籤潮》,改編自《花潮》,於2014年2月2日由環球膠報facebook專頁創作,內容描述深水埗桂林街在農曆新年期間的景象,並形容當時的深水埗桂林街為「桂林夜市」。

內容全文

深水埗有條桂林街。街旁就是高登商場。平時是一個毒撚聖地,農曆新年時是一個夜市,就叫桂林夜市。

高登商場在黃金商場上。有電腦,有手機,有相機,有耳筒,有PS4,有尿袋,有老翻,有毒撚。桂林街沿路,有很多電訊鋪,平時有一大群上網及收費電視推銷員阻路,很惹人反感,但一到農曆新年間,真是花團錦簇,變成一個夜市世界。

這幾天天氣特別好,夜市開得也正好,去夜市的網民也就最多。「咖喱魚蛋拂面來,無人不道吃串回」,facebook裏,高登裏,discuss上,instagram上,經常聽到有人問答:「你去吃桂林夜市沒有?」「我去過了。」或者說:「我正想去。」到了星期天,道路相逢,多爭說桂林夜市消息。一時之間,幾乎形成一種空氣,甚至是一種壓力,一種誘惑,如果誰沒有到桂林夜市吃串魚蛋,就好像是一大憾事,不得不擠時間,去湊個熱鬧。星期天,我們也去深木埗。不錯,一路同去桂林夜市的人可多著哩。離開了港鐵月台,電梯步步登上,接踵摩肩,人就更多了。出站向高處看,隔著密密層層的輕煙,只聞到一片串燒味,望不到邊際,真是,「桂林尚遠肉香來,漫天牛雜連雲開」。這時候,什麼M記啊,KFC啊,明將啊,喜喜喜喜啊……都挽不住網民。

大家都一口氣地攀到最高峰,淹沒在夜市的人浪黑影裏。後街一條大路,兩旁,四周,都是小販。人們坐在路上,走在路上,既望不見吞卜的警察,也看不見夜市外還有別的世界。臭豆腐炸得正盛,夾早了,還未炸好,夾晚了已經炸燶,「千串萬串牛雜串」,每塊牛肚都炫耀自己的鼎盛時代,每一塊牛膀都在微風中籤頭上顫抖著說出自己的喜悅。

「咖喱魚蛋拮無數,一條錦繡竹籤路」,是的,是一條竹籤巷,一條竹籤街,上天下地都是竹籤,可謂竹天籤地。可是,這些說法都不行,都不足以說出竹籤的動態,「百支竹籤怒插潮」,「發泡膠兜插如潮」,還是「籤潮」好。古人寫詩真有他的,善於說出要害,說出籤的氣勢。你不要亂拋垃圾,你靜下來,你看那一望無際的竹籤膠袋垃圾,「如錢塘潮夜澎湃」,有風,膠袋在動,無風,膠袋也潮水一般地動,在發泡膠燈光照射下,每一堆垃圾都有它自己的陰影,就彷彿多少波浪在大海上翻騰,你越看得出神,你就越感到這一片籤潮正在向天空向四面八方伸張,好像有一種生命力在不斷擴展。而且,你可以聽到牛雜胶剪的聲音,誰知道呢,也許是叫賣下的人語聲,也許是人叢中港女嗡嗡聲,也許什麼地方有朱主席的歌聲,還有什麼地方送來看桂林夜市人的路步聲,歌聲,笑聲……

這一切交織在一起,再加上風聲,天籟人籟,就如同海上午夜的潮聲。大家都是來看桂林夜市的,可是,這個桂林夜市到底怎麼看法?有人食飽了,揀個最好的地方坐下來看,不一會,又感到這裏不夠好,也許別個地方更好吧,於是站起來,既依依不捨,又滿懷向往,慢步移向別處去。多數人都在桂林街走來走去,這檔小販前看看,好,那檔小販前看看,也好,佇立在另一檔小販前仔細端詳一番,更好,看看,想想,再看看,再想想。有人很大方,只是駐足觀賞,有人貪心重口味,伸手牽過一團臭豆腐來搖搖,或者乾脆翹起鼻子一嗅,再嗅,甚至三嗅。「豆腐鬥臭乃如此,令人一臭千徘徊」。人們面對這綺麗的風光,真是徒喚奈何了。

老頭兒們來桂林夜市,一面看,一面自言自語,或者嘴裏低吟著什麼。老媽媽來桂林夜市,扶著拐杖,牽著孫孫,很珍惜地買下一串,餵在自己孫子的口裡。MK們穿得黑9媽媽,污9糟糟,好像要參加什麼黑社會劈友聚會,不少人已經穿上紅色的襯衫,有的甚至是綢襯衫,有的甚至已是李彩華紅色小背心,好像紅封包已經來到他們身上,東張張,西望望,既看街頭小食,又看人,神氣得很。港女們,也都打扮得利利落落,很多人都穿著花衣花裙掛個Prada LV,好像要與人鬥貴爭妍,也有人戴了大眼仔,抹了點口紅,顯得像ET,可是,在這夜市世界裏,又叫人感到無所謂了。很自然地想起了《罪與佛》大碟《活佛Viva》歌中說的,「吃了豬肉便流淚,吃上了狗肉又離去,活著就像似輪迴著來又去」,真也有點形容過分,反而沒有真實感了。北泡小學生們,繫著漂亮的紅領巾,帶著朗誦腔來了,可是他們並沒有朗誦,即便有很誇張的朗誦比賽,也不朗誦了,被這一片沒頭沒腦的夜市驚呆了。低頭族們正調高了面部背對夜市自拍打卡,撐夜市的人又圍住了食署,出神地看小販叫賣。喜歡照像的人,抱著單反機跑來跑去,不知是照小食,還是照人,是怕人遮了小食,還是怕食物遮了人,還是要選一個最好的鏡頭,使如器材撚永遠伴著最貴的器材。有人在夜市喝茶,有人在夜市下彈琴,有人在花下下象棋,有人在花下打橋牌。高登四季如春,四季有小食,可是不管喜喜喜喜也罷,龍津也罷,陳記也罷,津津也罷,都沒有桂林夜市這樣幸運,有這麼多人,這樣熱熱鬧鬧地來訪它,來賞它,這樣興致勃勃地來趕這個夜市的季節。還有明將壽司什麼的,目前也還開市,在這附近,就有幾檔糖水鋪正開,「猩紅鸚綠雪糕球,價貴乏味咪要求」,顯得冷冷落落地呆在一旁,並沒有誰去理睬。在這桂林街街頭,可以吃糖水和粉麵,可以看港女和MK,可是這時候,大家都在看夜市,什麼也顧不得了。

看著看著,實在也有點疲乏,找個地方坐下來休息一下吧,哪裏沒有人?都是人。坐在一群看夜市人旁邊,無意中聽人家談論,猜想他們大概是哪個page的粉絲。他們正在談論:

一個道:「肥仔黎話佢仲喺桂林夜市,條PK一定食到肥頭耷耳。」

一個說:「喂你睇佢又俾人鬧佢虐畜!」

另一個吟道:「再咁落去,食環好快做嘢。」

又一個說:「年年都俾人凶返轉頭,做下樣啫。」

一個青年人搶過去說:「喂唔係呀,收到風今次真係會拉人!」

一個人回答:「搞到超Dirty,係時候要還啦。我覺得食環要做啲做嘢啦。」

一個人不等他說完就接上去:「好是好,還不如鄺俊宇《我們的香港夜市》的一句『這就是我小時候喜愛的味道。』,有共嗚。」

有一個人一直不說話,人家問他,他說:「天何言哉,四時興焉,萬物生焉,天何言哉。魚蛋無言,下自成蹊。你哋睇,粒魚蛋並沒有說話,可是大家都被吸引來了,這是人情味。你又睇下YouTube嗰兜蘿蔔糕……」

我也沒有說話。想起泰山高處有人在懸崖上刻了四個大字:「予欲無言」,其實也甚是多事。

回家的路上,還是聽到很多人紛紛議論。

有人說:「今年的夜市,比去年難食,去年,比前年好。」

有人說:「夜市食得好,今夜睡夢好,明天工作好。」

有人說:「明天通識科,給學生出題目,有了辦法。」

有人說:「最好11點來夜市,迎風帶露的魚蛋,會更好美。」

有人說:「今晚再來夜市,再不來就完了。」

有人說:「不怕夜市冇,明年夜市更好。」

好一個「明年夜市更好」。我一面走看,一面聽人家說著,自己也默念著這樣兩句話:

點解台灣有市林夜市,點解香港冇桂林夜市?

相關條目

註解

外部連結

除非另有註明,否則社區內容均使用CC-BY-SA授權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