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屆立法會延任爭議」始於2020年7月31日,行政長官林鄭月娥武漢肺炎疫情為由,將2020年立法會選舉押後一年舉行,中共全國人大常委會通過第六屆(即現屆)立法會「繼續履職」不少於一年。有關安排引起泛民主派立法會議員應否「總辭」之討論,去留雙方分歧之大,觸發2019年《逃犯條例》修訂風波爆發抗爭運動以來面臨最大的分裂危機。

背景

2020年7月31日,行政長官林鄭月娥武漢肺炎疫情為由,將原定9月6日舉行的立法會選舉,押後一年至明年9月5日。[1]稍後全國人大常委會通過第六屆(即現屆)立法會由9月30日起繼續履職「不少於一年」,不設限期,直至下屆選舉為止,而第七屆立法會任期維持四年,同時港府表明所有現屆立法會議員可繼續留任,無須重新宣誓。[2]

由於取消選舉一事本已令人懷疑是北京藉剝奪市民選舉權「永續」現時議會建制派壟斷局面,人大「延任」決定更令人質疑此年任期的正當性。不少人認為是1997年北京終止原立法局議員過渡的「臨立會」翻版,議員之位亦應視為由人大「委任」,因此促請全體民主派以「總辭」回應。不過亦有人認為如民主派全數自絕於議會,北京將可予取予攜,連須三分之二議員通過的「惡法」亦無法抵抗。由於去留與否各有利弊,政圈及網上均掀起史無前例的爭論。[3][4]

網民討論

建制出口術留泛民

泛民自行商討「傾向留守」引爆質疑

8月17日,民主派會面後發新聞稿,指各方對民主派去留都分別詳細舖陳,議員亦多番商討,今早再次碰面,結果「大多數議員」傾向留守議會戰線。但新聞稿無提及「大多數」,確實是有那些黨派或議員傾向留任,那些傾向杯葛。[5]有關討論結果令原本已十分激烈的討論更見白熱化,支持「總辭」一方怒斥泛民戀棧議席,欲以協商方式作決定亦非民主所為,最低限度應以早前初選模式的公投收集民意。一時間雙方勢成水火,抗爭運動面臨去年6月以來最大的分裂危機。[6][7][8][9][10]

陳志全朱凱迪表態杯葛

[11][12]

民主黨稱按民調定去留

[13][14]

民調正反意見皆不過半 民主派留任

[1][2]

[3][4][5]

陳淑莊離任並退黨

[6][7]

[8][9]

相關條目

註解

除非另有註明,否則社區內容均使用CC-BY-SA授權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