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網絡大典

特色條目、特色圖片正在進行候選提名及投票,獲選的將會於網典首頁中展示,歡迎大家參與!

了解更多

香港網絡大典
Advertisement
香港網絡大典

石丹理Shek Tan Lei, Daniel),香港理工大學應用社會科學系講座教授,禁毒常務委員會主席,前任香港中文大學社會工作學系教授,特點是其言論經常都並不是基於事實而發表。

2020年9月18日,政府刊憲委任當時為理工大學協理副校長(本科生課程)石丹理為選舉管理委員會委員,任期由9月29日展開,為期五年。[1]

相關爭議

青網大使爭議(2006年)

在2006年7月22日播出的香港電台電視節目《盜網》,談及打擊青少年網上侵權的行為。他提議香港的家長「不要安裝寬頻,56K已足夠」,並說「下載4MB檔案只需兩分鐘」,引起網民熱烈討論。當時網民狠批他的電腦知識與時代脫節[2][3],甚至將他與青網大使並列為2006年高登7月之星的大熱。

《盜網》節目中的說話

56K已足夠連環圖 (香港電台節目《盜網》截圖)


經典對白(字幕版)
  • 我勸他們不要安裝寬頻,56K已足夠
  • 收發電郵,用56K連線不會太慢
  • 即使下載4MB的檔案,其實只需要兩分鐘左右


廣東話全文

所以我都會鼓勵啲家長……我成日同啲家長講就……我話你唔好裝寬頻喇,裝咩寬頻丫,我話,56K搞掂,因為其實你email,56K唔會太慢,你就算要單撈一啲……我當你去到3至4MB既fly佬,其實都係兩分鐘左右。


對白中的謬誤

用56K下載4MB的檔案絕對不止2分鐘。

根據換算,1MB(MegaByte)等於1024KB(KiloBytes),1KB就有1024Bytes,而1Byte等於8bits,因此一個4MB的文件就有33554432bits,日常所使用的56Kbps其實是56000 bits per second,即每秒鐘56000bits,所以要下載一個4MB的檔案共需時約600秒,即約10分鐘。不過鑑於地方位置、線路材料、鋪設技術、天氣以及硬件設備等各種因素,下載速度通常都未能達到56Kbps,ISP多數會註明最高速度只是可達56Kbps而已,所以下載可能需要更多時間。

節目中石教授明顯把56K的速度由56Kbps錯誤理解為56KBps(56000 Bytes per second),56KBps實際上是有448Kbps,兩者足足有8倍之別。

2009年回應

2009年9月20日《明報》刊登石丹理專訪,他謂2006年當時兒子正在讀中學,使用56K上網已足夠應付學習。他又堅持不為兒子安裝寬頻,是不希望讓兒子養成打機的習慣,以及讓兒子上網成癮,在網上接觸不良及危險資訊。[4]

博客黃世澤在當日發出的博客文章,批評石丹理是「香港版張勳」[5],可以公然鼓吹家長剪斷寬頻線;若他一旦掌權會下禁網令,這類人絕對做得出。[6]

衍生例子

中科院研究員及現任龍芯中科技術有限公司董事長胡偉武指28納米芯片已足夠

環球人物雜誌於2020年10月19日發佈與胡偉武的訪問,講述在中美貿易戰及芯片材料禁運情況下的中國芯片發展去向,胡偉武於片尾更表示中國不需要刻意追求5納米芯片,28納米芯片便已夠用。網民都立即將此事聯想到56K上網事件,而巧合地石丹理與胡偉武容貌相似,而被指為「中國石丹理」;而網民亦恥笑中國不強迫做5納米芯片,但卻不斷對外宣傳5G網絡;網民亦擔心中國技術可能連28納米芯片也做不到。[7]

青少年禁毒爭議

2009年7月,石丹理時任禁毒常務委員會主席,為針對香港青少年毒禍泛濫,石丹理又提出一些建議[8]

  1. 建議小學生亦應該要驗毒
  2. 認為政府應該限制青少年在網吧流連,因為他認為青少年會在網吧受到毒品的引誘。

其言論引起部份網民恥笑[9]。其後又指未滿16歲的青少年要北上大陸時要得到家長同意,以免他們北上濫藥。電台節目主持吳志森於7月20日晚的《自由風自由Phone》節目裡揶揄他說:「唔知結咗婚嘅男人如果返大陸嘅話又要唔要事先徵得老婆嘅同意呢?」

出任正生書院署理校監

石丹理於2009年9月開始出任正生書院署理校監,直至新校監上任為止。他在訪問中提及堅持只讓兒子使用56k數據機上網,以免他上網成癮。事件被《頭條新聞》作取笑題材,高登會員轉貼至討論區,並惡搞成「石丹理堅持」系列。[10]

刊撰文稱反送中因樓價高

2020年3月18日,石丹理在學術期刊Applied Research in Quality of Life投稿,以「生活質素與福祉」角度,分析「反送中」源起及社會事件(Social Event)持久未止原因,包括對中國政府不信任、缺乏民族認同感、社會缺乏向上流動機會、教育課程缺乏國民教育、政府反應緩慢無力等。石丹理又提到,年輕人面對高樓價和生活成本壓力,繼而產生負面情緒,形容《逃犯條例》是好機會讓他們渲洩不滿和絕望。文中最後他提出不少有關建議,當中包括信任中國政府[11][12]

理大校董會學生代表李傲然不太認同石丹理的論述,認為反送中最核心的爆發因素,是香港人對官方權力機關的不信任問題,並過於描述心理狀況,而沒有觸及包括年輕人在內的整體香港人身份價值落墨,令整篇論述變得隔靴騷癢。[13]

相關條目

註解

外部連結

網站

網民討論

高登討論區

網誌

報章報道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