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DOM


潮卷》,改編自《花潮》,是針對2008香港中學會考「潛水怕屈機事件」的潮文

內容全文

潮卷

香港有個考評局。局裡有個出卷人。從前是一個凡人,現在是一個人,就叫「出卷人」。

人出卷。有,有勁熱,有O嘴,有屈機,有潛水,有,有,有。卷中所見,有一大幅海報,以前從未出現,並不惹人注意,一到四月中文考試期間,真是何其駭人,變成一幅硬膠海報。

這幾天考生特別卷出得也正好,看卷的人也就最多。「屍齊玩,地領風」,會考試場裡,討論區裡,新聞組裡,街道上,經常聽到有人問答:「你去看卷沒有?」「我看過了。」或者說:「我正想看。」到了星期天,道路相逢,多爭說人出卷的消息。一時之間,幾乎形成一種空氣,甚至是一種壓力,一種誘惑,如果誰沒有看過這份卷,就好像是一大憾事,不得不擠時間,去湊個熱鬧。星期天,我們也去看卷。不錯,一路同去看卷的人可多著哩。進了討論區裡,個個登上,接踵摩肩,人就更多了。向高處看,隔著密密層層的回覆,只見一片討論熱潮,望不到邊際,真是,「考評局惡搞世界,超人氣勁鬧蒲點」。這時候,什麼裸照啊,工作啊,學術啊,聖火啊……都挽不住網民。大家都一口氣地討論到最高峰,淹沒在卷的紅海裏。人出的對聯,兩旁,四周,都是語。人們埋沒在卷下,用盡語,既望不見語的正解,也看不見語外還有其他含義。風吹得正盛,來早了,還未潮爆,來晚了已經潮裂,「考生個個被玩死」,每句語都含有硬膠的一堆解釋,每一篇文都在考生的腦中屈機地荼毒考生的思維。「今日等級別掉落,小心死於會考」,是的,那一條題目,一條題,上天下地都太,可謂「到掉渣」。可是,這些潮文都不行,都不足以說出網友的心聲,「死齊罵」,「卷領瘋」,還是「扮」爛。名師貼卷真有他的,善於貼中要害,說出卷中重點。你不要吹水,你失敗了,你看那不知所云的卷,「潛水屈機啥意思」,又O嘴潛水屈機,無稽,語也一窩蜂般地用,在考評局的惡搞下,每一個考生都已經蒙上難忘的陰影,就彷彿多少卷在試場上翻騰,你越看得出神,你就越感到這一片正在向天空向四面八方伸張,好像有一種作用力在不斷擴展。而且,你可以聽到罵的聲音,誰知道呢,也許是考生的發問聲,也許是網民的怒吼聲,也許什麼地方有大眾的反對聲,還有什麼地方送給出卷人的投訴聲,改編歌聲,嘲笑聲……這一切交織在一起,再加上風聲,天籟人籟,就如同海上午夜的潮聲。大家都是來看卷的,可是,這份卷到底怎麼看法?有人看厭了,揀句最精彩的句用來惡搞,不一會,又感到惡搞不夠好,也許別個句更好吧,於是討論起來,既依依不捨,又滿懷向往,慢步移向找去。多數人都在卷中改來改去,這幅海報裡改,好,另一幅海報裡再改,也好,不停在海報中改篇對聯抄考一番,更好,看看,改改,再看看,再改改。有考生很大方,只是一笑置之,有考生被玩殘,即時寫信投訴考評局,或者乾脆向傳媒要求上報上報可以一上,再上,甚至三上。「題目花式狂變幻,絕望中文無界限」。人們面對這硬膠的試卷,真是目瞪口呆了。

花生朋友看卷,一面看,一面捧腹大笑,或者吃著花生看好戲。考生們看卷,發起火,怒罵屈機,很憤怒地投訴考局,宣洩考試的不公平。老師們個個群情激憤,批評卷,批評語如何愚民,不少考生開始穿上黑色的Tee恤,有的甚至是黑襯衫,有的甚至已是短袖黑襯衫,好像考局已經令他們更「黑」,東張張,西望望,既要罵,又要看,神氣得很。惡搞友們,也都用盡了試卷上的術語,很多人都說出一口文,好像要佯作潮爆,也有人把文章回帶,推了點舊文,顯得很突出,可是,在這份卷裡,又叫人感到無所謂了。很自然地想起了一篇改編《清明》詩詞中說的,「會考時節淚紛紛,全港考生做到暈。借問屠場何處有?EA遙點中文卷!」,真也有點形容過分,反而沒有真實感了。中學生們,當著光禿禿的白老鼠,被教育局嚴重屈機,可是他們並沒有反抗,即便有機會,也不反抗了,被這一群沒頭沒腦的出卷員驚呆了。改圖友正開定了軟件對惡搞,看卷的人又圍住了改圖的,出神地看改圖改圖。喜歡作文的人,拋著大書包七嘴八舌,不知是改卷,還是作文,是怕網民看文,還是怕文玩死網民,還是要選一句最好的句,使愛的人永遠都沉淪在最的文。有人在文下惡搞,有人在文下怒罵,有人在文下潛水,有人在文下O晒嘴。考局年年「玩嘢」,年年「花碌」,可是不管作弊也罷,超時也罷,失卷也罷,屈機也罷,都沒有今年的卷這樣幸運,有這麼多考生中招,這樣活生生地來玩殘他們,來挖苦他們,這樣興致勃勃地來屈這批考生的機。還有攪切榨什麼的,目前已經過時,在這附近,就有幾份卷被解畫,「見卷一定要O嘴潛水不見得屈機」,顯得冷冷落落地呆在一旁,並沒有誰去理睬。在這扮瘋癲下,可以看出出卷人的硬膠,可以看出卷人的玩,可是這時候,大家都在扮,什麼也顧不得了。

看著看著,實在也有點疲乏,找個地方坐下來休息一下吧,哪裡沒有人?都是人。坐在一群看卷人旁邊,無意中聽人家談論,猜想他們大概是哪個論壇的活躍會員。他們正在吟詩談詩:

一個吟道:「上年四式嚇死人,落力狂操無頭痕。」

一個說:「這個不好,哪來的這麼多四式!」

另一個吟道:「春江花月夜無生,可能得果五六分。」

又一個說:「還是不好,雖然是惡搞的佳句,也不好。」

一個青年人搶過去說:「『月光感覺親近人,咁就拎佢黎殺人』,也是惡搞的詩,好不好?」

一個人回答:「好的,好的,說中要害,說的是殘暴不仁。」

一個人不等他說完就接上去:「好是好,還不如某會員的『會考試場變賭場,唔靠實力靠吉祥』,有辯證觀點,批評精神。」

有一個人一直不說話,人家問他,他說:「出卷夠,學生O嘴,唔止潛水,仲要齊!做完好,考生火,論壇鬧,漸成蒲點!你們看,出卷人並沒有說話,可是大家都被吸引來了。」

我也沒有說話。想起論壇某處有人在文章上打了四個大字:「考局屈機」,其實也甚是多事。

回家的路上,還是聽到很多人紛紛議論。

有人說:「今年的卷,比去年更差,去年,比前年差。」

有人說:「今天中毒,今夜發瘋,明天就投訴。」

有人說:「明天作文課,給學生出題,有了辦法。」

有人說:「最好早晨來看卷,屈機潛水,會更腦殘。」

有人說:「平日來看卷更好,周日扮蒲點,當然不是公眾假期,而是普通假期。」

有人說:「也許每月來看卷更好,將是極度屈機。」

有人說:「下星期再來看卷,再不看卷就完了。」

有人說:「不怕卷逝去,明年卷更。」

好一個「明年卷更」。我一面走看,一面聽人家說著,自己也默念著這樣兩句話:

見卷O嘴

屈機潛水

相關條目

註解

外部連結

除非特別說明,社區內容使用CC-BY-SA 授權許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