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DOM


梁耀忠(Leung Yiu-chung),立法會議員兼葵青區葵芳選區議員,基層團體街坊工友服務處執行監督,屬泛民主派成員,曾任教師。

2016年事件

高登謠傳退選「超區」

2016年立法會選舉梁耀忠從新界西轉戰「超級區議會」,惟選情不穩。9月4日投票日中午時份左右,高登討論區有人發帖,聲稱梁耀忠跟隨早前部分泛民候選人「棄選」,當中有圖片寫上街工梁耀忠「大局為重,多謝支持,我將會停止一切選舉工程」,網民起初大表驚訝,但於官方渠道未能尋得相關資料後,即認為是失實消息,但圖片已開始遭轉發。[1]

梁耀忠知悉事件後隨即發聲明澄清有關消息失實,強調自己並無「棄選」,他本人、街工團隊及一眾街坊工友今日仍在各區努力爭取支持,並稱「我們絕不放棄,會堅持理念,期望能夠進入議會,為基層、勞工發聲」,呼籲選民不要誤信失實消息。[2]

最終梁耀忠順利當選,為泛民得票第二高的「超級區議會」當選人。

臨陣棄任主席

2016年10月12日,立法會新一屆會期展開,議員須互選主席。由於議會資歷最深的涂謹申有份競逐,主持選出新主席會議的責任落於議會資歷第二深的梁耀忠。期間,不少議員就另一名參選人梁君彥英國國藉問題,以及早上三名未能成功完成宣誓程序的議員游蕙禎梁頌恆及姚松炎是否有投票權一事爭論不休。

梁君彥席間突然表示剛取得申請退出英籍的文件,主持會議的梁耀忠宣布休會10分鐘,讓議員查閱文件。重新開始會議後,梁耀忠突然表示這次是他第一次主持會議,大會目的是讓議員宣誓和選出主席,沒有讓議員質詢或提出問題的程序。梁耀忠指,明白很多議員對梁君彥的國藉存在疑問,因此他安排了時間讓梁君彥向傳媒解答。他又指由於很多疑問都需要解決,但仍未得到解決,「對我來說都無法澄清我心裡的問題」,宣布不再主持會議,由第三資深議員經民聯石禮謙補上。石禮謙開始主持會議後,即要求坐在主持位的梁國雄及其他議員返回坐位。會議休會10分鐘後改於1號會議室舉行,石禮謙禁止未能完成宣誓的三人入內參與,並隨即進行投票,最終在混亂中梁君彥當選。[3]

網民對梁耀忠突做「逃兵」大感詫異,不少網民都到他的個人facebook洗版,留言怒斥「真係冇鬼用」、「出賣泛民」、「你嚴重失職,請辭職」、「後悔投左你」,其他相關報道亦充斥指罵留言,群情洶湧。[4][5][6]不少人指他大可在主持會議時取消梁君彥參選資格,質疑他「有權不用」。不過也有人認為梁君彥幾乎早已「內定」當選,梁耀忠是否放棄主持其實無礙大局。

梁耀忠會後接受訪問時表示,當時受議事規則所限,可做的空間很窄。被問到有否其他方法去處理當時的情況,「對唔住,我自己真係諗唔到」。他指當時有同事建議他不要再主持會議,並補充自己當時沒有權力休會。他又向公眾致歉︰「對我有期望的朋友,今日達唔到你期望,我萬二分抱歉,因為我都唔想,但在規限黎講,好多野係,我無可奈何。」[7]

梁耀忠的好友、法律界人士翁靜晶就在個人facebook專頁撰文,為他解畫。她稱梁耀忠作為會議主持,權限只能根據立法會「議事常規」,不能超過其中的範圍,又指梁耀忠當時堅持涉事的三位議員有無投票權需事先釐清,否則選舉結果不公正,但在要求不得要領下唯有放棄主持以示抗議。翁靜晶認為事件涉及法律觀點,應交予法庭裁定。[8]

翌日,梁耀忠召開記者會再次解畫,並將矛頭直指秘書處。他指主持會議時很大程度聽取秘書處及法律顧問給予的意見,對方指其職責並非主席,而是主持一個選舉程序及宣布當選人,無任何主席權力,但秘書處在石禮謙接任主持會議後,卻向石禮謙指其角色是主席,擁有所有主席權力,形容是被秘書處「出賣」。他又指不希望逾越議事規則,否則日後提出質議時會落人口實。不過,網民大都不接受解釋,認為是卸責之辭,又斥梁耀忠任議員多年竟沒有判斷能力,任由秘書處擺布,更有人力斥他是「」,質疑他已被「阿爺」收編[9];有網民更回帶他早前參選立法會議員的宣言「戰士沒有逃避戰場的權利」,直斥他打倒昨天的自己[10]

2018年事件

街工危機

2018年,街工爆出勞資糾紛,「旺角勞工組」三名職員譚亮英、王曉君和黎治甫聲稱被梁耀忠無理解僱,將在5月31日後停止支薪,並有傳梁耀忠對他們說:「如果你想回來,歡迎你做義工」。街工六名執委和22名成員先後宣布退會,並狠批立法會議員梁耀忠屢講大話,「一人專政」,為選舉工程一意孤行解散「旺角勞工組」,直斥梁是無良僱主。梁耀忠昨日連同親信召開記者會反擊,並轉口風稱未有打算解散「旺角勞工組」。內訌事件發酵以來,原本只有八十多人的街工,共有三分二執委辭職,三分一成員退會,大部分均為年輕人。[11]

到了7月,被視為梁耀忠接班人的葵青區議員黃潤達亦退黨,令原本最高峰期,在葵青區議會擁有5席的街工,區議員人數跌至只有梁耀忠和梁志成2人。

加上梁耀忠「棄當主席」的舊恨,網民一面倒站在他的對立面。有人斥梁耀忠平時聲稱為工人爭取福利,但原來對著自己手足卻是無良僱主。[12]不過亦有網民為他說話,認為「旺角勞工組」一向不聽梁耀忠指揮,既然現在資源不夠,有人犧牲也是無奈之舉。[13]

2019年事件

阻衝擊立法會被推倒

2019年7月1日,一批示威者開始佔領立法會大樓行動。下午1時半左右,一批示威者開始衝撃立法會大樓,以鐵通及載有廢紙的鐵籠車,不斷撞擊立法會玻璃門,期間多名民主派立法會議員阻止。

其中,包括張超雄梁耀忠等多名泛民立法會議員曾擋在立法會門前,有示威者大罵「走啦,白頭佬(指梁耀忠)!」其後有示威者推開他們繼續「攻門」,多名警員持盾牌在立法會內戒備,以及高舉紅旗。

梁耀忠被推倒一幕,為抗爭支持者不斷回帶,更成為ICON,以示對梁耀忠「阻頭阻勢」的不屑。

介入港鐵員工襲擊示威者事件,手法被指責

2019年8月11日爆發連場「逃犯條例」反修例示威,觸發警民衝突。警方於港鐵葵芳站內施放催淚彈及橡膠子彈,有人質疑警方在室內施放催淚彈,違反使用指引,亦有醫生指催淚煙粉末可殘留在環境達一年。

8月22日10時許,有十多名示威者及街坊,前往葵芳港鐵站包圍車站控制室,要求站長交待事件。惟當中發生一宗襲擊案,一名25歲的示威者被一名18歲的「外判保安」打傷。這名外判保安在打人後返回港鐵職員通道躲起來,示威者一直大叫「交人」,群情激憤。身為立法會議員梁耀忠在場,嘗試調停,並建議遇襲的黃先生報警,因事件涉及刑事。但有示威者卻指摘梁耀忠,指警員到場只會釀成衝突,並指不相信警方。梁耀忠於凌晨零時約20分表示,港鐵職員已報警。至凌晨1時半,涉案男子以普通襲擊被捕。[14]

事發後不少網民在梁耀忠的facebook專頁忿怒地留言:「梁耀忠請你滾,好多示威者唔歡迎你!」、「又係你玩啲手足」。

註解

除非特別說明,社區內容使用CC-BY-SA 授權許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