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檜,字會之,南宋高宗時兩度為相。他前後執政十九年,因力主對金求和與陷害岳飛而臭名昭著,是中國歷史上賣國賊的代表人物。

網民常把秦檜事跡代入各類潮文之內,進行改編,以達到借古諷今之效,其效果往往令人捧腹大笑。另外傳說民間痛恨秦檜,於是創作了小食「油炸檜」,以洩心頭之恨。後空耳傳承八百多年,成為了今天的「油炸鬼」。網民亦附會至各現今庸官身上,例如陳茂波就有網民以「油炸波」諷之。

改編事例

陳茂波新界東北囤地風波

陳茂波新界東北囤地風波發生時,就有高登仔把秦檜與其妻王氏代入陳茂波夫婦身上,製成惡搞聲明。[1]後被社漫製成圖片,並且上報[2]

970458 10152077697318345 1079708999 n.jpg

香港電視網絡申領牌照失敗爭議

香港電視網絡申領牌照失敗爭議發生時,有高登仔以蘇錦樑不發牌香港電視網絡的公開言論,套進岳飛被秦檜以莫須有處斬的歷史,諷刺今天港府行會黑箱作業,大量巴打推POST:[3]

原文

秦檜強調:殺岳飛已考慮一籃子因素

紹興十一年

【臨安日報訊】抗金將領岳飛裁決結果昨日揭盅,岳飛父子被判抄斬,一直備受民眾追捧、四次北伐多有戰功的岳飛不獲留命。

宰相秦檜昨發表聲明,但始終未能解釋岳飛何罪之有。宰相秦檜日前就處斬岳飛一事解畫,但始終未就岳飛罪名作具體說明。他重申前日記者會上陳述的各項判刑評估準則,又指朝廷在處斬岳飛前,已考慮一籃子因素。當被問及岳飛罪名及死因時,秦檜則以朝廷保密機制為由,僅以「莫須有」三字作總結。被舉出岳飛多次在戰場擊退金兵、保家衛國,為何仍要處斬時,秦則表示「並唔係贏得多仗就可以唔駛死。」

秦檜亦再次表明,抗金一事需「循序漸進」,不贊成以過激行動傷害兩國關係。朝廷三年來已盡力滿足戰亂死者家人的要求,而當朝天子日前於會議時,三跪九叩,仍為爭取與金國皇帝會面,若非如此,則連會面的機會也失去,天子此舉並無辱大宋國體云云。



鄧紫棋撰文支持梁振英事件

同期,有網民把早前鄧紫棋支持梁振英的撰文,改寫為秦檜版:

趙構曰:「打開報紙,見到有人好激烈地反對處斬岳飛,或者從早到晚叫整『油炸檜』,我反而覺得:『嘩!唔L使呀?』

我想跟秦檜說句『加油』呀!他的壓力必然好大。先不要考慮他做每一個決定背後的原因,不要去 judge 他做得好不好,我真是好想跟他說一聲『加油』,因為這個角色實在很難做。我不想再對他施加壓力,想給他一份鼓勵。」



學聯周永康雨傘革命升級陰謀疑雲

2014年12月,香港專上學生聯會秘書長周永康,在接受有線節目訪問後,被質疑刻意將雨傘革命升級,來證明這種行動是未如理想。他在facebook撰文回應,自稱是「反赤化最著力及最狠的一份子」。《墳場新聞》以惡搞訪問秦檜來諷刺此事。

秦檜:我係抗金最激烈的一分子

[本報訊]

《墳場新聞》記者致函閻王,申請向南宋權相秦檜(1091-1155)訪問,閻王表示日前正嵌回秦檜的身體(秦檜在陰曹被分屍多次),現時情況許可,可接受訪問。

記者質問秦檜為何阻撓岳飛北伐。秦檜指,「我地有階段性勝利啦!見好就收!市民會反對我地北伐的。」並指當時南宋家家戶戶的門神像已轉貼為「我要北伐 直搗黃龍」,可見已是抗爭心切。他續指「臨安(編按:當時首都,今日浙江西北之臨安)有四十名由金國移居宋國的市民組織反北伐大聯盟,譴責暴力,你作為一個政府,不能不聽取市民的意見!」

記者質問秦檜為何要殺岳飛,他指,「你點同金人鬥,金人又有錢又多戰馬,佢一渡過長江就能把你的臨安踩平」又稱岳家軍北伐是「激嬲金人,鳩攻就係鬼」。

「我地宜家要殺的係金國皇帝,唔係佢地啲鐵浮屠、拐子馬(編按:金國的軍備武裝名稱,戰鬥力頗高),你唔可以濫用暴力,我地對抗金人,係要用和平、理性、非暴力、非粗口的手段。」記者追問秦檜有否受收金國的賄賂,秦檜否認,在旁獄卒立刻掌摑秦檜,並指秦檜生前有金國姬妾三十、金國賄賂五千萬兩,並因為阻撓北伐,殺害岳飛。

「我係抗金最激烈的一份子!我係硬頸派」秦檜辯稱,「家家戶戶都認清金人暴戾,知道鐵浮屠、拐子馬的可怕!這是我的功勞」獄卒登時一刀斬下秦檜頸項,將頭和身分別放進不同的油鍋繼續受刑。獄卒向記者表示,如果秦檜有悔意,在陽間2046年大概就可以刑滿,但對此並不樂觀。



秦檜:我在宋朝是「黃絲帶」

2015年1月下旬出現在《熱血時報》的一篇文章,諷刺雨傘革命後的景況。

我是秦檜,在宋朝是「黃絲帶」

Hi,我是秦檜,現代人個個駡我奸臣。但是在宋高宗時代,我其實是個「黃絲帶」。我推崇「和理非」式抗爭,所以同岳飛這樣的「勇武派」誓不兩立。話我奸?我在世時南宋人根本唔係咁諗,人人讚我對反暴力、同對付國內「勇武的暴徒」貢獻大。

好多百姓是盲目崇拜權力的。「中間派」又是「無腰骨」。最難對付的是「勇武派」,他們反對「和理非」,話我支持者是「左膠」、「賣宋賊」。呢樣野我不能容忍,因為他們勝利我就失業(相位不保)。宋朝一直受北方蠻夷國(「強國」)欺侮,要「搵食」一定要推銷 「抗爭」。但關鍵係是做「偽抗爭」,我的飯碗才穩陣。這個稱為「永續社運」。我試過搞「剃頭大會」、「行山籌款」、「射水炮」去宣傳我哋對光復汴京(北宋首都)幾有決心。講之嘛!認真你就輸了。其實我一直做「中間人」搞宋金議和。又抗爭又議和,好矛盾咩?只要你識利用傳媒,一切都無難度。我辦了幾份報紙,二十年來不斷推銷「和理非」。我哋以「黃傘」和「黃絲帶」為號,約定所有抗爭者撤岳家軍「散水」後都要「一起的撐、不枯也不散」。宋人喜歡唱歌,總之你可以令大家高興(例如畫畫),你在輿論上什麼都是對的,扭曲是非黑白真是易如反掌。

公道在人心?佢哋日日睇我嘅報紙,輿論戰在關鍵位落重藥是常識吧?百姓死嗰刻都未知中了伏。你以爲宋人整「油炸鬼」證明佢識分善惡?我死時皇上仲封我做「忠獻公」,係之後到宋孝宗想打金國才為岳飛平反。現代人駡我奸臣,你估我時代的村民同百姓真係識分良將和奸臣?宋人不嬲都係「西瓜靠大邊」。你現代人咪一樣唔識分。

其他國家其實在恥笑宋人無出息,但你可以同百姓講人哋讚宋人抗金是「世界級的和平理性」,唔用暴力只需要「深耕」,抗金種子就有天會結果,啱哂班無膽「文靑」口味。岳飛同韓世忠?我在生時已經將佢哋屈成「會激嬲金國的抽水王」,抹黑佢哋支持者做「雙失廢青」就搞掂。只需要將「抗金」份子抹黑成「暴徒」及「搞獨立的野心家」,民間輿論就是你的。宋人怕事,大家都對「譴責暴力」特別支持。

「中原」人的特點是無獨立及批判性思考能力。所以如果我返生落香港搞政治,撐起現代的黃傘,你哋村民一様會大讚我係用「文化監暴」。俾我秦檜再呃你多次,又有幾難?

另見

註解

除非另有註明,否則社區內容均使用CC-BY-SA授權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