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DOM


每月拎12,700元 天水圍無業綜援婦喊苦》是一篇在網上流傳已久的潮文,為《明報》一篇在2008年5月10日刊登的報導。內容提及天水圍一個無業婦女訴苦,指每月拿12,700元綜援不夠餬口,而報導中的天水圍無業綜援婦女受到不少網民的歧視。

自此之後,本文在網上多個討論區流傳,且不停在高登回帶,但主要的回帶人係一位名叫腦魔二世的過氣煩膠

原文

每月拎12,700元 天水圍無業綜援婦喊苦

綜援婦:居香港慘過在鄉下耕田!

【明報專訊】「居香港慘過在鄉下耕田!」持雙程證、一家四口領取綜援的鄧太表示,在鄉下耕田,動輒挑重50斤,在香港雖不用挑重擔,卻要承受歧視和冷嘲熱諷。「在樓下公園休息都會被街坊歧視,唯有整天睡在床上,睡得太多,肩膀因此疼痛起來。」鄧太目標是拿到單程證 ,兩口子找到工作,不用欠租欠學費之餘,亦能根治肩周炎。

經濟拮据 孩子被迫寄養他人

兩年前鄧生鄧太的幼子出生,但經濟拮据,孩子被迫寄養別人家中,「當時老公剛被解僱,我們連住的地方都沒有,BB沒洗澡一星期,很臭,社署 便將兒子寄養別家。」現年4歲的長女剛出生時,夫婦也因為無力供養而將她寄居河南外公家中。

鄧太由於尚未取得香港居留權,綜援金額也只能計算3個家庭成員。一個月12,700元,聽上去似乎不少,但撇除開支仍捉襟見肘,「仔女每月學費都要5000蚊,屋租水電也要四千。」左支右絀,被迫偶爾也要向同是領綜援的家姑借十元八塊。

父親埋怨 為何嫁個窮男人

生活逼人,家人也有怨言,「父親埋怨我道﹕別人嫁的香港男人都是有錢人,為什麼你嫁的這麼窮?」兒子上學後也嚷覑說同學球鞋很漂亮,要我買新鞋給他,我便說給他洗一洗破鞋便會像新的一樣,他卻說:「洗乾淨都無閃燈」!

無身分證 師奶歧視人情淡薄

以往鄧太會到附近公園散步,但現已不想再去,「其他師奶知道你冇身分證、衣著不光鮮,多不理睬你」;即使從內地來港的婦女都也會互相歧視,「一坐埋就會比較自己老公搵幾多錢,而家我都唔去公園,不想回家見到老公就『睇唔順眼』……男人搵錢是天職,佢(丈夫)依家好似食軟飯咁!」

「耕田窮極都有得食,鄰居都准你摘他田裏的菜;在香港連借鹽借油都唔得,鄰居一見我行過就閂門!」鄧生鄧太的願望很簡單: 兩年後鄧太拿到單程證,兒女接受免費教育,兩口子便可放棄綜援努力工作。

明報記者 何雪瑩

A28009.1


相關條目

註解

外部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