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死也要到香港生寶寶》是網絡作家向西村上春樹作品,於2012年2月8日分別在向西村上春樹的facebook專頁及高登討論區發表。

簡介

該潮文內容講述一對來自廣西南寧夫婦闖關到香港產子的原因及過程,與及兩母子出院在醫院門外被撞死的故事。

此篇一千三百字的抽水潮文,道出種種問題:雙非父母在港生的孩子侵佔香港福利、部份內地地方官員貪污、政府對內地孕婦入境把關不力、月子公寓、香港政務司司長林瑞麟新血論、中港自駕遊的危險、「寧撞死,莫撞傷」的潛規則、內地學者孔慶東狗噏論及見死不救等。

最後一段更對香港歌手周柏豪碎玻璃杯一事進行抽水。

原文

在廣西南寧那簡陋的平房中,陳九在木板床上輕撫著太太淑芬那微隆的腹部:「我們到香港生寶寶吧。」懷了陳九骨肉四個多月的淑芬猛力點頭:「對!一定要去!死也要去!」

一對生活在廣西已經三十多年的男女,他們其實與香港毫不相干,直至村口黃太太那個新抱,上月在臨盆前闖關,在香港的急症室分娩再成功順產的消息傳遍整條村後,他們便很想在那彈丸之地也分一杯羹。

「你知道嗎,他們兩夫婦在香港只待了個多星期,生活費也只用了幾千塊,香港的急诊室又不用付錢,聽說逃費賴帳很容易的!可能我們回來前還可以像他們一樣,去一次迪士尼樂園和買十多罐奶粉呢!」淑芬握著陳九的手說著。「對啊,我們在港生的孩子,一生下來很快便有九年免費教育,長大了失業又可領綜援,年老更可拿那個什麼生果金,我聽別人說,拿到香港的身份證,就等如享有高達八百萬元褔利,在這裡當個小官也貪不到這麼多吧!」說完他們緊緊地擁抱著。

五個月後,陳九付了一萬元給中介公司,請了一位持有中港兩地牌的七人車司機,然後再安排幾位職業乘客,全車人穿著鬆身加大碼的運動裝,扮成北上打高球的富豪,以隱藏已經十月懷胎腹大便便的淑芬。他們一行人,經過皇崗口岸順利闖關,七人車然後經過人口密集的街道,前住深水埗所謂的「月子公寓」,也是板間房。第一次來港的陳九,這時看著街上的途人突然有些感觸: 「我知道,我知道他們這些香港人說我們是蝗蟲,侵吞他們的褔利,但是,但是基本法說的很清楚不管父母雙方是否香港人,在香港出生的小孩就是香港人了,我們是通過合法手續去到香港的,又不是偷渡!香港的政務司司長林瑞麟就說得對了,我們來港生孩子,可為香港補充新鮮血液,又可培養成有利香港的人力資源,他說的好,是個好官。」

如陳九所願,來港在「月子公寓」待了一兩天後,他便順地把將臨盆的妻子送進伊利沙伯醫院的急症室,無驚無險,淑芬誕下一個八磅重的嬰兒。留院了幾日後,兩母子健康出院,陳九陪同淑芬抱著孩子離開醫院正門,打算截的士回到板間房,在伊利沙伯醫院的門外,突然,一輛快速駛過的平治房車,完全失控,剷上行人路,把母子一起撞到,平治司機沒有把車完全停下,而是緩緩地把車再次壓過母子,再絕塵而去,在旁目睹整個過程的陳九,立時蹲在地下失控的叫道:

「為什麼香港的司機也會這樣!沒有說錯,你們真的是狗!沒有人性!要給人管!」

也許陳九太慌亂太激動,他忘記了「寧撞死,莫撞傷」的潛規則本身不存在於香港,而他也未看到那駛離現場的平治車牌,其實是掛著一個內地車牌號碼。在呼天搶地在埋怨在咒罵的他更不會想起,中港自駕遊已在香港展開第二階段,那天正是容許內地人自駕來港的第一天,當然,他可能更不會知道,促成中港自駕遊的,就是他心中的那個好官,林瑞麟。

有一些目擊整個過程的途人,他們心水很清,他們知道被撞的母子不是香陸人,而撞人的, 是內地司機。那些途人在現場用了十五分鐘去細心欣賞,發現擋風玻璃的碎片,竟然比起平日那個形態更美,他們沒有打掃地方,但也用了十分鐘為其拍照,這短短的三十分鐘,算是他們思緒最安穩的時間,撞得飛脫了的車頭bumper,是他們那天看過最美好的東西,平治急剎然後再猛烈擊碰的那一聲,是聽過最美好的聲音,原來人生覺得最爛的事情,也未必是最糟,因為最糟的,可能一直就在眼前而未曾被香港政府發現,在這交通意外現場,那些香港人找到了答案。


外部連結


除非另有註明,否則社區內容均使用CC-BY-SA授權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