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cky Chan

窮飛龍可能和山卡啦鬧翻了,而Vicky Chan就是山卡啦。 --Ydog留言) 2012年11月28日 (三) 22:22 (UTC)

怪不得他刪了那蘋果日報的照片了,他有沒有要求提刪?其實真相是,山卡啦和陳歷恒鬧翻了。--湯米‧提思留言) 2012年11月29日 (四) 11:15 (UTC)
沒有提刪,事情可能和這裡有關。[1] --Ydog留言) 2012年11月29日 (四) 13:35 (UTC)
我都看到,我覺得陳歷恒,以及詞善機關,都有很大嫌疑。--湯米‧提思留言) 2012年11月29日 (四) 15:34 (UTC)

我一直有留意山卡啦的作品同專頁,但你們口中的Vicky Chan一定不是山卡啦,我有相為證 [2] 這是根據山卡啦專頁其中一本相簿的留言找到的。--(留言

看不通這兩幅圖有什麼意義,開一個空殼帳戶扮另一個身份有何困難?除非那個身份源遠流長,就增加可信性。不過Vicky Chan是不是出卡啦,不大重要,重要的是,他更換一些內容的動機。但直至目前為止,他的修改不算是大破壞,就由著他吧。 --Ydog留言) 2012年11月30日 (五) 05:22 (UTC)

Ydog所說「除非那個身份源遠流長,就增加可信性。」,根據我之前的連結,Vicky Chan 的facebook 戶口在「2009年8月28日」開始,距今已經3年多。加上這個戶口在山卡啦的專頁搗亂,更加證明Vicky Chan 不是山卡啦。另外,Ydog 在開始討論之初就說「窮飛龍可能和山卡啦鬧翻了,而Vicky Chan就是山卡啦。」。後來又說「不過Vicky Chan是不是出卡啦,不大重要」,那就不要一開始就作出「Vicky chan =山卡啦」的定論,這樣做會誤導參與討論的人。留言

算了吧,只要那Vicky Chan不再作修改,我懶理此事。至於那些改編歌詞界的文人相輕,互相不妥,我不了解也不想多加一腳。我就在此為我的大膽假設道歉,希望此事有望就此結束。 --Ydog留言) 2012年11月30日 (五) 07:43 (UTC)
我問過Vicky Chan,Vicky Chan不是「山卡啦」,而我在曾在facebook親身問過「山卡啦」;另外我亦嘗試問陳歷恒,發現他們描述的事件內容,和有關條目中的內容有矛盾。Vicky Chan的修改並非全錯,不過卻隱瞞了部分事實(也許可能怕有人覺得這樣的編輯會令雙方粉絲互指抹黑吧)。--湯米‧提思留言) 2012年12月1日 (六) 07:09 (UTC)

為什麼Vicky Chan可以不斷將我有證有據,有出處的條目刪除?請有關管理人處理,感謝。--pandaeyes留言

Vicky Chan再三將我提出證據的條文刪除,請有關管理人從速處理,感謝。。--pandaeyes留言)2012年12月23日 (日) 01:19 (UTC)
看來你們雙方都要冷靜一下。編輯戰無助解決問題。--湯米‧提思留言) 2012年12月23日 (日) 10:55 (UTC)

請不要再在條目中加入抹黑他人的內容

這條目是講「窮飛龍」的,希望大家更改前要根據事實及資料來源收錄,而不是加上一些抹黑他人,且沒有根據的內容。另外請Vicky Chan不要再開分身帳戶,否則見一個封一個。條目中有關失實內容已被移除,如果本條目再出現編輯戰,我們會考慮暫時作全保護處理。--湯米‧提思留言) 2012年12月23日 (日) 14:24 (UTC)

由於Vicky Chan多次開設分身帳戶,故決定延長封禁,另本條目連同「山卡啦」條目已被半保護,另Pandaeyes已被解封。--湯米‧提思留言) 2012年12月23日 (日) 16:38 (UTC)

編輯有關條目前請注意可供查證方針

最近有疑是「窮飛龍」的支持者在本條目加入一些涉嫌抹黑他人及毫無根據的內容,為此我們再三提醒編輯有關條目的人士,在編輯有關條目時,請確保條目的內容可供查證。任何杜撰內容將會被移除。--湯米‧提思留言) 2013年2月18日 (一) 16:13 (UTC)

團長身份

其實提一次已經足夠,用不用每一節都強調團長是陳歷恆? --Ydog留言) 2013年2月18日 (一) 17:03 (UTC)

其實我覺得可以另寫「陳歷恒」條目,因為「窮飛龍」並不等於陳歷恒。現在很多人都把「窮飛龍」和陳歷恒劃上等號。--湯米‧提思留言) 2013年2月19日 (二) 17:12 (UTC)
陳歷恆如沒有以自己名目行世及發表作品,這個倒沒有必要。我只是覺得,既然團長從沒變過,沒必要不斷強調重提,這樣有點個人崇拜及意圖洗腦的意味。 --Ydog留言) 2013年2月20日 (三) 07:50 (UTC)
我其實都已經起了少少底,原來陳歷恒曾經是Cream李蘊N'Gine的經理人。而N'Gine其中一首曲的MV在YouTube引起不少網民批評,主要都是對歌詞的負評。--湯米‧提思留言) 2013年2月20日 (三) 16:20 (UTC)

Cream李蘊N'Gine經理人公司一直都是輝煌娛樂,請問湯米‧提思從何報導知陳歷恒曾經是Cream李蘊N'Gine的經理人? 。--留言 2013年2月22日 (三) 02:11 (UTC)

陳歷恒是Cream李蘊N'Gine的音樂監製,其老闆是輝煌娛樂老闆Peter 趙。。--Pandaeyes留言) 2013年2月22日 (三) 12:47 (UTC)
Pandaeyes所言正是。N'gine樂隊有一首派台歌《砸界》,監製及填詞都是陳歷恒,在YouTube中一推出,有網民隨即批評有關歌詞生硬,網民在有關影片的評論已是證明。至於「Cream」的歌,包括《不可沒友》、《孖公仔》等,都是出自陳歷恒的手筆,大家只要Google一下就會一清二楚。--湯米‧提思留言) 2013年2月23日 (六) 15:57 (UTC)

有關團長陳歷恒的所作所為及前成員「山卡啦」的編輯

用戶「心曰」一再將團長陳歷恒的所作所為刪除,並刪除了所有前成員「山卡啦」與窮飛龍相關的事跡,我認為這是掩飾真相的行為,違反了「香港網典」為真相而編輯的原則,請有關管理員跟進。另外,用戶「心曰」在事件一項開設「LOU記Style」,由於與作品重疊,我在編輯時刪除了。--Pandaeyes留言) 2013年2月20日 (三) 14:56 (UTC)

事件已涉及有關網民現實中的利益,但這些人會比正式的商業機構更難纏,因為他們就是純靠網上創作搵食,一定會死保地頭。網典又是不是有必要去介入這些「商業糾紛」呢?大家好好想想。我建議是,誰意圖把火頭燒來網典,就ban了誰,要吵在其他地方吵過夠好了。 --Ydog留言) 2013年2月20日 (三) 08:05 (UTC)
網典作為一個如實報導的地方,又會不會為了某些人或組織的利益而將真相隱藏,隱惡揚善?以我所知網典有今日之地位,並非一朝一夕之事。如果網典要開倒車,回到沒有公信力的時代,豈不是很可惜嗎?Pandaeyes留言) 2013年2月20日 (三) 19:32 (UTC)
有心處理,但人手確實有限,如果吵得過份,各打五十大板實屬無奈之舉。 --Ydog留言) 2013年2月20日 (三) 13:09 (UTC)
「窮飛龍」黑材料已經愈揭愈多,恐怕條目的內容將會愈來愈長,改編歌詞部分會考慮由主條目分割。至於「心曰」的編輯,我會再觀察,如果他有做出涉及杜撰的行為,會考慮向他發出警告。--湯米‧提思留言) 2013年2月20日 (三) 16:26 (UTC)
我發覺又多了一個用戶「Fatdargon」,他在編輯「窮飛龍」條目時,並不是針對相關條目編輯,而是針對「山卡啦」來寫。究竟發生什麼事??Pandaeyes留言) 2013年2月21日 (四) 15:59 (UTC)

我們是不能過阻止別人來開帳戶編寫條目的,但如果明顯是分身,可以以此理由終止其一切在網典的活動。 --Ydog留言) 2013年2月21日 (四) 08:25 (UTC)

我修改了開段有關山卡啦內容, 因為開段形容他比形容任何現存隊員資料更詳細,這樣會令人奇怪! 若想看山卡啦, 就直接去山卡啦網絡大典看, 不用在窮飛龍裡看一位已不在存在會員! 我只怕人有利用窮飛龍知名度去增值其知名度!因此我將他的內容再簡潔! 「心曰」

用戶「心曰」的修改意圖很明顯吧,陳凱洋 (即「山卡啦」) 的確是「窮飛龍」前成員,你的修改刻意將這段歷史刪除。同時,又將團長陳歷恒的所作所為刪除,居心何在???Pandaeyes留言) 2013年2月22日 (五) 12:48 (UTC)

我沒有刪除陳凱洋 (即「山卡啦」) 「窮飛龍」前成員資料,只係將全件事簡潔,要看詳細可看回山卡啦。同時,也沒有將團長陳歷恒的行為刪除,只係你們總是加太多個人意見,不客觀,這地方是客觀之地,不宜加太多個人主觀意見。反之我不明為何不可以加Lou記Style的事在大典裡?我見其他人大典簡介都可以簡單介紹,而且我加的是之前沒有提過要點。另外很多網絡藝人也有賣廣告,窮飛龍只係參與過一次,而且那次主角是薑檸樂,但你們只針對窮飛龍。若如你所說窮飛龍變質,其實窮飛龍出道首年已出專欄,出碟,出書,出show,一開始已好商業了,現在只係多埋廣告,基本變化跟本不大,由開始已係商業。(心曰)(留言) 2013年2月22日 (五) 22:15 (UTC)

首先,「LOU記Style」已有條目收錄;其次就是「窮飛龍」條目本應以組織的角度來寫。不過近來「窮飛龍」和陳歷恒被劃上等號,就連最近有關《時凶ICQ》上報的報導,都是把陳歷恒稱呼為「窮飛龍」。其實這並不是甚麼令人奇怪的事,因此團長陳歷恒的所作所為也是屬於「窮飛龍」發展的一部分,當中的內容有很多都是可查證的,如今「心曰」刪除有關內容,難道是報喜不報憂嗎?--湯米‧提思留言) 2013年2月22日 (五) 15:08 (UTC)
「山卡啦」何時有用過真名「陳炳洋」創作流行歌詞?另外「山卡啦」是初期作詞實戰班的學生的言論……好像只有陳歷恒親口說過(我在facebook中亦親眼目睹),可信性成疑,不能查證,請恕我回退。另請「心曰」不要杜撰。--湯米‧提思留言) 2013年2月22日 (五) 16:06 (UTC)
對不起,首先對於「若如你所說窮飛龍變質,其實窮飛龍出道首年已出專欄,出碟,出書,出show,一開始已好商業了,現在只係多埋廣告,基本變化跟本不大,由開始已係商業。」這番言論,我並不認同。如果回看早期「窮飛龍」的報章、電台訪問,他們都表示自己不是「商業組織」,改詞只為了大家開開心心,這些訪問是「窮飛龍」整個團隊一起做的〈當時包括陳凱洋在內〉,可以翻查。至於將「窮飛龍」變成商業化組織,就是陳歷恒跟其他YOUTUBER 組織所謂「網絡藝人協會」開始。巧合地,這段時期正正是陳凱洋〈即「山卡啦」〉離開的時期。至於製作廣告,仔細留意一下,是整個「窮飛龍」團隊一起出鏡,還是團長陳歷恒一人露面?如果留意這一點,就會知道誰將「窮飛龍」商業化,誰將「窮飛龍」獨吞了。Pandaeyes留言) 2013年2月23日 (六) 11:56 (UTC)
很明顯是陳歷恒獨吞「窮飛龍」了,如果有留意最近LOU記薑檸樂的新片,就會知道「窮飛龍」和陳歷恒已被劃上了等號。連傳媒報導「窮飛龍」都只是提及團長,大家心照了。--湯米‧提思留言) 2013年2月23日 (六) 15:44 (UTC)
提醒一下,作為網典管理者不應有預設立場。可以提『報導「窮飛龍」都只是提及團長』這現象,但作出『陳歷恒獨吞「窮飛龍」的假設』是不智的。 --Ydog留言) 2013年2月23日 (六) 15:52 (UTC)
其實山卡啦曾經都懷疑陳歷恒獨吞「窮飛龍」,因為「窮飛龍」的facebook帳戶是由陳歷恒全權控制的,其他成員並不能用「窮飛龍」的facebook帳戶發佈內容。「窮飛龍」的填詞人,當中陳凱洋已改為獨立發展,而陳出亦已沒有在「窮飛龍」填詞了,基本上「窮飛龍」的主力填詞人只剩下陳歷恒。--湯米‧提思留言) 2013年2月23日 (六) 16:20 (UTC)

Pandaeyes似乎好斷片取義,只說製作廣告只有團長一人露面,便說將「窮飛龍」獨吞,但冇奶三部曲明明是其他隊員還多露面,而且以前一直係主音們多露面,唔通以前只有主音露面時就代表主音獨吞窮飛龍?這是什麼道理?這是客觀地方,放太多主觀點不是大典作風!另外我從無聽過看過以前窮飛龍說不是商業組識,Pandaeyes你說有聽過,請拿出證據,口講無憑。我只知窮飛龍首年已出專欄,出碟,出書,出show,憑什麼說不是商業組識?另外Tcshek從何聽到山卡啦說懷疑陳歷恒獨吞「窮飛龍」?請不要將太多個人意見放在這討論!你只聽一個離隊隊員講便當事實的全部,而不去問或聽其他現任隊員,這是很纙輯的嗎?窮飛龍現任成員都沒有投訴,為何一個外人成日處處說別人獨吞?喬布斯身前也成日只有他一人為蘋果上報,莫非會說喬布斯獨吞蘋果嗎?別人的事有別人處事方法!另外我之前也提過大典最奇怪是,為何介紹窮飛龍在大典開段時提一個離隊隊員還多過任何一位現任成員?因此我覺得山卡啦部份應刪減,特別「至於陳凱洋離開「窮飛龍」的原因,至今一直成疑。 」這句很無謂,亦沒人想知。首先我知窮飛龍從無公開公佈隊員幾時離隊,因此我不知從何引證山卡啦是2012年離隊?如果真要寫他離隊也應該由第一首他用山卡啦名義出的作品便已離隊!雖其他隊員間中也有個人作品,但山卡啦是比較奇怪一個。如果他不是從第一首作品用山卡啦名義便離隊,為何他要在仍是窮飛龍成員時,同時隱名埋姓另創作改詞?記住他在隊中時係叫陳凱洋而不是山卡啦。反觀其他隊員嚴琪,Sylvia,陳出都是用隊中相同稱呼另再出個人作品。這只會令我覺得山卡啦為人不光明正大,而給團長發現他所為,因此要他離隊,但我也不會這樣寫落去大典,因這是主觀!而且當初不是我在大典加上其他隊員近況,我真係以為窮飛龍只有山卡啦或團長,而且Pandaeyes之前的修改一直只主力主報導山卡啦一人,反令我覺得有偏私!另外窮飛龍裡有多少人仍在寫詞大家都不知,之前不是說過Sylvia也有寫詞,我見窮飛龍有些作詞作品她也有參與,因此Tcshek從何引證窮飛龍近作只有團長一人寫?Tcshek你又說陳出亦已沒有在「窮飛龍」填詞了,請問是從何報導過?Tcshek身為管理員為何這麼多個人觀點加上去?而且在窮飛龍首年在好多訪問也沒有見過陳出,反而山卡啦離隊後才見有陳出在訪問出現,加上亦聽過窮飛龍說成員不止現在的人數,好多團長學生也有可能是窮飛龍隱形成員。因此若窮飛龍創作時沒有列名個人名字,也有可能仍是雜體創作,我們絕對不宜加太多個人主觀,強說是團長個人創作。另外之前團長向前成員「山卡啦」挑戰那項,我曾刪除了山卡啦個名,因為圖中我真係只見到前成員三隻字,而沒有「山卡啦」名字,如果窮飛龍真的這麼多隱形成員,憑什麼說前成員就一定係山卡啦?唔肯定的事,寧願不寫才是正確。希望大典眾多管理員細看我一語一話再分析! 心曰)(留言) 2013年2月26日 (二) 05:41 (UTC) 還有補充,之前不知以上誰人偷偷修改了我之前的post,誣衊窮飛龍,說易帝之歌是窮飛龍偷了一夜成魔E首改詞自製MV,若真是窮飛龍偷了一夜成魔E自製MV,為何一夜成魔E會在高登親自post這mv?更寫明窮飛龍製作mv!請管理員嚴查搞事的人作出處分。

心曰)(留言) 2013年2月26日 (二) 06:23 (UTC)

我想我回應一下個人意見,網典只有兩個管理員,提思對此事有其個人立場,我不回應也不應該。
1. 提思作出陳歷恆獨吞窮飛龍的意見,我也認為不適合其管理員身份,已向他提出過意見。不過這論點只出現在討論頁之上,沒有在條目之中,希望不要過慮。
2. 「山卡啦」的確曾為窮飛龍一員,這是歷史,不應河蟹。正如劉志遠曾為樂隊Beyond成員一樣,不應因他離隊後走紅,就說他不曾存在。
3. 「山卡啦」離隊原因,從沒公開交待,「成疑」之說是成立的。反而一切沒網絡討論基礎的猜測原因,收錄價值才成疑問。「山卡啦」在窮飛龍期間,其活動記錄在窮飛龍條目,其實是沒問題的。反而離隊以後就不應記錄在此了。
4. 很多樂隊成員都以個人名目出作品,甚至和其他人合作。主要是,窮飛龍當時有沒有公開非議,表示反對?沒有的話,現在去說這樣做不對,那樣做不對,誰負了負,是秋後算帳。
5. 如我之前所說,「山卡啦」被河蟹,反而團長陳歷恆名字不斷地被提及,是有洗腦,「造」之嫌。
6. 網路河蟹者一向在網典,其品格會被看低一線。窮飛龍確有河蟹的行為,在網典記錄處於下風,是難免的。
7. 最後,Pandaeyes雖然偶有不妥,但他猶肯溝通,妥協。你一直不願意溝通,以個人意志使勁亂改,到如此被逼至牆角,才長篇大論叫屈。要說被懲罰,老實說,你被罰的可能性大很多。網典只有兩位管理員,如果連我也覺得你不能被容忍的話,誰也救不了你。總之,四個字,好自為之。自重! --Ydog留言) 2013年2月26日 (二) 03:57 (UTC)
請讓我回應一下「心曰」的留言:
1. 我在撰寫有關條目的時候,已經徵詢過「山卡啦」的意見,以及向他查證。
2. 我參考了高登的帖子,加上「山卡啦」給我的資料,已經證實「詞善機關」及「窮飛龍」都是由陳歷恒持有,絕不是捏造事實。
3. 至於陳歷恒獨吞「窮飛龍」的論點,當中有很多細節可以讓人看到,但從「窮飛龍」的推出歌曲模式上,以至是歌詞質量上的改變,其實已經反映了這點。陳歷恒就是要透過這種方式,務求令大家接受陳歷恒是「窮飛龍」,「窮飛龍」就是陳歷恒,那才可以令他得到名份。我明白有關言論可能會令某些人不滿,但基於NPOV原則,我不會把有關內容放在「窮飛龍」條目上。
4. 我透過「山卡啦」向同屬「窮飛龍」成員陳出查證過,證實陳出並無參與任何《無奶三部曲》的作詞工作。《無奶三部曲》全部出自陳歷恒的手筆,因此如果把這些改歌說成是由「窮飛龍」填詞,會令人誤以為《無奶三部曲》由整個「窮飛龍」組織填詞,是於理不合。
5. 至於「窮飛龍」的Sylvia,本身是負責改圖及剪片的。她有填詞,但只有《是是但但隨隨便便求求其其》。
6. 另外再次請「心曰」不要再在「窮飛龍」條目上加上抹黑「山卡啦」的內容,未經過查證的請不要加上去,再有杜撰的話,就會被查封。
--湯米‧提思留言) 2013年2月26日 (二) 13:16 (UTC)
剛收到消息,「山卡啦」已被證實他是被「窮飛龍」的團長趕走,而並非坊間指的自行離開。我相信口述應該沒有說服力,但有一首歌可以做證,稍後整理完會擴充。--湯米‧提思留言) 2013年2月26日 (二) 17:05 (UTC)
在「香港網絡大典」,任何人也可以編輯,只要有證有據,合乎事實就可以。眼看兩位管理員對用戶「心曰」作出回應,我作為有份編輯「窮飛龍」條目的用戶,也想對「心曰」作出回應
1. 有關「團長陳歷恒將「窮飛龍」獨吞」
回應:主唱者為幕前人,出鏡較多是正常不過的事。可是,陳歷恒作為幕後改詞人,卻不斷以「窮飛龍」的名義跟「薑檸樂」拍那些廣告,出鏡人前,造成「陳歷恒=窮飛龍」這個假象。在2012年有關「窮飛龍」訪問,已經較少看到以團隊形容出現。奇怪地,陳歷恒接受訪問時,卻自稱「窮飛龍」,可以看看2012年10月13日《蘋果日報》的〈喜愛夜蒲4:度橋私拍 深夜惡搞〉,陳歷恒怎樣介紹自己[3]。以上兩點,很難相信他不是將「窮飛龍」獨吞吧﹗
注:補充一點,報章內提及「今年有送給學民思潮的原創歌曲《思潮作動》」一項,《思潮作動》的作曲、填詞、編曲是黃安弘[4],但陳歷恒說這首歌是自己的原創歌曲送給學民思潮。
2. 有關「我只知窮飛龍首年已出專欄,出碟,出書,出show,憑什麼說不是商業組識?」
回應:根據資料,2010年4月出《窮飛龍》一曲,形成「窮飛龍」雛形,而出碟出書是2011年6月,兩者相距1年零2個月。憑什麼說「窮飛龍」一開始是商業組織?
3. 有關「這只會令我覺得山卡啦為人不光明正大,而給團長發現他所為,因此要他離隊,但我也不會這樣寫落去大典,因這是主觀!」
回應:你可以寫,之前你已經寫過山卡啦在facebook 鬧團長而被趕走,亦寫過山卡啦跟樂隊n'gine 合作而被趕走。不過很奇怪,《同是天涯羅樂林》在2011年4月16推出,但我在2011年8月8日的《經濟日報》中的〈惡搞封殺令〉及2011年8月14日的《太陽報》的〈改詞net人〉,兩份報章都見到「窮飛龍」團隊的訪問,當時還包括陳凱洋〈即山卡啦〉。看來你的指控不成立了。相反,正如之前我寫,陳歷恒是N'Gine 樂隊的音樂監製,如果你的指控屬實,應該在2011年4月將他趕走吧﹗
4.有關「我真係以為窮飛龍只有山卡啦或團長」
回應:沒錯,2010年至2011年下旬,當時「窮飛龍」只有兩個填詞人,一個是陳歷恒,另一個是陳凱洋〈即山卡啦〉,你可以看看上述兩則報導及2011年4月15日的《蘋果日報》〈窮飛龍「諷」出一條路〉。而陳凱洋是「窮飛龍」開創組織者之一,即使他已離隊,但其言論亦有相當參考性。
5.有關「加上亦聽過窮飛龍說成員不止現在的人數,好多團長學生也有可能是窮飛龍隱形成員。」
回應:看過2011年的Roadshow或2010至2011年下旬的「窮飛龍」訪問,當時的報導是5個人,分別是陳歷恒、陳凱洋、嚴祺、sylvia、陳子敏,另有一個主唱者阿麒則比較少報導。自陳凱洋離開後,陳出取代了他的位置。嚴格來說,「窮飛龍」一直處於5至6個人組織。現在,如果「窮飛龍」的歌詞備受讚賞,相信團長沒有學生成為「窮飛龍」隱形成員了。Pandaeyes留言) 2013年2月27日 (三) 03:15 (UTC)

上次我提及陳凱洋加入了網台,LOVED.HK, 居然會被人話抺黑佢,仲DELETE, 話有關陳凱洋的資料,應該去山卡啦個版留言。

其實好雙重標準,係頭段,名稱由來及發展沿革中,提及陳凱洋已有7次,提及山卡啦有5次,你們講就可以,我講又唔可以。加入了網台,LOVED.HK算是抺黑嗎?段落中都有講各會員的現況,而陳凱洋,山卡落的內容亦很多很豐富。

而如果有人話,有關陳凱洋的資料,應該去山卡啦個版留言,其實很多資料都應該不在這裡出現。

其實陳凱洋,有沒有公開他正式離開窮飛龍? 和那裡可以證實"山卡啦"是開創組織者之一? 窮飛龍的WIKIA,有大量山卡啦的資料,是否必要,及是否每次都要提陳凱洋時,又要提山卡啦, 及那一個階段開始,有關山卡啦的資料,應該放回山卡啦的WIKIA,因為很影響WIKIA的可讀性。

有人聲稱,親自問山卡啦,和私底下問過有關會員陳出有沒有為某隻作品填詞,在WIKIA裡面,是否接受這些行為作事實的依據?

如果有人可以親自問山卡啦,和私底下問過有關會員問題,而不親自問陳歷恒,又是怎麼原因? Fatdargon留言) 2013年3月2日 (六) 07:45 (UTC)

陳凱洋曾經是「窮飛龍」成員,及後已脫離「窮飛龍」,所以有關條目應該只收錄陳凱洋曾經是「窮飛龍」成員時的人事。另根據可供查證方針,任何條目都一定要有資料來源。我曾經向「山卡啦」查證有關條目部分內容之問題,並給予帖子連結作查證,因此有關「山卡啦」澄清的內容,是事實。至於為何沒有問陳歷恒?很簡單,因為如果問陳歷恒,陳歷恒一定不會講真話。他把別人的功勞說成是自己的(根據蘋果日報有關「窮飛龍」團隊的訪問的報導,陳歷恒把《思潮作動》據為己有,但《思潮作動》一曲他沒有參與作詞,只是監製有關歌曲),他的言論可信性有多大?
至於陳凱洋何時正式離開「窮飛龍」,其實是在推出的《當奴歲月》一曲之後。之前我已提及過,他是被陳歷恒趕走的。「山卡啦」推出的《當奴歲月》一曲,是唯一有力的證據。有關改歌原本是由「窮飛龍」推出的「好伊健唱腔」版本MV,及後有關MV質素及歌唱者唱功都受到非議,事後有關片段被改為私人影片,高登有帖子為證。--湯米‧提思留言) 2013年3月2日 (六) 16:35 (UTC)
有關編輯「窮飛龍」條目,我發覺一個奇怪現象,先有用戶「Vicky Chan」寫出抹黑「山卡啦」及刪除窮飛龍團長陳歷恒所作所為的編輯。我和他打了一場編輯戰,結果雙雙被罰,而「山卡啦」及「窮飛龍」條目亦被封鎖了一段時間。解封後,先有用戶「心曰」秉承「Vicky Chan」的編輯方向,繼續寫出抹黑「山卡啦」及刪除窮飛龍團長陳歷恒所作所為的編輯,再配合用戶「Fatdargon」雙打編輯。觀察三者的編輯方向,既一致之餘,還有共通點,就是編輯時沒有實質證據或將證據扭曲來合乎己見。我明白「香港網絡大典」可以任意開啟戶口,亦有人想利用「網典」來將自己神化以取得更多利益。不過,事實歸事實,你不停掩飾也沒用。希望以上用戶或新開用戶的背後主事者清楚明白。Pandaeyes留言) 2013年3月3日 (日) 01:03 (UTC)
似乎「心曰」及「Fatdargon」是懷疑分身戶口,如證實有關用戶為分身,會考慮封禁處理。--湯米‧提思留言) 2013年3月2日 (六) 17:18 (UTC)

今天我認清了WIKIA的質量了,所謂“中性的觀點,避免偏頗。條目要以中性的觀點來寫,公平、同情地表述一個主題的不同觀點。”有存在嗎? 引述TCSHEK﹣“我曾經向「山卡啦」查證有關條目部分內容之問題,並給予帖子連結作查證,因此有關「山卡啦」澄清的內容,是事實。至於為何沒有問陳歷恒?很簡單,因為如果問陳歷恒,陳歷恒一定不會講真話。” 有思想的朋友請思想一下吧!

如果只向「山卡啦」查證有關條目,而不向陳歷恒查證,並預設了“陳歷恒一定不會講真話”,這個窮飛龍WIKI,我個人認為只是「山卡啦」心目中的窮飛龍 Fatdargon留言) 2013年3月2日 (六) 22:56 (UTC)

我不同意Fatdargon的看法。向「山卡啦」查證,並不代表這只是「山卡啦」心目中的「窮飛龍」。「微風細雨」那堆不滿意陳歷恒的網民,被另一批人打成「hater」,甚至直指他們是「山卡啦」打手;而另一批支持「窮飛龍」的打手,不停負評「山卡啦」的歌曲,YouTube上的留言,已經是證據。向「山卡啦」查證,只是令我更肯定那些是事實,不代表那是偏頗。
如果我可以向陳歷恒查證,我早就查了。但問題是,有人曾經在facebook、YouTube向陳歷恒留言,但陳歷恒卻封掉批評他的人,可見陳歷恒害怕任何對他的負面批評。而我亦曾經嘗試向陳歷恒查證,但他不但沒有回應,反而卻怒斥「山卡啦」捏造事實。陳歷恒由始至終都沒有講真話,而他的打手卻為了金錢及商業利益,逢人說項,將證據扭曲;正如Pandaeyes說,他們是為了將「窮飛龍」神化,令陳歷恒可以取得更多利益。陳歷恒開分身討論,尋找網絡打手抹黑「山卡啦」,這些描述全部都可以查證。如果這條目只是一味說讚,而略去其他不利的事實,就真的是偏頗了。基於有關條目仍有爭議性,加上當中的事件次序仍然很混亂,因此我需要一點時間整理,才進行修正,當然大家可以提出更多有關條目改善的意見。--湯米‧提思留言) 2013年3月3日 (日) 02:12 (UTC)
之前發現有關條目中部分改歌的主唱者資料有錯,大部分錯處已修正。如有錯漏,歡迎大家查證及再作更正。--湯米‧提思留言) 2013年3月3日 (日) 07:38 (UTC)
以下申述一下我的立場:
  1. 如果以我主張,窮飛龍有的只是「變遷」,其他什麼「獨吞」、「騎劫」等形容詞,可免則免。
  2. 至於什麼內幕,除了當事人公開發表的內容外,其他什麼知情人士,三姑六婆的說三道四,不宜認真對待。陳歷恆又好,山卡啦也好,私下溝通的什麼叫屈,抱怨,他們沒有公開,就不宜放在檯面。
  3. 如我之前所說,陳歷恆幹過河蟹的行為,他在網典的地位,會因此下降了不少。正如一個屠過城的政府,如何說自己是公平公正公開,也會大打折扣。他說的內幕,提思所說肯定是大話,在我來說都最少打個七折。
  4. 至於什麼網典本質,我很抱歉,網典只餘下兩位管理員。我已盡量不作偏頗,我相信提思也是。但只有兩個人頂住不斷加重的工作量,有時實在有心無力,更會有變得敏感和情緒化的時候。請體諒,至於網典如何走得出此困境,老實說,比起兩年前不斷有人搗亂,卻要苦等那些不甚活躍的管理員上來清理,現在已經算是天堂一樣。總之,大家開心就好,有更善的意見歡迎在社區中提出。
  5. 如果提思覺得什麼人意圖河蟹條目內容,而覺得需要封禁,我在此也表示支持,just do it。
我再說一遍,窮飛龍陳生要搵食,我唔阻佢,但佢要造神,唔該行遠啲。呢度唔係適合的地方,that's all. --Ydog留言) 2013年3月3日 (日) 07:48 (UTC)
「窮飛龍」條目上已經沒有「獨吞」、「騎劫」等字眼,基本上不會影響條目中立。不過我在「山卡啦」條目上已經作了適量的擴充,並標明了部分資料來源。如果大家覺得有不妥的,可以修改得完善一點。其實這討論應在「山卡啦」條目討論頁討論會好些。另外我會再留意有關條目,如有關用戶再加上抹黑內容及再次刪除有來源的描述,便會被封禁。--湯米‧提思留言) 2013年3月3日 (日) 09:41 (UTC)
由提思的回應得知,他並不是只在「山卡啦」一方提取資料,而是他曾向陳歷恒一方查詢,但對方「不但沒有回應,反而怒斥「山卡啦」捏造事實」。請問用戶「心曰」及「Fatdargon」,你們怎樣看這件事?另外,「香港網絡大典」雖然是一個讓任何用戶修改的地方,但請根據事實編輯,這才做到公平。Pandaeyes留言) 2013年3月4日 (一) 00:20 (UTC)
Pandaeyes 稱 提思 曾向陳歷恒一方查詢,但對方「不但沒有回應,反而怒斥「山卡啦」捏造事實」,我想知道提思是經那一個途徑向陳歷恒查詢,Pandaeyes 所說的沒有回應,但又怒斥「山卡啦」捏造事實。如果陳歷恒真的答:怒斥「山卡啦」捏造事實,這就是他對此事的回應罷,和沒有回應的說法有抵觸。Fatdargon留言):::
在2013年2月26日 之前已投訴一次誣衊窮飛龍,說易帝之歌是窮飛龍偷了一夜成魔E首改詞自製MV,若真是窮飛龍偷了一夜成魔E自製MV,為何一夜成魔E會在高登親自post這mv?更寫明窮飛龍製作mv!為何管理員仍舊當沒事發生過不修過?  有充裕證據都當沒事, 香港網絡大典共信力何在? 一直只針對窮飛龍, 又成日說高登BASEMENT 與 圈中人是打手, 窮飛龍有眾多成員,有兩個高登ACCOUNT加有何不出奇, 而且早前窮飛龍成員SYLVIA已認了圈中人是她, 但網典內容仍是說是團長分身, 反之高登ACCOUNT微風細雨那一群人身份不明,不停惡言就不是打手嗎? 另外思潮作動首歌曲又說團長據為己有, 你們有沒有聽香港電台思潮作動主持人邵家臻說是他找窮飛龍幫手發放? 片中MV參與合演眾多人也是學民思潮的人你們又知不知? 片中誰作曲,誰作詞CREDIT已寫得清楚, 亦標題寫明窮飛龍只是主唱與監製, 這首是集體創作送給當時學民思潮, 你們又可以莫須有罪名加在窮飛龍身上! 另外, 最近詞慈機關真身已出現,更說可以與管理員湯米提思親自見面驗證身分,以上種種已令你們網絡大典公信力已大受質疑 ! Fatdragon說得沒錯提思一直前言不對後語, 說有找陳歷恒一方查詢[不但沒有回應, 反而怒斥[山卡啦]捏造事實],但如果沒有回應又如何捏造事實? 近日網上已經不傳言管理員湯米提思正是其一打手, 似乎真的真有其事!(心曰)(留言) 2013年4月22日 (二) 06:23 (UTC)

噢,你回來了。窮飛龍一事,我沒興趣管,要管的只有提思了,好好與他磨合吧,有理有據相信他會公正處理。至於網典公信力方面...相信比起窮飛龍和陳歷恆,仍高一點,至少這裡沒有河蟹什麼意見,共勉之。 --Ydog留言) 2013年4月22日 (一) 02:49 (UTC)

噢,分身終於回來了。有幾點很想回應:
1.「窮廢蟲」(請恕我用這種帶有貶意的稱呼,因「窮飛龍」的名聲已被這個人糟蹋了) 團長陳歷恒在高登拿著basement、圈中人及詞善機關三個帳戶,已經是有證有據的事實,請不要重重覆覆來爭辯,沒意思的。
2. 《思潮作動》一曲,作曲、填詞、編曲由黃安弘負責,但Youtube主題卻沒見到「黃安弘」三字,只見到「思潮作動 MV - 主唱 Philip@窮飛龍 - 贈給學民思潮的歌-反國民教育行動」。雖然另一位歌手「龍小菌」也唱了這首歌,但她分享出來的link,寫上了「黃安弘」,但「窮廢蟲」分享出來的卻寫上「窮飛龍作品」,這又怎麼解釋?
3. 至於指控管理員提思,又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早前已經揭發了廢蟲團長陳歷恒其中一個分身是「詞善機關」,之後又被人揭破「女行寫」和「Yellow 妹妹」表面是兩個身份,實際是同一個人,而且是「窮廢蟲」的打手 (另一說是廢蟲團長陳歷恒的分身)。由一班已被揭發是分身或打手的人來指控其他人是打手,不是一件有趣的事嗎?大家仔細想想,廢蟲團長陳歷恒可以製造多個網絡分身,要製造所謂的「網絡輿論」絕對是易如反掌的事,這一點請大家注意。
4. 至於所謂的「詞善機關」真身,不好意思,一段只有剪片加人聲的影片,證實不了什麼。我也可以剪段片,加一把人聲,說自己是梁振英也可以。
5. 如果山卡啦沒有在新歌的youtube 寫上以下的留言,相信廢蟲團長陳歷恒也不會出現在這裡留言吧:
「每隔一段時間,起床後進入自己歌的youtube,就會看到罵戰­post。老實說,頗煩﹗我不理會是「窮飛龍」還是「窮廢蟲」,­但那位陳生的行為,已經詳細紀錄在「香港網絡大典」的相關條目,­有興趣的自己去找。至於那位陳生的網絡分身,我經歷多次同類事件­,是人是鬼,總有方法分辨到。總之,我被分身攻擊的事,以前遇過­,現在亦領教當中。
對歌詞或唱歌技巧上的意見,我和Cynthia 絕對歡迎,並洗耳恭聽。不過,其他罵戰就免了。這是一首輓歌,悼­念亡者,我希望大家對Sita 有基本尊重,不要引起罵戰。
感謝各位。」
又再引述這裡的另一位管理員「Ydog」的說話「窮飛龍陳生要搵食,我唔阻佢,但佢要造神,唔該行遠啲。呢度唔係適合的地方」。Pandaeyes留言) 2013年4月22日 (一) 19:57 (UTC)
夠了,請避免刺激的說話,有什麼爭端請立即停止。 --Ydog留言) 2013年4月22日 (一) 12:42 (UTC)
對於「心曰」的留言之回應,我不再重覆了,Pandaeyes已經解釋了。事實歸於事實,可查證的都已經查證了。事實上,陳歷恒開分身一事,已是鐵證如山;同樣地把別人的詞當作是自己作品,也是鐵證如山,根本不存在甚麼誣衊。我不明白為何「心曰」仍然堅持這是誣衊。現在既有圖,又有證據,已經是事實。網典的公信力就是要靠事實,如果是如此地刻意掩飾,就是降低網典的公信力。我不希望和任何人展開甚麼罵戰,既然有些人仍要固執己見,那我只可以做的就是無視。另「心曰」的留言已多次出現冒犯性言論,在此提醒有關人士注意禮儀,我不希望要出動封禁的手段來解決。--湯米‧提思留言) 2013年4月22日 (一) 14:13 (UTC)


%E6%98%93%E5%B8%9D%E4%B9%8B%E6%AD%8Cmv_post.png
仍舊我有我講,你有你做。可能我一次過問太多,因此只問幾點先,已有圖為證前已投訴一次誣衊窮飛龍,說易帝之歌是窮飛龍偷了一夜成魔E首改詞自製MV,若真是窮飛龍偷了一夜成魔E自製MV,為何一夜成魔E會在高登親自post這mv?為何管理員仍舊當沒事發生過不修過?  有圖有link不是代表充裕證據嗎?
還有網典說窮飛龍《思潮作動》一曲據為己有事件,請問Pandaeyes《思潮作動》一曲可否cap圖給看看那裡說過是窮飛龍作品?我從未看見窮飛龍有說過這是窮飛龍作品,窮飛龍一直只說主唱和監製。好多原創歌曲youtube主題也都只登主唱是誰,而且mv裡已寫明作曲、填詞、編曲由黃安弘負責!如果這都有問題,是否所有eason流行歌,容祖兒流行歌,全港九成九流行歌在youtube title也沒有寫明作曲,作詞是誰,也被據為己有嗎?而且龍小菌在她主唱《思潮作動》youtube title http://www.youtube.com/watch?v=wjYglOlI-1Y 也沒有寫作曲,作詞人的名, 但偏偏只針對窮飛龍這是何解?
以下是從窮飛龍群組cap的圖,內裡更寫明是黃安弘作曲、填詞,更介紹了黃安弘作過的作品,請問那位Pandaeyes如何回應我?更重要是管理員有圖為證如何看這兩件事?為何反而信一些憑空講說話的人?
思潮cap圖.jpg
(心曰)(留言) 2013年4月28日 (日) 05:34 (UTC)






思潮-cap圖2.jpg
而且youtube發放《思潮作動》窮飛龍唱這一版本第一人不是窮飛龍,而是一位BU學生
http://www.youtube.com/watch?v=c12VtsbpcWI
他也沒有在youtube title寫明作曲,作詞是誰,
但奇怪的是這片段裡的歌詞反而寫了是窮飛龍有份作詞,
係各樣證據下,請問窮飛龍如何據為己有?
(心曰)(留言) 2013年4月28日 (日) 08:42 (UTC)
還有窮飛龍隊員 Sylvia作詞一事,湯米‧提思說Sylvia只參與過 「是是但但隨隨便便求求其其」作詞,但在網典資料「是是但但隨隨便便求求其其」並不是Sylvia作詞,而是薑檸樂與凍豆腐所作,而且網典也寫明了窮飛龍第一首作品改自「陀飛輪」Sylvia也有份參與歌詞創作,窮飛龍作品「分數教育」也寫明是Sylvia有份創作歌詞,http://www.youtube.com/watch?v=xs10kN5nrDk , 因此湯米‧提思說Sylvia一直只參與MV與改圖是不成立的,何況「分數教育」,「愛在柏斯的日子」Sylvia更有負責作曲,多首窮飛龍作品更負責主唱,多套窮飛龍網片也負責主演。而且在Sylvia youtube私人channel,作品「時差」http://www.youtube.com/watch?v=QIYD-qVx0AA 和「是是但但隨隨便便求求其其 寫首歌俾薑檸樂」http://www.youtube.com/watch?v=kNMyQxiI6HI 兩首作品Sylvia也有作歌詞,因此若沒有列明單獨名字窮飛龍作品,其實也有可能有其他人參與,但不明白為何網典可以這麼肯定某一些作品是某一些成員作,因為連窮飛龍mv,youtube channel,facebook,訪問也沒有提到,請問管理員湯米‧提思如何知道? 可否提供到有關資料證據?因為管理員湯米‧提思 說窮飛龍團長一直沒有回應你,沒有回應又如何知道有關資料?而且在網典有記載窮飛龍成立之初是團長開的作詞班,而Sylvia也是當時詞班學生,因此成員Sylvia有份參與創作窮飛龍歌詞也不是什麼出奇。因此管理員Ydog說這裡沒有河蟹什麼意見是不成立,單是以上幾點我一直也有提供意見修改可惜也給河蟹了。
最後Pandaeyes總喜歡說別人是分身,可惜你又如何證明你不是分身?你說窮飛龍好多分身,詞善關關也係佢分身,最近又說女行寫都係分身,其實是誰說的?說的是什麼人你知嗎?我說就是分身,你又如何證明你不是分身?而且窮飛龍有眾多成員,每人開一個account都起碼也有4,5個,又如何分身?而且以上各改詞人也有自己facebook專頁,有自己post片,分別有些有露面,有些有露聲,他們各人網上改詞作品也有數萬不錯點擊,是不是他們人人改詞成績都不錯你才覺得是分身?有能力就是分身嗎?如果如你所說的話,怪不得團長不用山卡啦了,一個人一年都可以作這麼多好點擊作品,又如何需要其他人幫手? 而且你所說有證據所說的人其實只是一些網上身份不明的人,沒有facebook,沒有fans page,又沒有實則資料證據提供,cap那些圖我只看到那些不停罵窮飛龍留言,只能說只係一班haters,知不知好多時說人分身的人其實才最有可能是分身,因為由頭到尾都係網上說。
(心曰)(留言) 2013年4月28日 (日) 09:58 (UTC)
看來「心曰」需要冷靜一下,我覺得你仍然是針對我與有關「窮飛龍」及「詞善機關」的觀點,而不是基於事實。我已經給予「心曰」最大的包容,但他仍然要作出這些失實的言論,現決定查封「心曰」的帳戶。至於他提出的觀點,我要花時間再整理一下。--湯米‧提思留言) 2013年4月28日 (日) 04:54 (UTC)

看來這爭議應該到此為止

暫且消化了「心曰」的那冗長的留言,現歸納及澄清以下數點:

  • 他提出《思潮作動》一曲「窮飛龍」有份填詞(根據有關歌詞的print out),但為何YouTube影片的描述沒有提及?最初唱該曲的人是「窮飛龍」成員Philip。所謂「窮飛龍」有份填詞,只是把歌詞修改少許,理論上只是監製。「心曰」上傳的「陳飛龍」facebook留言截圖,已經是最好的證明,就是證明了陳歷恆領功而已,明明是「窮飛龍」成員Philip主唱的歌,都說成是「窮飛龍」主唱,是不是取巧已經很明顯。
  • 易帝之歌》由「窮飛龍」製作MV,但事前的確沒有取得「一夜成魔E」同意,及後「一夜成魔E」轉載「窮飛龍」製作的MV,只是出於因為「一夜成魔E」有份寫詞,才會分享「窮飛龍」製作的MV而已,但要注意的是,有關MV並不是用「窮飛龍」的官方帳戶上傳,因此《易帝之歌》並非「窮飛龍」出品。
  • 他反駁指Sylvia不只參與MV與改圖,她有作詞及作曲。其實條目中已經提及過,她本身都開始獨立推出作品。
  • 至於「窮飛龍」分身的問題,我已經講了很多次,不想再提。facebook裡一個群組居然有一群組管理員問候我娘親,還抹黑山卡啦;雖然有關留言已經被河蟹,但截圖已被存留了。至於問候我娘親事件的始作俑者,大家心中有數。如果「窮飛龍」真的沒有分身,那麼「女行寫」及「詞善機關」要唱雙簧?高登上的留言已經是證明。
  • 經過查明之後,「是是但但隨隨便便求求其其寫首歌俾薑檸樂」並非等於《是是但但隨隨便便求求其其》一曲的內容,標題黨令我理解錯誤,現謹此致歉,為此我已把有關字眼修正,但「圈中人」事實上真的是「窮飛龍」分身。
  • 我重申我的有關論點只在於「窮飛龍」團長,而不是整個「窮飛龍」組織,因此整個條目的焦點應只圍繞整個「窮飛龍」組織。
  • 別人改詞好不好,其實只是出於主觀的意見,網典並沒有預設立場。

我希望這爭議可以到此為止,不要再如此糾纏下去。之前已經解釋過的論點,已經是共識,希望不要再有人破壞這個共識。--湯米‧提思留言) 2013年4月28日 (日) 05:26 (UTC)

建議另開「陳歷恒」條目

「窮飛龍」始終曾經是組織,我不希望有人把「窮飛龍」整個組織都標籤為「煩膠」,也不希望有人強行把「窮飛龍」和「陳歷恒」劃上等號。我想再三重申,這條目應該由組織的角度去寫,因為「窮飛龍」不只得「陳歷恒」一人,其他主音仍屬「窮飛龍」成員。有關團長進一步的爭議及更深入的資料,可以考慮另外分拆為「陳歷恒」條目,和「窮飛龍」條目分家。--湯米‧提思留言) 2013年4月29日 (一) 13:43 (UTC)

陳歷恒又被揭分身,今次多兩個戶口被人質疑為分身:「Mr. 抄神」及「萌畫家」。看來要考慮由「窮飛龍」分拆,另開「陳歷恒」條目了。--湯米‧提思留言) 2013年5月1日 (三) 10:41 (UTC)
你小心操控,不要捅到蜜蜂窩。這些靠網絡形象搵食的人,你阻佢財路,佢咩都做得出。 --Ydog留言) 2013年5月1日 (三) 10:56 (UTC)
其實我一直都想拆條目寫,不過我是怕拆完條目之後,會出現編輯戰,陳歷恒的打手及仇敵(haters)會互相編輯戰。當然我知道陳歷恒一直都是靠網絡形象上位,可惜,他最近主演《低俗網劇》都劣評如潮……我們還是無謂變相幫他宣傳,只寫人人都知道的事實好了。--湯米‧提思留言) 2013年5月1日 (三) 11:40 (UTC)
原來「basement」改了名為「萌畫家」,還以為是新分身呢。--湯米‧提思留言) 2013年5月1日 (三) 16:45 (UTC)
「窮飛龍」團長被揭設分身事件開始愈來愈長,可以另開子條目了。不過引發編輯戰的風險太大,都是吃多一會花生好了。--湯米‧提思留言) 2013年5月1日 (三) 17:03 (UTC)
對於用戶「心曰」的詭辯,我已經不想再討論,我說A,他說B,無了期拗下去。我只能說,他所作出的修改,只不過為陳歷恒開脫,並借意抹黑山卡啦。其實山卡啦離開窮飛龍的原因,已經記錄在其條目內。我亦私下問過山卡啦,他表示當時離開並非自願,只是陳歷恒把持所有「窮飛龍」的資料,才被他趕走。至於分身,「萌畫家」已經被證實是「basement」,即是陳歷恒的分身。另外那位「Mr.抄神」,只要仔細留意,他表面上聲稱是凍豆腐的粉絲,但在高登出帖的影片,大多是由「窮飛龍」的youtube 帳戶上載 (即Smilemiann),這個可以留意。高登用戶「Mr.抄神」資料。--Pandaeyes留言) 2013年5月2日 (四) 01:04 (UTC)

賤價請人剪MV

一團糟!邊個挪用呀?我無咁好心情click入去D片睇廢up,唔該搞清前因後果。 --Ydog留言) 2015年12月21日 (一) 03:25 (UTC)

除非另有註明,否則社區內容均使用CC-BY-SA授權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