屈穎妍,多份報章的專欄作家,香港電台親子節目主持,前《壹周刊》記者,前香港浸會大學兼職講師。屈穎妍評論文章經常因缺乏客觀性受到爭議。屈穎妍的丈夫是香港資深傳媒人林超榮

2012年事件

美化六七暴動左仔

2012年,正值六七暴動45週年,屈穎妍採訪了一些當年被捕入獄的左派青年,並且出版了著作《火樹飛花》,被指為「美化暴徒」。

有網友發現,其中一名受訪的少年犯,為前東區區議員曾向群,現為新民黨中央委員會委員,及「香港島各界聯合會」永遠會長。屈穎妍在書中以「欲加之罪,何患無辭」,來形容曾向群當年的被捕經過。

2013年事件

追咬林慧思

2013年7月,爆發林慧思事件,其後林慧思老師備受壓力,一直在休假。2014年2月上旬,屈穎妍在《明報》撰寫「筍工」一文,質疑林「孭著民主招牌」便能「無人敢炒」,「放了幾個月病假白支薪水」。林慧思通過網絡媒體主場新聞》撰文「咬著不放」,正面回應屈穎妍。林慧思指出,屈穎妍自2013年8月起便多次在專欄中屢次對她口誅筆伐,但她一直不作回應。但屈發表的《筍工》一文過份抹黑,因此特作澄清。

對於屈指她放病假數月白支薪水,林慧思表明自己在粗口事件後失眠厭食,經醫生確診為抑鬱症,需要數月時間休養,認為屈的說法侮辱了該名醫生的專業判斷。林慧思又指,支持民主絕非「擋箭牌」,有不少社運人士更因爭取民主,放棄職場上的機會。

林慧思強調,已向家長及學生道歉,不明白屈穎妍為何「咬著不放」,在大年初一讀過屈的文章後,曾經獨自在旺角街頭流淚。她指屈穎妍此舉,目的是造成寒蟬效應,恐嚇市民以後都不敢批評梁振英政府的不是,也能為她的寫作市場鋪路。最後她總結:「『屈』女士,對不起!我不能達成你的願望,一定令你失望透頂了。『威武不能屈!』雖然我並不是大丈夫,但也是死不了的硬女子。你每攻擊我一次,反而令更多人倒過來支持我。我有一顆堅強的心,縱使傷心難過,我學會從那裏跌倒,便從那裏站起來。」

不少網民指斥屈穎妍為「梁粉」。

[1]

評價路姆西事件

2013年12月,香港爆發路姆西熱潮,特首梁振英更被公然「丟路姆西」。屈穎妍在《明報》副刊發表文章《如果,孩子要一隻路姆西》,認為把講粗口美化、合理化會對兒童教育造成不良影響。其後美國加州州立大學教授王偉雄亦撰文《「講粗口有甚麼不好?」──屈穎妍錯過了的教育子女機會》,表達不同看法。

在網上雙方各有支持者

[2] ,有網民慨嘆,自己看過屈穎妍的作品,覺得她是一個思想開通,懂得兒童心理兼有實戰經驗的母親(有三名女兒)。但她只用「對錯」 的二元思維去看路姆西熱潮,實在令人失望。[3]

2014年事件

雨傘革命期間辭退教席

2014年11月中旬,雨傘革命如火如荼期間,屈穎妍撰文表示將辭退浸會大學新聞系兼職講師一職。她表示:「我痛心,因為這是我陌生的大學、陌生的新聞界。請辭,是因為不想教,更因為不懂教。」

屈穎妍以《陌生的大學,陌生的新聞界》為題撰文,稱為商人顧明均不滿社會「沒看到警隊盡忠職守」,拒絕接受浸大頒授的名譽博士而感到動容和痛心。

屈穎妍又指俊和發展不滿港大中大理大的學者和學生參與佔中而終止獎學金,但事後有學者不滿俊和「捐兩萬元就也文也武」,自發為中大新傳學院設立「正直的人」獎學金,舉動令她感到心寒,「誰定誰是『正直的人』?如果學生做了個『為警察爭回公義』的報道,能不能拿下這獎學金?新聞,是判斷誰正直誰不正直的嗎?我迷惘了。」

她又不滿撐警的藍絲帶行動支持者打記者,有人提出可以不採訪「宣傳性質的活動、讓記者有危險的活動」,又有大學生在畢業禮上以「打傘、柴台、叫喊、送臀、打叉」等舉動爭取普選,「滿腦子學問,卻連尊重都不懂,這就是今日的教育結果?」

[4]

網民對屈穎妍的辭職表示喜氣洋洋,叫她早走早著,不要再誤人子弟。[5][6]

2015年事件

撐警屈智障男誤殺

參見:明報#屈穎妍夫婦停寫專欄風波

2015年5月上旬,警方就沙田美林邨毆斃遛狗老翁案拘控一名智障自閉男誤殺,其家屬爆出筆錄口供與錄影片段不符有「砌生豬肉」之嫌。其後警方在拖延五日,在證據確鑿無可抵賴的情況下,終作出「抱歉」。

屈穎妍就此事撰寫「從此,不做不錯」一文,竟稱是次美林邨案,警方表現是「完美保障受害人」,她指香港的受冤者只需坐72小時冤獄,不用像美國等受冤者坐幾十年冤獄才獲釋,已非常「值得慶幸」。另外,她又在文中大讚警方專業,又批評太多外人、政客指指點點,長此下去,會令警察不敢查案,到時會令香港成為一個「兇手逍遙、殺手滿街」的地方。

此文一出,讀者及網民紛紛發出非議及抗議。嚴重弱智人士家長協會主席李芝融,接受《明報》訪問時,表示感到非常憤怒。她認為對於智障人士家長,子女「離開一小時都感到好漫長」,強烈評擊屈穎妍完全不明白照顧智障人士的精神及心理壓力,簡直是在家長的「傷口上灑鹽」。[7]

有網民恥笑屈穎妍果然無負「姓屈」之名。另外亦有網民斥,連建制派議員,及如李偲嫣藍絲帶,在此情況下都不敢作聲撐警,屈穎妍竟冒大不諱,公然維護警方犯錯,十分可恥。[8]

港視藝人王宗堯亦轉載此篇文章在facebook表示:「唉... 冠冕堂皇說得漂亮,到頭來還不是摀住良心說瞎話!可恥」。學舌鳥 Mocking Jer亦說:「香港,警察老屈智障人仕未夠恐怖,走多個姓屈既人出黎維護,驚未?」[9]

5月19日,屈穎妍在其《明報》個人專欄中,以「道不同不相為謀」為題,表示這是她在《明報》撰文的最後一篇。屈在文中指自己因撐警而被網絡欺凌,更收到死亡恐嚇,豈料《明報》連日來也「一次又一次點名撩事」,疑是指《明報》連日來報導社會上對她撐警文章的迴響,包括弱智人士家長協會主席李芝融對她的批評。屈穎妍認為與《明報》已經道不同,故決定不再為《明報》寫專欄。她又呼籲讀者罷睇《明報》,指大家用選票懲罰政棍時,「別忘了也要用每日的七塊錢來懲罰毒媒。」她在結尾時更指,「這是最後一篇,不想寫了,因恥與明報為伍,講完!」

對於屈宣布停《明報》專欄,不少網民都表示慶賀,有人更指屈之文章,只配在「星島大公文匯人民日報或草紙等出現」,有的更對屈表示感謝,多謝她減少污染,也有網民向《明報》作出祝賀,指其公信力立即進一步提升。[10][11]

棄狗指控

2015年5月,在屈穎妍發生《明報》風波的期間,網上流傳一個故事,名為「屈穎妍夫婦棄養狗隻事件」,內文如下:

佢地養左隻唐狗叫方包,瞞住三個女將隻狗棄養,三個女以為隻狗走失,喊住喺荃灣周圍貼街招尋狗,點知隻狗好乖同好有性,識自己返屋企,佢兩公婆賤到將隻狗再車遠啲掉左隻狗,仲喺專欄教人點樣棄狗,教人將狗掉遠啲。但又天網恢恢,有好心人執到方包,咪跟佢地三個女嘅街招打電話去搵佢兩公婆,佢兩公婆聽電話時好地地,但一聽到話執到方包,就即刻cut線,咁人地咪再打囉,點知直頭話隻狗唔要喇,叫人唔好打電話騷擾佢。點解我知成件事?我師姐住佢隔離,睇住佢嗰三個女喊到仆街周圍搵狗,又咁啱執到狗嘅係我師姐朋友!

剛巧林超榮在自己的專欄,也提到不再養狗使家居「變大」,被網上動物群組狂轟,令「棄養狗隻事件」的可信度更為提高。屈穎妍夫婦亦被指向子女說謊,隱瞞子女棄狗,卻向她們說是自己走失。而此事也可為屈穎妍在2017年選擇加入聲討觀塘藥店貓店主「波子」被屈一事作解畫。



「一地都係掘穎妍」

2015年6月中旬,有網民經過停車場,發現有大量印著「i am屈穎妍」宣傳卡紙被人當成垃圾般,隨意丟棄。估計是早前周融組織的力撐屈穎妍活動後,懷疑是聘請回來的「臨時演員」工作完畢,隨意把有關道具拋棄的緣故。100毛facebook專頁轉發有關照片,並曲線說:「身為愛國勢力我真的嬲嬲豬~」。

有網民笑說:「正所謂『一地都係垃圾』,真係冇有講錯呀!認同嘛?」又有網民恥笑指此現象為「一地都係掘穎妍」。不過有網民擔心,早前屈穎妍曾因曾志豪在其專欄揶揄過她,向曾志豪發律師書要求對方登報道歉。網民怕100毛亦可能因為轉貼此圖,「導致他人經濟損失」而收到律師信。[12]



攻擊年輕人用「芭蕉扇」

2015年7月6日,屈穎妍槍頭忽爾指向用俗稱「芭蕉扇」(即手提電風扇)的年輕人,撰文指他們吃不了苦,做不到大事。她如此寫道:「街上碰到提着芭蕉扇的人,不少是青春少艾,有男有女。血氣方剛的年月,流一把汗,是新陳代謝,連熱一點的苦都受不了,將來如何成大事?」

她的文章見報,立即被高登仔翻其舊聞,指她在2014年4月曾寫過一篇專欄,自述,最愛在一間琴行坐著等她3名女兒放學,因為那裡有「冷氣歎」,「舒適得很」。[13]而其丈夫林超榮,亦被起底發現一張夜晚戴著帽拿著「芭蕉扇」的照片,有網民恥笑林超榮是否也不成大器。[14]

2016年事件

批「分獎典禮」唱老母

2016年1月11日於新伊館舉行的毛記電視第一屆十大勁曲金曲分獎典禮,全城哄動。其中一首由小學生唱出的得獎歌《補充練習無間做》,因歌詞唱出學童心聲,除獲掌聲雷動外,有關短片更在網上熱傳。

雨傘革命期間多次為黑警護航,批鬥學生的專欄作家屈穎妍,在2016年1月15日於《晴報》上撰寫一篇題為《我不懂,我陌生,我害怕》的文章,批評此歌曲是唱衰父母、粗鄙,但卻得到掌聲雷動,令她不解,更指是「甚麼世界?」。

屈在專欄提到毛記電視分獎禮中,得獎歌曲《無間做》內容是「鬧爆今日教育生態」,卻在家長群中得到很多「like」。她指自己「聽了心中也淌淚,因為我發覺眼前這個社會很陌生,那首好多家長、教師like的歌,我like不下手」。

屈穎妍又質疑歌中「明明我已晝夜無間想討好老母」、「個怪獸老竇原來仲寸」等歌詞有問題,她強調歌曲原本是指小學生沒得玩、沒假放、日夜做補充練習的淒涼,本來反映現實,「但為何一首小學生在台上公然唱的歌,卻大剌剌不忌諱地左一句討好老母、右一句老竇仲寸?」。

屈穎妍又指當時有「粗口搬上大台,不止沒有受到道德譴責,還得到某些人稱許」的現象,批評台上小學生稱父母為「老竇老母」是唱衰爸媽。但有網民發現,屈穎妍的丈夫林超榮,在過去5年來的報章專欄中,提到「老母」的就有11篇,其中在2012年就寫過一篇題為《特務無暇享受》之文章,當中有一句為「乖仔中狀元救老母」。

也有家長在「不願小朋友成為功課奴隸」Facebook群組批屈穎妍言論自相矛盾,指她曾批香港家長為怪獸家長,「好好笑,係邊個最早狂數落香港家長係怪獸家長,咪佢囉」,更有人批她轉移視線,「果然係妖筆文妓,三言兩語就成功轉移視線,將本來嘅焦點淡化,再將重點變成『唱衰爸媽』」。[1]

2017年事件

加入聲討藥房被控貓兒「波子」

10月12日,觀塘一間藥房發生貓店主波子被屈事件,專攔作家屈穎妍仍不忘透過此事在港人港地撰文[15],指預約拘捕貓兒「波子」的荒謬,但內文只針對市民聲援受無理指控藥房貓兒的「荒謬」,對於指控所需的證據則在內文絕口不提,在尾二段落更是明言「先勿論誰對誰錯」,反而在文章中試圖以香港人對中國人的歧視性稱呼及似是而非的含糊法律觀點作為覆蓋及干擾讀者對分析此一事件中的主軸觀點,也確實吻合了主題的「先勿論誰對誰錯」(皆因此事在當時已經含有重大疑點,包括閉路電視沒有發現「波子」所謂的攻擊行為),也指出立法會議員鄺俊宇為聲援「波子」而出入元朗也是「鬧事」,尾段一句更指「大家可以愛心爆棚,但請別借愛心之名推倒法治」。文章甫出後,不僅藍絲內部陣營也作出倒戈炮轟[16],就連屈穎妍過往連番拋棄寵物狗的不負責任行為也被網民翻舊帳。

2020年事件

轟林鄭不懂民情 「打倒昨日的我」

12月10日,屈穎妍在《頭條日報》專欄以〈我不是建制派〉為題撰文,表示自己經歷3年,見證特首林鄭月娥施政無能,屈穎妍表示,雖然曾經相信林鄭月娥,但現在「證實自己錯了」,表示要「打倒昨日的我」,無法再如以前寫文章撐她。

專欄文章中,屈穎妍一開筆就指「我開始相信,她真的不懂用八達通;我也漸漸相信,她真的以為廁紙可以去便利店買」。屈穎妍表示自己不認識林鄭,又承認自己「為她說過好話,寫過文章撐她」,原因是因為「聽過很多人讚她『好打得』」,相信她能帶領香港。屈穎妍指3年過去,她已「證實自己錯了」,「一個領袖如果不懂民情可以有幾大鑊,我們都領略透了。」她並且說,去年「反送中」林鄭還可以說「對手是外國勢力」,但到了今年疫情,外國都「倒瀉籮蟹」應無從抵賴,屈穎妍批評林鄭「不懂民情」,疫情之下仍指責無法在家工作的市民「出出入入」,又批評施政報告內容顯示她對現時本港困境「束手無策」。屈穎妍指,「中央也想聽真話看真像」,「如果政府把市民引向懸崖我們還要拍掌叫好才叫建制派,對不起,那我絕非一員,我只是路上一個指着國王說她根本沒穿衣服的老實孩子。」[17]

另外,曾經在2012年特首選舉當中,為梁振英參選大會擔任司儀的「爆咪姐」潘麗瓊亦有在《頭條日報》撰寫專欄,近月都曾經就抗疫和取消議員資格方面,批評港府工作。[18]

[19]


註解

  1. 死忠梁粉屈穎妍,January 28, 2014
  2. 香港討論區:如果,孩子要一隻路姆西
  3. 路姆西 - 絕佳的通識教材,2013年12月16日
  4. 蘋果日報即時新聞:【雨傘革命】屈穎妍稱「不想教不懂教」辭任浸大講師,2014年11月11日
  5. 高登討論區:屈穎妍稱「不想教不懂教」辭任浸大講師
  6. 不懂大學教育的屈穎妍早該辭職,2014年11月12日
  7. 熱血時報:智障人士家長批評屈穎妍「傷口上灑鹽」,2015年5月15日
  8. 潘小濤的facebook專頁:屈女士比李偲嫣們更可怕,因為她的文筆確實不錯,又曾任職傳媒,寫出來的東西更加似是而非...,2015年5月14日
  9. 蘋果日報即時新聞:【繼續護警】屈穎妍讚警完美保障受害 王宗堯轟可恥,2015年5月14日
  10. 熱血時報的facebook專頁:稱恥與為伍 屈穎妍停明報專欄 網民感謝減少污染,2015年5月19日
  11. 蘋果日報facebook專頁:君子交絕,不出惡聲。忠臣去國,不潔其名。,2015年5月19日
  12. 100毛 fb專頁:【一地都係掘穎妍】讀者Joey Szeto行街街經過停車場(留意!唔係垃圾房!),竟然發現咗有大量宣傳卡紙被人丟清...,2015年6月15日
  13. 高登討論區:語言偽術 屈穎妍一年前話鍾意歎冷氣
  14. 高登討論區:[廢柴老公]原來林超榮都有用芭蕉扇!
  15. 港人港地:保外就醫的貓(作者:屈穎妍)
  16. 【波子被屈】屈穎妍指別借愛心之名推倒法治 藍絲貓奴鬧爆:今次真係好反感!
  17. 頭條日報:人生馬拉松——我不是建制派
  18. 立場新聞:【打倒昨日的我】親建制屈穎妍轟林鄭不懂民情 處理困境束手無策
  19. LIHKG討論區:屈穎妍怒屌林鄭:我們不能體諒當權者的無能施政
除非另有註明,否則社區內容均使用CC-BY-SA授權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