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DOM


朱凱廸Eddie Chu Hoi Dick),第六屆香港立法會議員(新界西),為一名社會運動活躍人士,身兼本土行動組織文宣部成員及土地正義聯盟執委。在反對清拆皇后碼頭行動中,朱凱廸是本土行動的發言人,他因代表該組織向大眾介紹文物保育、城市規劃民主化的重要性而為人所熟悉。同時他亦是菜園村關注組成員,亦是反高鐵運動的中堅人物。

簡介

朱凱廸在1999年畢業於中文大學英文系,畢業後加入《明報》當國際版記者,後來因不滿足於工作只是翻譯西方新聞機構的外電,在2003年辭職前往伊朗學習波斯文,並曾以自由記者身份前往阿富汗採訪,後因在伊朗遇上一名決定返回家鄉與族人一起對抗強權的庫爾德青年,受到影響決定返回香港[2]

朱凱廸在2005年回港後,積極參與社會運動,包括保衛皇后碼頭、反高鐵、保衛菜園村等等,成為香港新一代社會及保育運動的核心成員。在保衛菜園村行動後,朱凱迪與其他保育人士成立土地正義聯盟,主張環境保護及反對地產霸權,而他亦遷入八鄉,實地研究新界的土地問題。

朱凱廸在2011年及2015年在八鄉選區參與區議會選舉,皆敗於新界鄉事背景的候選人,但2016年立法會選舉,首次參選立法會直選的朱凱廸卻以超過八萬票當選,成為當屆分區直選票王。

2016年事件

參選立法會成「票王」

在2016年,朱凱廸首次以獨立人士身份參與9月立法會選舉角逐新界西席位,選舉初期7月中港大民意研究計劃公布的民調,朱凱迪的支持率只有2.1%,遠比同區的對手為低。朱凱廸當時回應民調結果,形容「結果唔差」,認為自己沒有政黨支持,已屬預期之外。他又自言「起點好細」,但道路正確,有信心成為民主運動中最大的力量。[3]

朱凱廸由於缺乏政黨資金支持,競選工作以「深耕細作」為主,其中他自7月17日起,在facebook選舉專頁發起「$999集資」的眾籌計劃,目標籌得80萬元,最終至7月23日籌得84萬元,超額完成。朱凱廸稱大約九成響應「$999集資」眾籌所得,加上7月17日前朋友認捐的20萬元,應付到一般100萬元選舉開支。他估計,眾籌與當選效果「除半」,比如1,000名捐款者中,預計約四成為新界西選民,這些核心支持者會再為他爭取選票。[4]

朱凱廸在8月中下旬舉行的各個選舉論壇上表現理想,尤其在講述新界鄉郊「官商鄉黑」勾結的情況,更勇於揭露建制派候選人與新界鄉郊黑勢力的利益關係,取得新西選民不少共鳴及讚賞。此外朱凱迪質疑西鐵票價比東鐵昂貴,並指造成這不公平現象的,正是他的其中一個競選對手前九鐵主席田北辰。田北辰卻用東鐵前往羅湖的昂貴票價作反駁,結果田北辰的反駁被網民怒轟,亦反證朱凱迪的質疑合理,令朱的知名度更上升。

至選舉前夕朱凱廸後勁凌厲,在民調支持率更曾高見10%,成為支持度第二高的候選人,預料可勝選,被戰友喻為「巴基之星」,最後朱凱廸以84,121票當選,更壓倒民調一直排首名的田北辰團隊超過一萬票,成為新界西得票最多的當選者,亦成為地區直選的「票王」。[5]

有網民指朱凱廸的高票當選,吸去不少支持泛民的選票,間接令到李卓人落選。不過有人分析投票分布,發現朱凱迪在鄉郊地區取得不俗的成績,有些地區甚至比建制派取得更多選票。由於鄉郊地區向來都是建制派票倉,有網民指這證明支持朱凱迪的選票未必來自泛民支持者,吸走泛民選票說未必成立,亦顯示建制派的票倉並非沒可能攻破,同時反映不少鄉民對鄉紳以至新界鄉郊現狀亦十分不滿。[6]

揭「官商鄉黑」勾結受威脅

朱凱廸早在選舉論壇上,已曾針對元朗橫洲公屋發展單位數目被削一事追撃民建聯梁志祥。當選後朱凱迪在鏡頭前流下男兒淚,更聲言自己參選以來,知道因為提出「官商鄉黑」勾結的議題時,惹怒了不少人,令自己和家人人身受到威脅,但太太也豁出去支持他。[7]及後,他表示人身安全威脅越見嚴重,決定於2016年9月8日在灣仔警察總部高調報警求助。
【 選舉論壇 朱凱廸問梁志祥:17000單位變4000個,而家橫洲村民係出面等緊你,你點交代?】

【 選舉論壇 朱凱廸問梁志祥:17000單位變4000個,而家橫洲村民係出面等緊你,你點交代?】

朱凱廸受威脅後,特首梁振英主動致電給他作出慰問。朱凱迪在電話中要求梁振英關注橫洲發展計劃出現的問題,梁振英稱這問題可找運房局局長張炳良及發展局局長陳茂波處理。

2016年9月15日中秋節,獲警方貼身保護的朱凱廸,與另一關注發展議題的測量、都市規劃及園境界功能界別候任立法會議員姚松炎,會見發展局局長陳茂波及運輸及房屋局局長張炳良,討論有關新界發展事宜。朱凱廸會後表示,在會上要求政府公開橫洲發展的研究報告,並交代在2013年的政府「摸底」工作。他引述局方指「摸底」是政府一貫做法,鄉委會亦在「摸底」名單之上,但未有對有關工作進行記錄。他認為「摸底」對象多為有權有勢人士,最終只得出對有權有勢人士有利的方案,如橫洲發展決定拆村。張炳良則指「摸底」是例行做法,在過去很多項目亦有使用,強調接觸並非代表勾結,只了解地區人士對項目的初步意見和反應。[8]

不過,《蘋果日報》於9月17日公開取得的政府文件,顯示政府就摸底的日期和內容均有基本紀錄,並非如張炳良所言。文件更披露當局2013年7月及9月兩度向地區領袖「摸底」,同年8月,在橫洲經營車場的屏山鄉事委員會主席曾樹和就率眾在地方論壇高調「撐梁」。結果房屋署之後在政府內部文件就指,地區領袖普遍反對第2、3期發展,除非政府檢討棕地政策否則難以繼續推行項目。[9]

政府晚上再出稿回應,證實行政長官梁振英主持橫洲工作小組,而「非正式諮詢」是由房署官員負責,首次將梁振英正式扯入討論當中。

2018年事件

參選村居民代表選舉被DQ

2018年11月下旬,時任立法會議員的朱凱廸報名參選鄉郊代表選舉,然而他兩度遭選舉主任去信,要求其回答否提倡或支持港獨作為自決前途選項等問題。及後朱凱廸收到助理選舉主任電話,由於仍然未能確認其中一位元崗新村居民代表參選人的資格,押後元崗新村居民代表選舉的抽籤程序。直到2018年12月2日傍晚約六時,朱凱廸收到選舉主任通知,被裁定提名無效,正式被取消參選資格。[10]

選舉主任引用朱凱廸於2018年10月12日在Facebook的貼文寫道:「我自己當時至今的立場都是,我並不支持港獨,但我認為,香港人應該決定自己的命運。」、於2016年10月31日《立場新聞》中刊登的有關「民主自決」的文章,以及之前就選舉主任取消香港民族黨陳浩天參選資格之共同聲明[11],以作為拒絕朱凱廸參選的理據。[12]

有關選舉主任的決定,引起不少網民非議,有民主派人士炮轟政府操控選舉,作思想審查,「紅線越劃越過」。[13]

2019年事件

「創立」香港中計黨

在2019年7月21日,發生穿白衣黑道無差別襲擊元朗市民事件,俗稱「元朗黑夜」。7月23日,身為立法會議員的朱凱迪受訪時指,據他了解背後黑幫勢力已受挫,相信短期內發動進一步襲擊的機會較細。

朱凱迪指,希望7月27日參與「光復元朗」的遊行人士不要與鄕民對立。他指星期日的「無差別襲擊」是有幫派混入村落入面,不是所有鄕村都有襲擊市民的想法。希望市民不要「中計」去攻擊鄕村祠堂,因為這樣做等同送彈藥給何君堯。難免真的出現「保家衛族」的情況,惡化衝突,增加市民恐懼。[14]

其後泛民議員跟從朱凱廸的口徑,在各項大小事情上加鹽加醋,奉勸抗爭人士不要「中計」,被網民反譏他們為「中計黨」。

相關條目

註解

外部連結

除非特別說明,社區內容使用CC-BY-SA 授權許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