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撚(Christard),亦稱為耶膠,本是網上非基督徒恥笑基督徒的用詞。但2012年左右,卻開始被一些開明派基督徒使用,以形容一些盲從教內權威,實際上做出違背聖經和耶穌教導的基督教天主教徒。

本義

「耶撚」一詞本起源於高登討論區,是該討論區「XX撚」文化之一。早年基督徒圈子基本上認為粗口有性暗示,與及對他人有侮辱成份,普遍嚴禁講粗口。而高登仔用粗口來形容他們,令他們無從辯駁,而達致快感。[1]

演化

2012年左右,「耶撚」一詞開始在基督徒圈子內運用。如何普及已是無從稽考,有可能是因為有些高登仔信了教,但「軟弱」的他們一時未能改掉講粗口的習慣,而把此詞引進教會。[2]另外亦有一些知名人士,例如倪匡黃毓民,他們信奉了基督教,卻保留講粗口的習慣[3],令「耶撚」一詞在教內生了根。

另外,香港回歸後,相對於香港天主教與中港政府對抗的立場[4],不少基督教高層卻認為這是「人棄我取」,在中華大地搶佔灘頭、傳道結果子[5]尋失羊[6]的好機會。他們開始熱衷與中央磨合,甚至拋棄一些信仰上應有的堅持[7],其過程令不少入世的基督教徒失望。

例如明光社充作道德塔利班先鋒,要求香港人(包含非教徒)跟從比歐美基督教國家更嚴謹的道德標準。另外林以諾牧師公然對同性戀者歧視[8]蘇穎智牧師在2008年立法會選舉為建制派參選者祝福[9]吳宗文牧師要求基督徒順從當權者等。[10]

這一切一切,令到一些入世而不熱衷於教會權位的基督徒,不以為然。他們認為這些「瞎子領瞎子」[11]的人的行為,比起講粗口更為有害。於是,他們開始以耶撚來稱呼這類人,與及他們的盲從者。

例如藝人高皓正,他在Facebook的言行被認為是充當基督教內道德塔利班的打手,亦普遍被形容為耶撚。[12]

網上文獻

耶能是怎樣煉成的?[13]

「撚文化」

高登有一「撚文化」,用來把人分類。喜歡報警的,叫「報警撚」;經常不安的,叫「不安撚」;經常妒忌他人的,叫「葡萄撚」。「撚」,一指陽具,也是普通話人字「ren」的諧音。所以,叫人「XX撚」,實際上並無貶義。而「耶撚」一語,則有所不同。自有新聞組討論區以來,基督徒就有不同的別名,例如「耶青」、「基基」。「基基」即「基督教基督徒」,用以區別「天基——天主教基督徒」,此名不帶貶義。而「耶青」則略帶貶義,耶青一語來自「耶教」,而耶教亦通「邪教」,是部份人對基督教的貶稱,然則,耶青亦帶貶義,指虔誠到走火入魔的信徒。當耶青遇上了高登,就順理成章產生「耶撚」一語,用以描述行為差劣、迷信盲從、走火入魔的基督徒。所以,讀者必須明白,耶撚是指某部份差劣之信徒,而非泛指基督徒。

本文旨在探討耶撚是怎樣煉成,但在探討之前,我們必先了解,所謂上樑不正下樑歪,對於信徒,我們不宜太苛責,就算是陳振聰,雖然其罪當誅,但念在他是一位初信,我等宜心存盼望,希望他真的能悔改。然而,我們要對教內領袖嚴厲,因為領袖才是塑造群體的人。有怎樣的領袖,就有怎樣的教會。且看基督教近年有甚麼活躍的意見領袖。

將「耶撚」發揚光大

令耶撚發揚光大的是誰?真正源頭很難說準,但近十年來最令人印象深刻的耶撚,蔡志森可算是先驅。蔡志森乃香港基督教機構明光社的總幹事,他在 2007 年中大學生報淫審事件嶄露頭角,以極保守的性觀念令香港人譁然,始得「性戰沙皇」、「道德塔利班」等稱號。之後,他斷斷續續發表關於婚前性行為、同性戀的言論,均非常保守,惹來教內外不少批評。基督教被外界視為性抑壓群體,蔡志森「應記一功」。

除蔡志森之外,極力反同性戀的,還有播道會恩福堂的蘇穎智。蘇穎智於修訂「家暴條例」時,曾稱同性戀會帶來「養鴨一族」,此論令同志群體及其他市民都大為震驚和憤怒。此外,蘇穎智亦是今年 113「愛家共融祈禱音樂會」的牽頭人,率五萬教眾反對反歧視。除此之外,蘇穎智亦有過人的眼光,曾替陳茂波梁美芬等拉票。蘇的教會在耶教擁一萬教眾,堪稱一方之雄,舉足輕重。其親建制、反同性戀的立場,對整個耶教甚有影響力。

要數教內舉足輕重的教牧,不得不提林以諾吳宗文二人。林以諾曾將同性戀與吸毒者、賭徒及癌病等相提並論。他經常向名人傳教,在陳志雲上庭時陪伴左右,又替陳振聰洗禮,陪他出庭。早前他又訪問梁振英,有借機為他抬轎之嫌。最近,林又被揭出和李偲嫣有關。李偲嫣當總編輯的《愛家周報》,正是由林以諾作義務董事的「飛躍網絡國際有限公司」出版。再追下去,原來李偲嫣又隸屬梁美芬。林以諾的事蹟甚多,不能盡錄,以上數例,請讀者自行判斷其人。

吳宗文為播道會港福堂牧師。 他曾呼籲以白票反對五區公投,又撰文批評佔領中環,又指出信徒應順服掌權者,更指若有違法的教徒,應除去他們的教會會籍。吳多番發表維穩言論,和他教會之處境,不無關係。他的會址位於金鐘,又被稱為富貴教會,有名人如鄭秀文梁錦松黃仁龍等,其人脈之廣,能達香港管治階層,吳宗文的維穩言論,極有媚共之嫌。

小結

數了幾個當今教內領袖,談過他們丁點「豐功偉蹟」,先小結一下,這些耶撚有甚麼共通。姑勿論他們代表誰,但對社會來說,他們就是教內的意見領袖。本來,基督教是宣揚和平的,和政府合作,達至政通人和並無不可。但觀當今政權,不但乏善可陳,而且劣跡斑斑,將香港引以為傲的法治、人權逐一斷送。而這班教會領袖,他們提出一些親建制的言論、或處處為權柄護航,不但遠離《聖經》之教導,更是趨炎附勢,靠攏政權之舉,有違基督教堅守真理,不畏強權的精神。更嚴重的是,不細究原由的人,就會以為基督徒都是這樣想,間接令基督蒙羞。所以這些教牧,絕對堪稱為耶撚。

究竟,耶撚是怎樣煉成的?

以下,我們必須問,為甚麼教會會變成這樣?是甚麼扭曲了,令原本(應該)一片赤誠的牧師,踏上耶撚之路?有人說,他們根本是為了錢,是把瑪門(即財利)當成主了。在下不同意這樣的說法。知道自己是壞蛋的人,不會壞到哪裡去;唯有以為自己代表正義、代表真理的人,才會因愛之名,做出種種惡事。對,唯有把自己當成真理的化身,才能把邪惡進行到底。

耶撚,就是奉主之名煉成的。香港的基督新教,以福音派為主流,而所謂福音派,最重視的,就是傳福音。而所謂傳福音,就是把一個人說服變成基督徒,手法很多,不在此細表。要把握機會傳福音,成為福音派最最最核心的信條,甚至說,福音派為了傳福音,做甚麼也可以。於是,他們努力和港共政府搞好關係,一來就避免了宗教打壓,教會可以繼續發展;二來,和政府關係好,在公共場合傳教,也來得容易。至少,青關會去搞法輪功,而不是搞崇拜;三來,和港共關係好,大陸的福音之門,就大大打開。為了傳教的機會,他們可以去到很盡,甚至要他們做一些很維穩的事,也在所不辭。

領袖對政權獻媚,對教眾宣講順從之道,一味要大家聽話,聽話就蒙上帝的賜福。耶教徒,誠如《聖經》所說,純得像綿羊。教會怎說,他們就聽。領袖說了要順服,教眾就起來跟,外人說的閒話,他們當迫逼,愈迫逼愈歡喜愈團結,成為了盲信的耶撚。

註解

  1. 高登討論區:[耶拎變態心理大全]點解高登d耶拎會咁介意人地叫佢耶,6/21/2011
  2. 高登討論區:[耶拎] 作為一名耶拎 我應該點樣係高登生存
  3. 基督教善樂堂林國璋牧師 曾勸黃毓民別講粗口,12 17, 2008
  4. 香港教區榮休主教陳日君不斷說出非議大陸中央的言行;羅國輝神父指地產霸權李嘉誠為「食人的魔鬼」,這種言行在基督新教高層的圈子中幾乎不存在
  5. 在聖經裏,有許多處用「結果子」的比喻來形容生命的表顯:「你們多結果子,我父就因此得榮耀」(約十五8)
  6. “你們中間誰有一百隻羊失去一隻,不把這九十九隻撇在曠野,去找那失去的羊,直到找著呢?"路加福音15:4
  7. 例如同意黨中央的無神論、弱化平反六四立場,與及無視中國內地的腐敗及違反人權的事件
  8. 林以諾#直斥同性戀
  9. 蘇穎智#2008年立法會選舉
  10. 吳宗文#空票反「五區公投」
  11. “任憑他們罷,他們是瞎眼領路的,若是瞎子領瞎子,兩個人都要掉在坑裏。”(馬太福音五:14)
  12. 香港人網:新掘起維穩耶撚高主教 高皓正勸港人不要抗爭少怨恨
  13. 熱血時報:耶能是怎樣煉成的?

外部連結

除非另有註明,否則社區內容均使用CC-BY-SA授權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