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早上的翠華系列潮文,內容講述晚在星期六晚在蘭桂芳食白果的港女,翌日早上在翠華茶餐廳食自己的慘況。

原文

星期日早上的翠華,是失敗者的棲息地。

每逢星期日的早上,翠華都彌漫著一遍疲憊的氣氛。和平日不同,這裡剛睡醒的人少,徹夜未眠的人多。這裡有一半以上,都是昨晚在蘭桂芳食白果的港女。

在早上看起來太濃的化妝,難掩她們的疲憊。難怪的,花了一整晚的精力去花枝招展,不累壞才怪。 很多男人都低估了女人引誘別人所需要消耗的體力。他們以為男人是主動者,才要花氣力,而那些被動的女仕們,只是蹺著二郎腿,坐著、等著。他們錯了,他們不知道「吸引」也是需要能量的,孔雀開屏的時候其實繃緊了全身的肌肉。現在,那副撐了一整晚的花容崩塌了。翠華就像戰地的醫院,收容著昨晚在蘭桂芳戰敗了的傷兵。

她們的疲倦除了是肉體上的,也是心理上的。求偶失敗的失落感令她們更覺疲累。她們之間沒有眼神接觸,幾分鐘才吐出來的一句說話也絕口不提不在場的Virginia。然而在沒有話題的沉默片刻,她們腦海中卻不期然的浮起Virginia和昨晚那個老外在床上的情況。為什麼他會選了Virginia而不是我?是不是我的裙不夠短,襯衫的領口不夠低?

我搖搖頭,將目光從低胸裝與餐蛋麵的超現實景像移開,打開當天的報紙,喝一口咖啡。 我已經展開了新的一天,而她們還停留在昨日。


原文2

星期日清晨的翠華,是追求愛情者的集散地。

踏進此時的翠華,空氣中總帶點憂鬱。每桌上圍坐了三三兩兩狂歡過後的港女,燕瘦環肥, 總有合君之意的類型。現在,這些少女雙眼惺忪半合,眼影也化開得淡淡,慢慢喝著一杯本 地馳名的絲祙奶茶,伴了一勻散漫,加點無奈,添些凝重。

一整晚,於蘭桂坊的酒吧來來回回,有如穿花蝴蝶,翩翩起舞,難怪老外們總喜歡流連於此 地。吹一吹口哨,十數雙紅紅綠綠眼蓋下的大眼隨即飄來,兩脇下亦插來了從不沾陽春水的 纖纖玉手。此境雖如當年麗春院般繁華,但實際上卻瀰漫硝煙味道。此乃港女們間的戰爭, 也是華洋間的衝突。回想八國聯軍之時,西洋列強瓜分亞洲各國各地,尤以佔有中國為樂。 此晚間,港女們身為中華兒女,為報當年國恥,與不同國藉的男子於蘭桂坊拼鬥一番。有幸 ,經數十年自強奮鬥,港女們終不負所望,並未被列強「邀」回家中,免受國辱。

翠華是戰後會議的地,也是亡靈與生者的界線。她們剛從「上場」蘭柱坊結伴同遊至此「下 場」,無他,只為透過氣來,不幸陣亡者遭姊妹團在此除名。。愉悅了一整晚,總需要讓心 情沉澱下來,慢慢地細味、回想,剛經歷過的激情齒頰留香,亦為接下來一週苦悶的工作生 活留些點綴。

她與她們如今聚集於此,回味著剛才把弄男人的感情,也說著陣亡姊妹的是非事。她,呆望 著面前的菠蘿冰,心底裡閃過了戰敗的意欲,也浮現了當年James的影子...


外部連結

除非另有註明,否則社區內容均使用CC-BY-SA授權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