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DOM


譚文豪(Jeremy Tam),出生於香港,曾擔任國泰航空機師。譚文豪隸屬於公民黨,在2016年立法會選舉勝出首度成為立法會議員

2016年事件

錯讀馬首是「膽」

2016年11月16日,立法會就民建聯張國鈞提出的「規定初中中國歷史獨立成科」無約束力動議作出辯論,期間公民黨譚文豪發言時,把成語「馬首是瞻」誤讀成「馬首是膽」,及後民建聯劉國勳直線迎擊對方,指可通過學習中國歷史,從而學好修辭,對發言有幫助。

譚文豪提及,自己並不反對中史獨立成科,但對吳克儉為首的教育局、以梁振英特首「馬首是膽」的教育政策沒有信心,故支持公民黨郭家麒提出的修正案,要在課程中如實加入文革、六七暴動六四雨傘運動等內容。

譚文豪的「口誤」,引來劉國勳的迎擊。劉國勳首先糾正譚文豪,指應是「馬首是瞻」而非「馬首是膽」,及後又指「馬首是瞻」是成語典故,大家可以透過學習中史而學好成語典故的運用,對修辭、講辭均有幫助。劉國勳在會議廳外對記者笑言,自己當時已經手下留情,「唔算抽得好勁」。

譚文豪事後回應指,當時發言已經意識到自己讀錯,但為免打斷發言,故未有即時更正,他又解釋指,以往發言的講稿由自己以列點的形式寫出,今次改由助理撰寫全文,他可能仍未習慣照稿讀。

譚文豪笑言,當他讀完返回辦公室後,已被不少同事取笑,黨友楊岳橋的議助更發揮創意,製作「膽」字驗眼表,並為他拍攝「自抽」短片在Facebook發布。[1]

2019年事件

辭任國泰機師

2019年8月20日,公民黨立法會議員譚文豪宣布,已經向服務近20年的國泰航空提交辭呈,即時生效。

譚文豪指出,自從2016年立法會選舉選舉開始,已經屢屢有人以他的職業大做文章。他舉例,謝偉俊在選舉論壇指控他在「特首行李門」中只譴責梁振英而放過航空公司。又指出日前他指出「添美道熄燈」事件,前行政長官梁振英轉發時也上崗上線,只寫一句「我問大家:譚文豪是哪家航空公司的機師?」,可謂只問政見不問是非。

譚文豪表示,今次中國民航局將手伸到香港,向本地航空公司直接施壓,認為是一場白色恐怖,由前線員工到集團CEO都因為這一場政治審判而被辭職。因此他決定放棄這份曾經熱愛的工作,目的亦是為了保護這間立足於香港70多年的航空公司不再遭受無理攻擊,同時希望這場航空界政治風暴能夠終止。[2][3]

涉「阻差辦公」被捕

2019年8月30日,警方拘捕多名社運領袖及立法會議員,包括香港眾志黃之鋒周庭、港大前學生會會長孫曉嵐、前民族黨召集人陳浩天、沙田區議員許銳宇熱血公民立法會議員鄭松泰議會陣線區諾軒等。

晚上11時10分,譚文豪助理向《香港01》證實,公民黨立法會議員譚文豪於晚上被捕,暫時未知罪名,並指譚正被送往荃灣警署途中。

警方於8月31日凌晨0時22分表示,就7月7日晚上至7月8日凌晨在旺角一帶的清場行動,西九龍總區刑事部人員經深入調查後,昨晚(8月30日)展開行動,在荃灣區拘捕一名姓譚(44歲)本地男子,他涉嫌「阻礙警務人員執行職務」,正被扣留調查。[4]

同日下午4時許,譚文豪遭警扣留逾10小時後獲准保釋,10月頭要回警署續保。他批評警方刻意在昨日拘捕他,明顯是政治計算,希望嚇怕香港人,又形容香港出現種種大搜捕及「篤灰」文化,猶如「新文革」。

警方8月30日先後拘捕三名立法會議員鄭松泰、區諾軒及譚文豪,涉及反修例示威活動中的違法行為。當中譚文豪被指在7.7九龍遊行之後,曾經在警員防線前,與警方理論,涉嫌「阻礙警務人員執行職務」。

他離開警署後指案發在凌晨時份,警方並未到他的家搜查,他被捕後沒有遭受到不禮貌對待,強調不管哪間警署、被捕人士的身份為何,皆應獲公平和合乎程序的對待。他指,因為案件調查當中,未知警方會否落案起訴,所以現在不方便透露更多案情,他僅稱過往在示威現場是不希望衝突發生或有任何人受傷。

譚文豪表示,8.30拘捕立法會議員明顯是政治計算,目的是為了嚇怕香港人,令到所有人都感覺害怕,認為政治檢控意味強烈。他說,警方指他涉嫌在7月中的九龍區遊行後阻差辦公,惟事發至今已經接近兩個月,質疑警方刻意在8.30拘捕他,當中發放的政治信息非常明確,批評政治檢控在香港成為常態。他又指政府和警方肆意拘捕,而且有被捕人士受到不合理或暴力對待,他形容香港正面對「軍政府狀態」。

他又說,令港人發覺越不公義的地方,是政府和警方刻意拘捕不同的人士,進行大搜捕、公司有「篤灰」文化,形容此為「香港新文革」,他呼籲香港人要「企硬」,重申自己與港人同行,爭取「五大訴求」,今次的拘捕行動並不會嚇怕他。[5][6]

註解

除非特別說明,社區內容使用CC-BY-SA 授權許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