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DOM


觀塘(Kwun Tong),舊稱官塘,位於九龍半島東面,香港十八區之一。觀塘是東九龍最大的工業區,也有住宅大廈。著名建築物有apm及創紀之城等;裕民坊是區內舊式市集,近年開展重建計劃。

重建計劃中的收樓及影響為網民著目,民建聯立法會議員陳鑑林對此曾提出很多膠論,包括地下行車計劃,惹人發笑。[1]

主要分區

2009年事件

觀塘繞道非法賽車事件

2009年7月13日凌晨,警方於觀塘繞道截查非法賽車活動,設置路障,並截停數輛途經觀塘繞道的汽車,形成「人肉路障」。非法賽車份子發現路障,部份車手衝破路障,被徵用的汽車都被撞毀,事件中共有八輛汽車被毀,六人受傷。警方當場拘捕三名車手,另在觀塘偉業街及麗港城拘捕兩名車手,涉案車手被控「瘋狂駕駛」罪名。

涂謹申指出警方徵用車輛應在拯救人命及安全情況下進行,直斥警方設置「人肉路障」做法離譜。事件被各大報章以頭版刊登,網民大多批評警方的做法罔顧市民生命及財產安全,當時的香港警務處處長鄧竟成亦向公眾道歉。



中學生殘廁親熱事件

2009年10月中,youtube開始流行一段標題為標題為「觀塘某中學學生殘廁扑野被管理員發現」短片。短片中可見一名女保安員和兩名清潔工人在傷殘人士廁所外拍門,廁內人士初時不肯開門,過了約一分鐘,一名少女才手拿着香煙開門,但不讓保安員進入廁所,廁所內還有一名穿着白色背心和長褲青年,坐在放下廁板的馬桶上。

短片上載後立即引起各大討論區熱烈討論,並於10月13日於各大報章上報



觀塘撞胸阿叔

主條目:觀塘撞胸阿叔

觀塘撞胸阿叔,是指一名在2009年10月開始引起網民關注的「色狼」。此人經常在繁忙時間於觀塘區尋找「獵物」,故意撞向女性胸部,引起不少網民非議。

2009年11月9日,觀塘警區反三合會調查隊在觀塘翠屏北邨拘捕撞胸阿叔,並呼籲案中受害人與警方聯絡。最後撞胸阿叔被判入獄六個月。

2010年事件

中學夾手指欺凌事件

2010年6月20日,有高登會員開帖指,指因為看不過眼觀塘功樂官立中學的一名中一學生的雙重欺凌,更指她的弟弟也曾經受過校園欺凌。其後各高登會員製作改圖,最後事件續漸被登上各報章,轟動教育界。

2015年事件

美化後巷成「肉酸里」

2015年3月,政府計劃建設「聰明城市」,首炮活化觀塘後巷。香港理工大學賽馬會社會創新設計院學生為十八組美化後巷命名為「十八仝人」,各後巷以昔日傳統工業命名,如「乳酸里東」代表當年在該處設廠的益力多品牌,「打版里」反映恤衫廠縫製恤衫前要「打版製圖」等。[2]但項目尚未正式出台已惹來網民狂踩。

活化後巷工程於3月初啟動後,六條後巷美化工程陸續上馬,其中駿業街遊樂場旁的「乳酸里東」及apm商場後巷「打版里」、即觀塘消防局牆身被劃作塗鴉牆,當局邀請本地及海外藝術家創作,整個活化連相關活動耗資近百萬元,當中七十萬元作美化路面及資助部份塗鴉項目。

插畫家Kit Man早前路經發現不少塗鴉牆已近完工,但就被作品「嚇親」,他在facebook分享了一幅在apm後巷拍攝的作品,「政府用咗納稅人七十萬改善觀塘後街,就係畫呢啲……幻覺嚟㗎啫,嚇我唔到嘅,一定係未畫完」。[3]帖文引起迴響。團體「活在觀塘」亦在facebook轉載,質疑浪費公帑。有網民更戲稱「乳酸里」應改為「肉酸里」。[4]

有觀塘市民隨後展開一連串塗鴉抗爭行動,與地產霸權展開大鬥法。



2016年事件

「122」大塞車

2016年1月22日,在寒冷的周五傍晚下班時間,觀塘區的偉業街、觀塘道、鴻圖道、勵業街、駿業街、巧明街、開源道與興業街的工業區發生災難性大塞車。

網民指由美孚轉入呈祥道開始已出現塞車,形容車龍「郁都唔郁」。不少被困在車龍中的市民拍照上傳社交網站,有人表示早於下午3時許已開始塞車。有網民則稱下午4時30分下班時在九龍灣等車,直到晚上7時仍在巴士上,「天光上車天黑都落唔到車」,十分無奈。

有改搭港鐵的市民,拍下觀塘沿線車站的情況,直指搭港鐵一樣被塞爆。有網民張貼九龍灣及觀塘站的最新照片,可見連接港鐵站的天橋已人頭湧湧,人迫人下,有網民稱「連港鐵站口都睇唔到」,不知要等多久才能登車回家。[5]

對於在周五晚上觀塘出現的大塞車,原因眾說紛紜,其中有網民上載照片,指出開始塞車的原因,是因為一輛白色Benz,在約下午4時起停泊在興業街及敬業街交界,因被一輛貨櫃車撞到而導致交通癱瘓,其後車龍愈積愈多,未能疏導,令其他道路亦塞起來。

惟不少網民即反駁,一場延續逾5小時的車禍,根本沒有理由只由一輛車而造成,並反指逢星期五下班時間觀塘繞道都例牌塞車,惟當天剛巧天雨路滑,導致沿路出現多宗小車禍,加上天文台預告強勁寒流襲港,市民下班後趕著回家,重重原因交匯,才造成「蝴蝶效應」,即小時累積而釀成風暴,而觀塘的車龍蔓延開去,小塞車就變成了大塞車。

除了出入觀塘的市民深受塞車之苦,前往新界的市民更連巴士也不見一架。有網民表示大塞車下,巴士未能按時行駛,出現嚴重脫班情況,其中駛往大欖的巴士,更曾出現兩小時真空,令巴士站外擠滿候車人群。[6]



音樂噴泉撥款爭議

2014年12月,觀塘民政事務處於就音樂噴泉項目提出諮詢,諮詢內容中提及觀塘區會花半億在觀塘海濱興建「3D音樂噴泉」。東九龍社區關注組當時積極反對觀塘音樂噴泉計劃,並追問39位議員對有關計劃的立場,可是他們的答案卻醜態百出。[7]

2016年,「東九龍社區關注組」在區內訪問逾1,600名觀塘居民,發現有九成受訪者反對項目;關注組批評區議會黑箱作業,要求立法會財委會拉倒這項大白象工程。不過連同「3D音樂噴泉」的3個社區重點項目,都在2016年6月的工務小組獲得通過。

2016年7月12日,立法會財委會召開當屆會期最後8小時的會議,計劃通過12項議程,但由於議員拉布,開會6小時仍然只處理3項議程。結果,政府在會上提出調動議程,採取先易後難的原則,押後處理觀塘音樂噴泉、大埔林村許願廣場等社區重點項目撥款申請,需留待下屆會期重新處理。東九龍社區關注組在其fb專頁宣布其戰功。[8]



區內音樂勝地結業

2016年8月24日,表演場地Hidden Agenda(HA)正式宣布將於十月結業,把場地交還業主。[9]HA位於牛頭角工廈,2009年成立,在本地獨立音樂世界地位超然,其結業原因是被香港政府一直以「違反工業大廈用途」刁難HA。HA留言形容這是「有始有終」,稱雖然一直沒想到要放棄,但下半年確實要告一段落,沒有提及是否已覓得新場地。

HA之所以成為香港獨立音樂演出勝地,一方面它地點便利,另一方面是其限制不高,容許觀眾隨便吸煙飲酒,而且租金低廉,不設最低消費並不要求分拆門票收入,令演出樂團有更高的分成。雖然HA並非香港最具規模,器材最佳的演出場地,但亦吸引世界各地的獨立樂團專程前來演出。同時,HA亦孕育新一代獨立樂人,像地下出身的Supper Moment,成團之初也曾經在HA留下腳毛。

另一重點是,HA能容納約300觀眾,同類中小型Live House可謂絕無僅有。2015年,更有法國人親身到港,拍攝有關HA的記錄片,令此地變成香港文化旅遊的景點之一。

可是,香港政府的官僚作風,卻殺死了這家代表香港獨立音樂的地標。2010年,政府推出「活化工廈」政策,工廈租金飛升,當時HA場地的業主眼見利益在前,立即要求HA遷出以便物業讓地產商收購;及後,政府又以消防條例及酒牌等問題刁難HA,幾經抗爭後HA決定終止售賣酒精類飲品以防再「中招」。

自2009年起已兩度被迫遷的HA,原本租用大業街一幢工廈內的單位作為表演場地,但過去兩年慘遭多個政府部門巡查逾40次。近月HA再被地政署要求將單位回復成工業或貨倉用途,否則業主會被釘契。即使在各大傳媒及文化界出聲支持的情況下,HA仍最終宣告結業。有網媒認為,HA的結業不單對香港獨立音樂界造成無法估量的衝擊,亦標誌香港多年來文化政策,以至近年「活化工廈」的荒謬。

不少樂迷得悉HA再度停業都感到可惜,慨嘆失去一個能討論和欣賞外國獨立樂隊表演的場地,紛紛留言祝福HA盡快找到新場地重開,「香港又係文化沙漠,主流都係得啲流行曲,少人欣賞band rock,覺得係噪音,唔係音樂,紅館根本冇可能夠人開到Show」。[10]

有關改編歌曲

註解

外部連結

rv

除非特別說明,社區內容使用CC-BY-SA 授權許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