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網絡大典

特色條目、特色圖片正在進行候選提名及投票,獲選的將會於網典首頁中展示,歡迎大家參與!

了解更多

香港網絡大典
Advertisement
香港網絡大典

荷蘭三棍客是一則源於中國大陸的假新聞,講述2012年歐洲國家盃荷蘭與葡萄牙對賽後,隊中的洛賓、雲佩斯和亨特拉爾在更衣室打鬥,其中以亨特拉爾一句「給我打,把他往死裡打」最為知名。後多次被轉載至高登,並把文中主角改作其他隊伍的球員。

原文

前荷蘭隊長雲邦美在接受荷蘭足球報訪問中,炮轟洛賓和雲佩斯等人,稱他們就是荷蘭更衣室的毒瘤。

雲邦美談到:「如果你作為球隊隊長,你本應該感到高興因為這是一種榮譽,你可以帶領你的球隊不斷前進,你就是球隊領袖,但是我從來沒有享受過這樣的待遇,球隊有太多超級球星他們踢球都是以我為主,更衣室經常發生矛盾,開始我還試著去阻止,後來他們直接叫我閉嘴,我根本感覺不到自己就是隊長。」

雲邦美:「在球隊洛賓常常痛罵一些年輕球員,這在正常不過了,不過也有球員被激怒的時候,記得在一場熱身賽中場休息的時候,洛賓上半場踢得很不自在,回到更衣室用水瓶怒砸一位才進國家隊的球員,當時很多隊友都已經無法容忍洛賓的所作所為,在加上那些常被他欺辱的球員無法阻止一幕發生了,至少有10人群毆了洛賓,你可以想像被10人群毆的滋味,在一旁的亨特拉爾更是拍手叫好,不停大喊:『給我打,把他往死裡打!』當時雲佩斯、史奈達這兩位大佬並沒有參與這次毆鬥,他們也沒有阻止好像一切與他兩無關。」

雲邦美:「當發生那件事情後,洛賓的更衣櫃多了一根鐵棍,我想他是用來防身吧,在2012年歐洲杯洛賓正是用這根鐵棍報復了亨特拉爾,在最後一場對陣葡萄牙比賽結束後,全隊回到更衣室,亨特拉爾諷刺性說道:『英超最佳球員,明天我們就要回家了。』」

「雲佩斯臉色僵硬但並沒有回應什麼,只是默默的走出更衣室,這不像雲佩斯的性格,果然在雲佩斯再次回到更衣室的時候手裡握著一根木棍,在亨特拉爾毫無防備的情況一棍打下,亨特拉爾挨那一下著實不輕,趴在地上痛苦的抬頭才看到是打他那人正是雲佩斯,不等亨特拉爾起身,雲佩斯又是一頓亂棍爆打,亨特拉爾在地上滿地打滾不停求饒,在一旁的洛賓可不會放過這樣的機會不斷說道:『洛賓,打狗,用力打,往死裡給我打,打狗怎能少了我。 』」

「洛賓的防身鐵棍終於派上了用場,可惜一棍下去亨特拉爾就昏死了過去,打的興起的雲佩斯怒了,朝著洛賓吼道:『這下還還怎麼打,你該滾一邊去!』洛賓也不甘示弱:『你在說一遍,有種你重複一遍!』雲佩斯沒有在回應洛賓什麼,如果洛賓手上沒有鐵棍那麼他們肯定會打起來。當時我身邊的隊醫嘴裡不停的說:『瘋了,瘋了,都已經瘋了。』」

網民衍生改版

日本隊

2018年世界盃日本隊十六強2:3敗給比利時出局,離開時將更衣室打掃得一乾二淨,並留下俄文字條「感謝」(Спасибо)。LIHKG會員將潮文改成日本隊打掃的故事。[1]

現任日本隊長長谷部誠在接受日本足球報訪問中,盛讚乾貴士和吉田麻也等人,稱他們就是日本更衣室的威猛先生。

長谷部誠談到:「如果你作為球隊的清潔隊目,你本應該感到高興因為這是一種榮譽,你可以帶領你的球隊不斷清潔全世界的更衣室,你就是球隊領袖,但是我從來沒有享受過這樣的待遇,球隊有太多超級掃把星,他們清潔時都是不分你我,更衣室十分和諧,開始我還試著去一起打掃,後來他們直接叫我休息,我根本感覺不到自己就是清潔隊目。」

長谷部誠:「在球隊乾貴士常常鼓勵一些年輕球員於賽後打掃更衣室,這再正常不過了,時常也有球員被他感染的時候,記得在一場熱身賽中場休息的時候,乾貴士上半場踢得很不自在,回到更衣室刷子怒刷他腳下的地板,當時很多隊友都已經十分欣賞乾貴士的所作所為,在加上那些常被他鼓勵的球員,無法阻止一幕發生了,至少有10人協助了乾貴士刷地板,你能想像十多人一起打掃的畫面嗎?在一旁的川島永嗣更是拍手叫好,不停大喊:『給我掃,給我往死裡掃!』」 當時本田圭佑、岡崎慎司這兩位大佬並沒有參與這次打掃,他們也沒有阻止,好像一切與他倆無關。」

長谷部誠:「當發生那件事情後,乾貴士的更衣櫃多了一根掃把,我想他是用來掃地吧,在2018年世界杯乾貴士正是用這根掃把清潔了俄羅斯的更衣室,在最後一場對陣比利時比賽結束後,全隊回到更衣室,本田圭佑低著頭遺憾地說道:『亞洲最佳清道夫,明天我們就要回家了。』」

「吉田麻也臉色僵硬但並沒有回應什麼,只是默默地走出更衣室,這不像吉田麻也的性格,果然在吉田麻也再次回到更衣室的時候手裡握著一根掃把,在本田圭佑毫無防備的情況開始打掃,本田圭佑淪為輸掉比賽的罪人,打擊著實不輕,坐在椅上痛苦地抬頭才看到替他打掃那人正是吉田麻也,不等本田圭佑起身,吉田麻也又是一頓狂風掃落葉,本田圭佑在椅上,淚珠在眼眶裡打滾,不停感激吉田麻也,在一旁的乾貴士可不會放過這樣的機會不斷說道:『吉田,打掃,用力掃,往死裡給我掃,打掃怎能少了我。』」

「乾貴士的防身掃把終於派上了用場,可惜一棍下去本田圭佑的更衣櫃就已經一塵不染,連掃把也打斷了。打掃得興起的吉田麻也怒了,朝著乾貴士吼道:『這下還還怎麼掃,你該滾一邊去!』乾貴士也不甘示弱:『你再掃一遍,有種你重複一遍!』吉田麻也沒有再回應乾貴士什麼,如果乾貴士手上還有掃把那麼他們肯定會繼續打掃起來。當時我身邊的清潔阿嬸嘴裡不停地說:『乾淨了,乾淨了,都已經乾淨了。』」

《逃犯條例》修訂風波

反送中運動期間,有LIHKG網民改編潮文諷刺香港政府官員。[2]

政務司司長張建宗在接受國際媒體訪問中,炮轟鄭若驊鄧炳強等人,稱他們就是特區政府的毒瘤。

張建宗談到:「如果你作為政務司司長,你本應該感到高興因為這是一種榮譽,你可以帶領你的團隊不斷前進,你就是政府第二把交椅,但是我從來沒有享受過這樣的待遇,政府有太多蠢人他們辦事都是以我為主,行政會議經常發生矛盾,開始我還試著去阻止,後來他們直接叫我閉嘴,我根本感覺不到自己就是司長。」

張建宗:「在會議鄧炳強常常痛罵其他官員,這再正常不過了,不過也有官員被激怒的時候,記得在中大攻防戰休息的時候,鄧炳強指揮得很不自在,回到指揮部用水瓶怒砸一位才進速龍的警員,當時在場的很多官員都已經無法容忍鄧炳強的所作所為,在加上那些常被他欺辱的警察無法阻止一幕發生了,至少有10人群毆了鄧炳強,你可以想像被10人群毆的滋味,在一旁的鄭若驊更是拍手叫好,不停大喊:『給我打,把他往死裡打!』當時劉江華李家超這兩位大佬並沒有參與這次毆鬥,他們也沒有阻止好像一切與他兩無關。」

張建宗:「當發生那件事情後,鄧炳強的辦公室多了一根榮譽警棍,我想他是用來防身吧,在11月中鄧炳強正是用這根警棍報復了鄭若驊,在美國參議院通過人權法案後,全員回到政總,鄭若驊諷刺性說道:『全級第一,明天我們的資產就要回家了。』」

林鄭月娥臉色僵硬但並沒有回應什麼,只是默默的走出會議室,這不像她的性格,果然在林鄭再次回到會議室的時候手裡握著一根木棍,在鄭若驊毫無防備的情況一棍打下,鄭若驊挨那一下著實不輕,趴在地上痛苦的抬頭才看到是打他那人正是林鄭,不等鄭若驊起身,林鄭又是一頓亂棍爆打,鄭若驊在地上滿地打滾不停求饒,在一旁的鄧炳強可不會放過這樣的機會不斷說道:『林鄭,打狗,用力打,往死裡給我打,打狗怎能少了我。 』」

「鄧炳強的警棍終於派上了用場,可惜一棍下去鄭若驊就脫臼昏死了過去,打得興起的林鄭怒了,朝著鄧炳強吼道:『這下還還怎麼打,你該滾一邊去!』鄧炳強也不甘示弱:『你再說一遍,有種你重複一遍!』林鄭沒有再回應什麼,如果鄧炳強手上沒有警棍那麼他們肯定會打起來。當時我身邊的官員嘴裡不停的說:『瘋了,瘋了,都已經瘋了。』」

出乎意料地,當晚政務司司長辦公室Facebook專頁竟然親自回應此潮文,指「有關內容完全捏造,非常無聊」。[3]有網民表示,政府高層在民怨沸騰之際竟然會花時間回應一篇潮文,此事相比創作潮文更為無聊。

民建聯

2019年區議會選舉後,有LIHKG網民改編潮文諷刺民建聯[4]

民建聯主席李慧琼在接受國際媒體訪問中,炮轟周浩鼎和陳克勤等人,稱他們就是建制派的毒瘤。

李慧琼談到:「如果你作為民建聯主席,你本應該感到高興因為這是一種榮譽,你可以帶領你的團隊不斷前進,你就是建制領袖,但是我從來沒有享受過這樣的待遇,黨內有太多蠢人他們辦事都是以我為主,中委會經常發生矛盾,開始我還試著去阻止,後來他們直接叫我閉嘴,我根本感覺不到自己就是主席。」

李慧琼:「在會議周浩鼎常常痛罵其他議員,這再正常不過了,不過也有議員被激怒的時候,記得在區議會選舉的時候,周浩鼎選得很不自在,回到總部用水瓶怒砸一位才進民建聯的社區主任,當時在場的很多議員都已經無法容忍周浩鼎的所作所為,在加上那些常被他欺辱的社區主任無法阻止一幕發生了,至少有10人群毆了周浩鼎,你可以想像被10人群毆的滋味,在一旁的梁志祥更是拍手叫好,不停大喊:『給我打,把他往死裡打!』當時元秋、葛珮帆這兩位大佬並沒有參與這次毆鬥,他們也沒有阻止好像一切與他兩無關。」

李慧琼:「當發生那件事情後,周浩鼎的辦公室多了一根鐵棍,我想他是用來防身吧,在11月尾周浩鼎正是用這根警棍報復了梁志祥,在區議會選舉完結後,全員回到總部,梁志祥諷刺性說道:『Try our breast,明年立法會輸定了。』」

「陳克勤臉色僵硬但並沒有回應什麼,只是默默的走出會議室,這不像他的性格,果然在陳克勤再次回到會議室的時候手裡握著一根木棍,在梁志祥毫無防備的情況一棍打下,梁志祥挨那一下著實不輕,趴在地上痛苦的抬頭才看到是打他那人正是陳克勤,不等梁志祥起身,陳克勤又是一頓亂棍爆打,梁志祥在地上滿地打滾不停求饒,在一旁的周浩鼎可不會放過這樣的機會不斷說道:『陳克勤,打狗,用力打,往死裡給我打,打狗怎能少了我。 』」

「周浩鼎的警棍終於派上了用場,可惜一棍下去梁志祥就昏死了過去,打得興起的陳克勤怒了,朝著周浩鼎吼道:『這下還還怎麼打,你該滾一邊去!』周浩鼎也不甘示弱:『你再說一遍,有種你重複一遍!』陳克勤沒有再回應什麼,如果周浩鼎手上沒有鐵棍那麼他們肯定會打起來。當時我身邊的議員嘴裡不停的說:『瘋了,瘋了,都已經瘋了。』」

無綫電視

2021年,有LIHKG網民改編潮文諷刺TVB[5][6]

副總經理志偉在接受週刊訪問中,炮轟組藍和龜頭bob等人,稱他們就是大台更衣室的毒瘤。

志偉談到:「如果你作為副總經理,你本應該感到高興因為這是一種榮譽,你可以帶領大台不斷前進,你就是大台第二把交椅,但是我從來沒有享受過這樣的待遇,大台有太多超級明星他們演出都是以我為主,更衣室經常發生矛盾,開始我還試著去阻止,後來他們直接叫我閉嘴,我根本感覺不到自己就是經理。」

志偉:「在一廠組藍常常痛罵一些年輕演員,這在正常不過了,不過也有演員被激怒的時候,記得在第一集大綜藝中場休息的時候,組藍上半場演得很不自在,回到更衣室用水瓶怒砸一位才進大台的演員,當時很多演員都已經無法容忍組藍的所作所為,在加上那些常被他欺辱的演員無法阻止一幕發生了,至少有10人群毆了組藍,你可以想像被10人群毆的滋味,在一旁的龜頭bob更是拍手叫好,不停大喊:『給我打,把他往死裡打!』當時祥仔、新美這兩位大佬並沒有參與這次毆鬥,他們也沒有阻止好像一切與他兩無關。」

志偉:「當發生那件事情後,組藍的更衣櫃多了一根鐵棍,我想他是用來防身吧,在第二集組藍正是用這根鐵棍報復了龜頭bob,在第二集錄影結束後,全組回到更衣室,龜頭bob諷刺性說道:『首席創意官,明天我們就要回家了。』」

「組藍臉色僵硬但並沒有回應什麼,只是默默的走出更衣室,這不像組藍的性格,果然在組藍再次回到更衣室的時候手裡握著一根木棍,在龜頭bob毫無防備的情況一棍打下,龜頭bob挨那一下著實不輕,趴在地上痛苦的抬頭才看到是打他那人正是組藍,不等龜頭bob起身,組藍又是一頓亂棍爆打,龜頭bob在地上滿地打滾不停求饒,在一旁的祥仔可不會放過這樣的機會不斷說道:『組藍,打狗,用力打,往死裡給我打,打狗怎能少了我。 』」

「組藍的防身鐵棍終於派上了用場,可惜一棍下去龜頭bob就昏死了過去,打的興起的組藍怒了,朝著祥仔吼道:『這下還還怎麼打,你該滾一邊去!』祥仔也不甘示弱:『你在說一遍,有種你重複一遍!』組藍沒有在回應祥仔什麼,如果祥仔手上沒有鐵棍那麼他們肯定會打起來。當時我身邊的農夫嘴裡不停的說:『瘋了,瘋了,都已經瘋了。』」

中共高層

2021年,有LIHKG網民改編潮文諷刺中共[7]

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在接受環球時報訪問中,炮轟習近平和栗戰書等人,稱他們就是中國共產黨的毒瘤。

李克強談到:「如果你作為國務院總理,你本應該感到高興,因為這是一種榮譽,你可以帶領你的黨不斷前進,你就是黨的二把手,但是我從來沒有享受過這樣的待遇,黨有太多蠢人他們辦事都是以我為主,黨內經常發生矛盾,開始我還試著去阻止,後來他們直接叫我閉嘴,我根本感覺不到自己就是總理。」

李克強:「在黨內,習近平常常痛罵一些年輕黨員,這在正常不過了,不過也有黨員被激怒的時候,記得在一場北戴河會議休息的時候,習近平會議表現得很不自在,回到休息室用200斤麥子怒砸一位才剛進政治局的黨員,當時很多黨員都已經無法容忍習近平的所作所為,在加上那些常被他欺辱的黨員無法阻止一幕發生了,至少有10人群毆了習近平,你可以想像被10人群毆的滋味,在一旁的韓正更是拍手叫好,不停大喊:『給我打,把他往死裡打!』當時栗戰書、汪洋這兩位大佬並沒有參與這次毆鬥,他們也沒有阻止好像一切與他兩無關。」

李克強:「當發生那件事情後,習近平的辦公室多了一根鐵棍,我想他是用來防身吧,在2020年北戴河會議上,習近平正是用這根鐵棍報復了韓正,在美國正式制裁中港官員後,全黨正在北戴河會議商討對策,韓正諷刺性說道:『總加速師,明天我們就要亡黨了。』」

「栗戰書臉色僵硬但並沒有回應什麼,只是默默的走出會議室,這不像栗戰書的性格,果然在栗戰書再次回到會議室的時候手裡握著一根木棍,在韓正毫無防備的情況一棍打下,韓正挨那一下著實不輕,趴在地上痛苦的抬頭才看到是打他那人正是栗戰書,不等韓正起身,栗戰書又是一頓亂棍爆打,韓正在地上滿地打滾不停求饒,在一旁的習近平可不會放過這樣的機會不斷說道:『習近平,打狗,用力打,往死裡給我打,打狗怎能少了我。 』」

「習近平的防身鐵棍終於派上了用場,可惜一棍下去韓正就昏死了過去,打的興起的栗戰書怒了,朝著習近平吼道:『這下還還怎麼打,你該滾一邊去!』習近平也不甘示弱:『你在說一遍,有種你重複一遍!』栗戰書沒有在回應習近平什麼,如果習近平手上沒有鐵棍那麼他們肯定會打起來。

當時我身邊的黨醫嘴裡不停的說:『瘋了,瘋了,都已經瘋了。』」

MIRROR

2021年,有LIHKG會員將潮文改成主角為MIRROR的故事。[8]

MIRROR隊長Lokman在接受金電視雜誌訪問中,炮轟陳卓賢和姜濤等人,稱他們就是MIRROR更衣室的毒瘤。

Lokman談到:「如果你作為偶像團體隊長,你本應該感到高興因為這是一種榮譽,你可以帶領你的團體不斷前進,你就是團體領袖,但是我從來沒有享受過這樣的待遇,團體有太多超級巨星他們表演都是以我為主,更衣室經常發生矛盾,開始我還試著去阻止,後來他們直接叫我閉嘴,我根本感覺不到自己就是隊長。」

Lokman:「在隊中Ian常常痛罵一些年輕成員,這在正常不過了,不過也有成員被激怒的時候,記得在一場Chill Club演出中場休息的時候,Ian上半場表演得很不自在,回到更衣室用水瓶怒砸一位才進ViuTV的成員,當時很多隊友都已經無法容忍Ian的所作所為,在加上那些常被他欺辱的成員,無法阻止一幕發生了,至少有10人群毆了Ian,你可以想像被10人群毆的滋味,在一旁的Edan更是拍手叫好,不停大喊:『給我打,把他往死裡打!』當時姜濤、Jer這兩位大佬並沒有參與這次毆鬥,他們也沒有阻止好像一切與他兩無關。」

Lokman:「當發生那件事情後,Ian的更衣櫃多了一根鐵棍,我想他是用來防身吧,在2021年ONE & ALL Live 演唱會Ian正是用這根鐵棍報復了Edan,在最後一場九展的演出結束後,全隊回到更衣室,Edan諷刺性說道:『全港我最喜愛的男歌手,明天我們就要回家了。』」

「姜濤臉色僵硬但並沒有回應什麼,只是默默的走出更衣室,這不像姜濤的性格,果然在姜濤再次回到更衣室的時候手裡握著一根木棍,在Edan毫無防備的情況一棍打下,Edan挨那一下著實不輕,趴在地上痛苦的抬頭才看到是打他那人正是姜濤,不等Edan起身,姜濤又是一頓亂棍爆打,Edan在地上滿地打滾不停求饒,在一旁的Ian可不會放過這樣的機會不斷說道:『姜濤,打狗,用力打,往死裡給我打,打狗怎能少了我。 』」

「Ian的防身鐵棍終於派上了用場,可惜一棍下去Edan就昏死了過去,打的興起的姜濤怒了,朝著Ian吼道:『這下還還怎麼打,你該滾一邊去!』Ian也不甘示弱:『你在說一遍,有種你重複一遍!』姜濤沒有在回應Ian什麼,如果Ian手上沒有鐵棍那麼他們肯定會打起來。當時我身邊的魯暉嘴裡不停的說:『瘋了,瘋了,都已經瘋了。』」

ERROR

2021年,有LIHKG會員將潮文改成主角為ERROR的故事。[9]

ERROR隊長肥仔在接受NOW TV訪問中,炮轟吳保錡和193等人,稱他們就是VIUTV的毒瘤。

肥仔談到:「如果你作為偶像團體隊長,你本應該感到高興因為這是一種榮譽,你可以帶領你的團體不斷前進,你就是團體領袖,但是我從來沒有享受過這樣的待遇,團體有太多超級巨星他們表演都是以我為主,拍攝現場經常發生矛盾,開始我還試著去阻止,後來他們直接叫我閉嘴,我根本感覺不到自己就是隊長。」

肥仔:「在隊中保錡常常痛罵一些VIU職員,這在正常不過了,不過也有成員被激怒的時候,記得在一場拍攝Error 遊休息的時候,保錡上半場表演得很不自在,回到更衣室用水瓶怒砸一位才進ViuTV的職員,當時其他隊友都已經無法容忍保錡的所作所為,在加上那些常被他欺辱的成員,無法阻止一幕發生了,至少有10人群毆了保錡,你可以想像被10人群毆的滋味,在一旁的193更是拍手叫好,不停大喊:『給我打,把他往死裡打!』當時Mike導、呀Dee這兩位大佬並沒有參與這次毆鬥,他們也沒有阻止好像一切與他兩無關。」

肥仔:「當發生那件事情後,保錡的更衣櫃多了一根鐵棍,我想他是用來防身吧,在2021年自肥企畫保錡正是用這根鐵棍報復了193,在最後一集拍攝結束後,全隊回到更衣室,193諷刺性說道:『食沙律爆粗男歌手,明天我們就要返龜了。』」

「保錡臉色僵硬但並沒有回應什麼,只是默默的走出更衣室,這不像保錡的性格,果然在保錡再次回到更衣室的時候手裡握著一根木棍,在193毫無防備的情況一棍打下,193挨那一下著實不輕,趴在地上痛苦的抬頭才看到是打他那人正是保錡,不等193起身,保錡又是一頓亂棍爆打,193在地上滿地打滾不停求饒,在一旁的呀Dee可不會放過這樣的機會不斷說道:『呀Dee,打狗,用力打,往死裡給我打,打狗怎能少了我。 』」

「保錡的防身鐵棍終於派上了用場,可惜一棍下去193就昏死了過去,打的興起的保錡怒了,朝著呀Dee吼道:『這下還還怎麼打,你該滾一邊去!』呀Dee也不甘示弱:『你在說一遍,有種你重複一遍!』保錡沒有在回應呀Dee什麼,如果保錡手上沒有鐵棍那麼他們肯定會打起來。當時我身邊的Rain P 嘴裡不停的說:『瘋了,瘋了,都已經瘋了。』」

註解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