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DOM


自由閪」,出自《逃犯條例》修訂風波期間,在2019年6月12日一名合副裝備警員挑釁商場內的市民的說話。其後引發網民大量創作和文章深究。更衍生潮語「自由hi」[1]

出處

2019年6月12日,原訂《逃犯條例》修訂於立法會進行二讀,後演變成佔領及大規模警民衝突。當時多名全副裝備的警察追打示威者,示威者躲避至商場內,而一眾警察則在商場玻璃門外,其中一名警察叫囂,挑釁商場內的市民。片段上載時配上的字幕為「出黎啦!屌你老母!自由閪!」

歡迎Backup CC Subtitles 香港警察「速龍小隊」精彩表現 protest anti-extradition Highlight of Hong Kong Police-1

歡迎Backup CC Subtitles 香港警察「速龍小隊」精彩表現 protest anti-extradition Highlight of Hong Kong Police-1

由於「自由閪」此詞太有創意,又隱含警員敵視自由,只顧服從命令而對追求自由的鄙視,因此引發網民各種創作,包括實體創作如T-shirt。

是「自由閪」還是「豬閪」

有關片段,除了聽到是「自由閪」,也有網民指自己聽到「豬閪」,加上「自由閪」這樣的組詞罕有獨特,而且警員說出這樣的話,當時很多網民也難以置信,究竟是「自由閪」還是「豬閪」,成為了網民爭議小插曲。

6月20日,有網民以聲音頻譜跟有關詞語的合成語音頻譜做對比,指警員當時應在叫囂「豬閪」,又引述獲當時拍攝影片的《立場新聞》記者林彥邦確認,現場聽到該名警員說的是「豬」。[2]

不過,第二日,粵典創辦人擇言在網上(Facebook、Medium)撰文指出,不應該用不同性別和年齡層的清晰合成錄音去跟充滿雜音的現場錄音做比較,也不應該單憑肉眼比對頻譜去下定論。擇言以正統方法做一次語音頻譜分析。他用軟件先去除雜音,然後以傅立葉變換為每個音節分離構成音調,再以每個字的音韻特徵去分析,指出該警員當時應在叫囂「自由閪」。[3]

第三日,浸會大學文學院副院長黃良喜教授在網上撰文指出,把三個音節的「自由閪」說成像兩個音節的「豬閪」,是音節融合現象,例如日常港式粵語中把「收音機」說成像是「心機」,而把最末音節延長現象計算在內,該段錄音是有三個音節。黃教授也指,發音音高隨著氣流減弱,出現少許降低是有的,不過音高變化降得那麼低,正是「由」字的音調,不可能是「豬」字的發音效果,而且句末的「閪」字比前面的字的音高都高,如果前面是「豬」字,除非是疑問句,否則是不可能的;黃教授最後也指出,在頻譜圖中,在「閪」字前面,用來分辨發了甚麼元音的共鳴峰變化複雜,反映是有兩個字而涉獵四個音段的「自由」。[4]

也有網友認為警員當時應在叫囂「豬油閪」。[5]

有香港網民認為「自由閪」這樣的詞語「太有創意」,難以理解會有警員會衝口而出這樣的詞語,並不太可能,有網上KOL指,以他作為教師過來人的經歷,並因為教師工作關係,認識不少警察,每年觀察到警察的心態變化,他指出2003年七一後,多少年來,政府下了多少工夫,做了多少中國交流,不是白做的。[6]有網民指,公務員事務局近幾年都狂推國情班,有班號,畢業會有Whatsapp群組保持聯絡,表面閒話家常或世界時事,還會定期飲茶貫水BBQ,其實每個群組入面都安插了線眼紀錄言論表現,散播親共親中者有着數,升得快,有筍位。升得高那些都是深,一般卧底通過不了這關,只能一世留在中下層。[7]在中國,對自由並不是天然肯定,有些中國網民見到文章講自由就直接不想看,也有想追求自由的中國網民找理由自我辯解自由並不是壞東西。

創作

原創 自由閪-0

原創 自由閪-0

相關條目

註解

除非特別說明,社區內容使用CC-BY-SA 授權許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