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偲嫣絕食事件發生於2014年6月22日,「正義聯盟」召集人李偲嫣在當天開始,在政府總部展開「不停止絕食」,以譴責新界東北發展前期撥款示威事件涉及暴力及反對佔領中環。「正義聯盟」facebook專頁發表下款寫有「偲嫣絕筆」的「遺書」。李偲嫣指因為善良之故,給予魔鬼機會,讓沉默多數墮進了魔鬼的玩弄之中。她強調今次絕食行動,會一直維持,等待官員的回應,直到身體無法支撐,「直到神重召她的靈魂」。[1]

李偲嫣遺書全文

「正義聯盟」在李偲嫣絕食開始之後,在facebook發佈「遺書」,內容如下[2]

致 親愛的您們

今天我帶著沉重而平靜的心情,和大家說幾句心底話;我現在開始進行不停止的絕食。

這不是一個輕率的決定,感謝我身邊的您們諒解。神的聲音清晰而響亮:我們必須看清前面的黑暗,走出困局。神理解我們各方都是愛香港、愛我們同胞的;各人走著自己的路,迷失了,在黯淡無光的黑夜里我們不知道前方在哪裡,我們都迷失了。香港人多了愛和和平?還是衝突和仇恨?在尋找愛的同時,我們錯用了恨;在擁抱和平的時候,誤用了暴力的手段;不是您我的錯,我們都是朝著前方走,只是我們沒看清光明的方向,被魔鬼從中迷惑了。

魔鬼在試圖把我們的家變成它的戰場,一群仇恨使者四出宣揚仇恨,獅子山下再沒有溫情,每天看報的都是恨、奴、怨。我們看不到愛了,就是你們少數的魔鬼使者在搞亂了我們百年的生計,在我們孩子心裡播種歹毒的種子。一頭殘暴的獵豹能令一群淳樸的綿羊害怕,沉默多數的我們墮進了魔鬼的玩弄之中。

誰給了魔鬼的機會?是我們的善良嗎?是我們的冷漠嗎?同胞們,今天的啞忍和沉默不是求偏安的妥協,而是給予魔鬼的邀請。越是退讓、越是沉默、越是冷漠,總有一天,我們的心也被自己的無知所吞噬。最終我們為自己的軟弱付出代價,醒覺的時間已經為時已晚!

長官議員們,日子是不容易的,香港需要您們的付出、您們的帶領。日以繼夜的會議真的累人,但是我們並未有因為您們的付出而前行一步。在看不清前路的日子裡面,您們應該發光發熱,領著前路、暖著追隨者。我曾經相信您們的智慧,相信只要大家放下分歧,我們的政府和議會將會是世上最棒的團隊,就像我們以前美好和諧的日子裡面一樣;神知道的,我們也知道的;命運已經交託給您們了。但是我們還是沒有過的更好?誰出錯了?長官,我們的有效施政、執法嚴明呢?不作為的權力,和放著不喝的酒又有什麼分別?永遠也只能是水。

最後,親愛的盟友們,非常榮幸的在塵世和您們相遇,更難得大家分享了共同的想法。沿途有你牽手同行,我絕不孤單,咱們不用多說了,您我明白對方,以後交託您們了,偲嫣在此再次謝謝您們,即使身體不行,我的心一直和大家不會分離的;大家的身上也有著我的星塵,就借給我您們的肩膀,讓我的心依附著您,到處閃亮。

親愛的家人,我的孩子,今天要說一句對不起,可能辜負了您們的愛,但是請理解我更大的愛,對香港的愛;今天帶領我走過基督的路,放下自己,希望能成就大家。如果我的犧牲付出能大家感受到愛,推己及人,無憾了。請好好照顧自己,我無法和平時一樣的看著你,摸著你,但是這股暖意親情沒有一刻遺忘,是您們給我的愛,令我支撐至今。別了,不用悲傷,因為我堅信明天會是更美好的。

尊敬的陳日君樞機、朱耀明牧師、陳建民教授、戴耀廷教授,您們對香港明天的關懷,帶來希望還是絕望?請和我一起放下,一起思考,別讓愛和和平走偏;請用神賜予的大智,我們牽手思考尋找出路,我深信必定有更好更團結的方法走出不明的黑暗,只要我們牽著手,誰都不會走失、不會迷途。我相信您們的智慧,也請信任我的堅持,誰能如牧羊人一樣帶領香港走出看不到終結的死結?在此我等待您們的手,說好了,不見不散;我將會在此一直等著,直到身體無法支撐、直到神重召我的靈魂。

這些日子裡面,我心裡這股聲音不斷的迴響,是一種憂慮、也是一種使命;命運選擇了我往前走出這一步。可能以後無法和大家說得更多了,就當這是偲嫣給大家的絕筆。

感謝神把您們帶到我身邊,且行且珍惜,別了。

偲嫣 絕筆

網民及各界反應

李偲嫣宣佈無限期絕食之後,有不少網民表示支持;而黃秋生亦在facebook出言譏諷:「真係應該揾個精神科醫生去幫下私烟,又神又鬼又絕筆又靈魂,絕筆係咪即係自殺呀?香港自殺犯法喎,做乜唔拉佢呀?佢引起我恐慌喎,肥施大隻餓死喺街度,好臭啫,叫白車啦好心,有人自殺呀!」[3]

另外亦有網民在facebook發起名為「支持偲嫣BB無限期絕食 政總無限期擇日野餐行動」的活動,召集網民到政總外發起「野餐活動」,在李偲嫣絕食期間,帶同乾糧、零食、飲品到場「聲援」,在她面前進食以激勵她的士氣。結果約有四名網民響應號召,在政總外野餐,同時向李偲嫣的方向高舉食物,在場警員一度向網民查詢活動原委。[4]不少網民亦大讚此「花生」行為。[5]

亦有不少網民留言「支持」李偲嫣「絕食……至死」,又有網民直指李偲嫣此舉是絕食當減肥,可去擔任瘦身代言人。[6][7]

不過有網民發現,2012年德育及國民教育科爭議期間,李偲嫣曾批評當時發起絕食行動的學民思潮及其他反國教團體「用健康作武器」以引起社會同情,認為「絕食之風不可長」。[8][9][10]不少網民恥笑李偲嫣的絕食行動是今天的我打倒昨日的我。

另外,李偲嫣在開始絕食時宣讀譴責壹傳媒老闆黎智英的聲明時,多次錯將黎智英讀成梁振英,引來網民恥笑

李偲嫣宣佈終止絕食後,《蘋果日報》及網民紛紛要求李偲嫣復工,繼續絕食,甚至登出尋人啟事。7月2日,《蘋果日報》攝記拍攝到李偲嫣重返政府總部再度紮營,但卻不再絕食。[11][12]

接續事件

李偲嫣在絕食踏入第二日之際,再次在其facebook留下長篇心聲,稱「偲嫣躺下了,也許不可以再起來」。[13]及後她在絕食踏入第四日之後,終於在晚上不支暈倒,被送院救治。[14]

影片

惡搞圖片

相關圖片、潛力圖

惡搞文學

有網民把自聞一多詩作《也許──葬歌》改編,以諷刺李偲嫣發表的「偲嫣躺下了,也許不可以再起來」言論。[16]

也許李偲嫣哭得太累,
也許,也許你要睡一睡,
那麼叫禿鷹不要鎮壓。
不要嗥,波叔囤地

不許不遷不拆保家園,
不許和平佔中爭普選,
無論誰都不能驚醒你,
撐一傘特權護你裝睡,

也許你聽這土共獻媚,
聽這小丑的維穩掠水,
也許你聽人民在發聲,
比那咒罵的人聲更美;

那麼你先把眼皮閉緊,
我就讓你睡,我讓你睡,
我把薯片輕輕蓋着你
我叫胡椒噴霧緩緩的飛。

改編歌曲

相關條目

註解

外部連結

除非另有註明,否則社區內容均使用CC-BY-SA授權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