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DOM


望住大快活咕嚕肉飯收據,我睇唔清香港未來 潮文,內容講述大快活咕嚕肉飯,由十幾年前廿五六蚊,漲價到今日賣四十一蚊(轉可樂)。從而引伸出工資追不上通脹的悲哀,慨嘆看不清香港的未來。

原文

今晚老母冇煮飯,我迫住出去食
樓下選擇雖然唔少,有老麥、有唐記、有板長、有酒樓外賣
但我最後都係比大快活既冷清吸引左
成間店咁大,只有四分之一既座位有人坐
有幾個阿伯係度睇報紙,神情呆滯;有幾個阿婆除左拖鞋unun腳傾計,睇怕由下午荼坐到依家
一入門口就係counter,只有一個counter有人當值,排隊既人只有兩三個
我納眼望過去個餐牌,最左手邊係雪藏牛扒餐,四十幾蚊得果一塊十成熟牛扒,加飯仲要加錢,叫果個真係on9(以我觀察叫既人亦極少,唔明白點解仲未remove from stack)
再過d係普通西餐,咩野焗豬,咖哩雞,為到都三十蚊三十五蚊,觀望
過d係火鍋,為到要四十蚊以上,無非有肥牛、海鮮選擇。
最撚離普就係加料,四粒魚蛋要成九蚊,holy shit,就算係你大快活自家製魚蛋都洗賣咁貴?
forget it,右邊係中餐,佢個火山蛋都幾趣置,未試過,可以一試。
再右手邊就係燒味,同幾個所謂泰式飯,有豬頸肉,心諗有豬頸肉就係泰式?呢d就係marketing
考慮左陣,始終focus係中餐,貪佢有個味精湯,個人幾中意食味精
最後心血來潮,決定食咕嚕肉飯,想食d有鑊氣既野,那怕鑊氣值只有20%
落單果陣,加左兩蚊轉可樂,食得鑊氣就一定有杯可樂先頂癮。
拎左張單行到埋去,fellow話等叫number
隨便搵張椅坐,後面有個阿伯係度睇報紙,餐盆都收左幾個鐘,椅都坐得lup哂,報紙都睇到熟哂,仲未走
never mind,可以呢d就係60年代flower power既政治主張
39蚊,中國荼轉可樂41蚊,都幾平,都幾抵
我咁諗

我唔知,係我腦海中,忽然浮現起十幾年前既景象
一個揚州炒飯二十二蚊,一個焗豬二十四蚊
中餐冇乜印象,可能果時仲未輕中餐
只係記得,當年揚州炒飯二十二蚊,今時今日係三十蚊
即是話,十幾年之間,揚州炒飯既價錢升左1.5倍...
照推論,當年廿五六蚊一個咕嚕肉飯,今日賣四十一蚊(轉可樂)
諷刺既係,我地竟然覺得正常不過
仲要好開心咁比錢,覺得好撚抵,好撚抵
仲要加兩蚊轉可樂
可以想像,假如咕嚕肉飯今日賣四十一蚊,六年後可能係五十蚊,十年後可能係六十蚊
六十蚊,只係十年前既1.5倍
十年前加班一個鐘可以食兩個咕嚕肉飯,十年後加班一個鐘,甚至連一個咕嚕肉飯都食唔起
或者到時或者我地仲會覺得咕嚕肉飯好抵,超值套餐,好味抵食
只係因為
我地已經唔記得,香港曾經有二十五蚊一個咕嚕肉飯。

外部連結


除非特別說明,社區內容使用CC-BY-SA 授權許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