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彬(1929年9月24日-1967年8月25日),1960年代香港商業電台播音員,1967年六七暴動期間殉職。

簡介

1967年,香港親共人士為了響應文化大革命,在香港發動六七暴動。由於林彬在電台節目中抨擊有關人士的暴力行為,於同年8月24日在九龍何文田窩打老道山嘉鳴閣對開馬路上被伏擊,其人連同座駕遭到縱火,燒至重傷,翌日不治。

林彬死後因其敢言而受到崇敬,商台每出現河蟹言論自由的舉動,都會被斥「對不起林彬」。而香港回歸以後,六七暴動具有領袖角色的楊光獲頒授大紫荊勳章,自此土共常常為合理化自己當年的暴行,而對林彬進行抹黑。

網絡時代有關事件

陳鑑林:六七不只林彬死

2010年5月,民建聯以逾50萬元向商台購入時段,推出遭外界質疑為政治廣告的「十八仝人愛落區」節目,受到市民猛烈抨擊,商台節目主持人潘小濤更分別在自己節目及公開撰文批評民建聯以往多次出賣港人利益,又重提1967年左派暴徒燒死的林彬,認為商台賣時段給民建聯的決定如「引入魔鬼」,愧對死去的林彬。

潘小濤重提67暴動歷史,引來民建聯全面反擊。黃定光在報章撰文,反駁潘小濤指左派是燒死林彬元凶,黃定光聲稱「林彬之死,死於社會動亂」。

陳鑑林為黃定光護航,認為林彬之死非左派責任,對左派不公平,「我覺得不應該拿一個人,就代表了整件事是誰的責任,或者是那一班人的責任,這樣對左派是很不公平。」

他又指67暴動時「死傷的人又不只林彬一人」,不應再去追究責任,「可能還有很多其他市民,他們亦不知因什麼原因死的,可能因為有暴徒,或有可能是當時警察導致的死傷,如果我們真的要追究的話,請問如何去去追究呢?」

陳鑑林又指摘重提這段歷史的潘小濤,不應批評民建聯,認為其言論反映商台現時編輯自主和言論自由「偏頗、不公平、不持平」。[1]

兩人言論一出,坊間為之嘩然。資深傳媒人程翔則批評,陳的言論反映左派在這40年來沒有反思。有網民撰寫網誌,痛轟兩人無恥[2],又指土共「殺人放火大紫荊」。[3]有網民更在facebook開設群組,譴責民建聯不尊重六七暴動的歷史,和日本文部省不承認中日戰爭責任及中國當局不承認六四事件沒有分別。[4]

周諾恆:林彬「死有餘辜」

2015年1月中旬,法國剛發生查理報社遇襲慘案工聯會大陸官媒卻發炮指報社得罪伊斯蘭教徒,自取其禍。社運人士周諾恆facebook同時發表驚人言論,將六七暴動期間被燒死的林彬,與今日的親建制傳媒人屈穎妍相題並論,妄指「林彬事件……死的是一個屈穎妍式親建制輿論打手,不是甚麼狗屁言論自由鬥士」,結果被網民鬧爆,認為這是對林彬的一種侮辱。[5]

然而周諾恆並未有覺得自己言論有錯,繼續死撐,指當年「左派人士」和平罷工時,林彬在其節目中已是日日嘲諷抹黑,節目取名為《欲罷不能》是要嘲笑罷工工人,所以不論別人如何批評自己,他都係會認為林彬「死有餘辜」,其後更加上「死不足惜」。[6]

有不值周諾恆所言之網友指出,六七暴動時的罷工工人,根本是借罷工為名,在香港搞文革土共。也有網友表示,林彬只是在電台作出諷刺言論,質疑是否這樣就值得被謀殺。周諾恆在反駁時指,林彬屬掌握第四權、與政府同口徑的當紅傳媒人,與一般人不同,應將他視作為建制一部分,而自己只是認為林彬「死有餘辜,死不足惜」,並沒有說殺死他是對的。

面對眾人之指責,周諾恆在強詞奪理下顯然不敵,無奈留言指「我話林彬抵死就咁多人口誅筆伐,話罷工工人抵死嘅林彬就言論自由英雄」。有網民痛斥周諾恆:「如果佢唔知歷史,土共通街放菠蘿,又炸死屋內溫書小姊弟,而話土共和平,是無知無發言權。如果佢知而幫土共塗脂抹粉,就是奸佞小人,回去工聯會,他是屬於那裡。」。[7]

另見

註解

除非另有註明,否則社區內容均使用CC-BY-SA授權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