸氣家長揀功課做,2015年10月15日
  2. 明報即時新聞 fb專頁:【已獲2.2萬人支持!】發起人質疑,若教局不知道坊間學校因應付TSA,而要求學生操練,是局方失職。,2015年10月18日
  3. 熱血時報fb專頁:不忍下一代淪為考試機器 家長搞「取消小三TSA」行動萬人響應,2015年10月17日 18:31
  4. 蘋果日報fb專頁:有家長叫女兒不要做TSA暑假練習,並解釋「人生的光陰有限,要做些有意義的事」...【家長fb促取消小三評核 萬人力撐】,2015年10月17日 20:30
  5. 明報即時報導fb專頁:【《明報》TSA專題】田北辰做小六數學卷 23題12錯,2015年10月25日
  6. 明報即時新聞fb專頁:【嬲咗!】發起人批評,吳克儉未有做到關注民生,要求局長「放過孩子!」,2015年10月27日 18:00
  7. 蘋果日報fb專頁:〈TSA爭議〉【家長登報促吳克儉正視】,2015年10月29日
  8. 蘋果日報fb專頁:【反TSA】議員批吳克儉拒出席公聽會:點做父母官?,2015年11月4日
  9. 蘋果日報即時新聞:【反TSA】家長組:睇唔到侯傑泰當學生係人 應退出委員會,2015年11月5日
  10. 熱血時報fb專頁:教協搞聯署反TSA獲逾四萬簽名 訴求非立即取消惹家長憤怒,2015年11月9日
  11. 教協fb專頁:重申既定立場並致歉,2015年11月9日
  12. 熱血時報fb專頁:家長網上發起「亂考TSA行動」 破壞可靠性促取消小三TSA,2015年11月13日
  13. facebook comment: 投票比民賤聯的選民低撚死,自己做的孽,報應自己子女受番啦,唔低可憐!
  14. 民建聯 DAB fb專頁:檢討TSA 停止過度操練,2015年11月27日
  15. 熱血時報fb專頁:民建聯父女兵撐TSA被即場踢爆身分 陳仲翔稱以自己立場表達意見,2015年11月29日
  16. 熱血時報fb專頁:被女兒學校家長轟不代表他們 陳仲翔:教育政策討論被政治化,2015年11月30日
  17. 蘋果日報:隔牆有耳:吳得掂東京攻略 買雜誌好刺激 望住着制服學生做動作勁開心,2015年12月11日
  18. 熱血時報fb專頁:教育局去信全港小學 要求歇止TSA操練,2015年12月11日 19:41
  19. 100毛fb專頁:派糖呀?唔好意思喎,取消成個TSA先係我哋嘅目標呀!,2015年12月11日 23:00
  20. 明報即時新聞fb專頁:【爭議未息】反對小三TSA的團體質疑教育局新通告的規定沒具體罰則、執行細節及家長投訴機制,只能淪為「溫馨提示」。,2015年12月12日 7:53
  21. 蘋果日報fb專頁:教局禁止小三TSA補課和測考,學校就嚟招「晨早輔導堂」、多元化學習活動……以身作則示範畀小朋友睇,咩叫偷雞?,2015年12月20日
  22. 熱血時報fb專頁:檢委會肯定TSA 明年全港復考 《熱血親子團》Sharon 呼籲罷考,2016年2月4日
  23. 明報即時新聞fb專頁:【TSA爭議】逾50學校參與試行計劃 僅20間願開名 家長籲網上整合未知名單,2016年5月19日
除非特別說明,社區內容使用CC-BY-SA 授權許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