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DOM


鄧紫棋撰文支持梁振英事件」發生於2013年8月,關於香港歌手鄧紫棋(G.E.M.)在「香港集思會」2013年8月出版的刊物中發表支持特首梁振英的文章。由於她的理由被指牽強,引起網上輿論關注。文章的「政治篇」標題「想跟特首說聲加油」更成為潮文標題。

背景

2013年8月,香港集思會推出名為《90後有話說…》特集,內含11名來自不同界別的90後,發表他們對社會、民生及政治的看法,G.E.M.就是其中之一。她發表的文章有標籤篇、夢想篇、音樂篇、媒體篇、政治篇,頭幾節都是講述自己的音樂理想和一些輕鬆話題,但是在最後的政治篇撐特首。她指現今社會充滿怨氣,梁振英必然承受極大壓力。她又在文中提到有時打開報紙,見到有人很激烈地反對某些事,或者從早到晚叫特首下台,她會覺得:「嘩!使唔使呀?」,更認為不覺得一個特首、或者一個政府可以怎樣幫助市民。

原文

政治篇:想跟特首說聲加油

我覺得現在社會真的充滿怨氣,但不只年輕人才不滿現況。自從有網絡的出現,加上社會愈來愈自由,經常有遊行和集會,大家多了表達不滿的途徑。我相對處於一個比較體諒的角色,因為就算有多少不滿也好,你一定要 be honest 的是,你在這個社會一定得到某些benefit,不是每樣事情你都覺得「唔gur」(很不爽)。有時打開報紙,見到有人好激烈地反對某些事,或者從早到晚叫特首下台,我反而覺得:「嘩!使唔使呀?」
你問我政府可以怎樣幫助年輕人?我又不是 expert,如果我是 expert,我做了特首啦!我覺得好多人指教政府可以怎樣怎樣做,而我在做歌手這幾年間,亦有好多人 challenge 我的作品或者決定,問我為何不這樣做呀?其實我有九百幾個理由,但是觀眾不會知道你背後 concern 過的東西,亦看不見你面對的制肘。有時我無法告訴你為何不這樣做,但我有我的原因,特首可能都是一樣。
我想跟梁振英說句「加油」呀!他的壓力必然好大。先不要考慮他做每一個決定背後的原因,不要去 judge 他做得好不好,我真是好想跟他說一聲「加油」,因為這個角色實在很難做。我不想再對他施加壓力,想給他一份鼓勵。
我不覺得一個特首、或者一個政府可以怎樣幫助市民,一個政府應該盡最大能力去提高社會的生活質素,但哪個人可以幫到你呢?就是你自己!重點不是要求政府給你多少錢和福利,而是在有多少錢和福利的情況下,適當地調整個人心態。錢可能是愈多愈好,但 at the end 都是在乎你怎樣面對,所以我好希望自己的音樂,可以為觀眾帶來一些動力和鼓勵。

網民反應

文章在9月初於網上廣傳後,G.E.M.隨即被網民狂轟,認為她作為公眾人物有自己的政治取向並無問題,但謬論太多,認為G.E.M.已經「上岸」,故才大講風涼話叫基層市民努力靠自己。[1]有人則將她的言論與早前自稱「討厭政治」的王菀之相提並論;又與應屆香港小姐冠軍陳凱琳支持普選言論作出比較,驚訝兩位都身為90後,為何言論會如此不同。

作家喬靖夫則在facebook留言,不點名批評G.E.M.以punk為髮型,但卻不懂punk的反建制精神,表示「偽punk,不如不punk」。

其後G.E.M.在當晚終於發出回應,指「這是一篇我在今年四月底做的錄音訪問,裡面分享的不是什麼政治立場或取向,而是我對我身處這個社會的一種感受。」[2]而反對者與「漿粉」(即G.E.M.的粉絲)的罵戰,則依然持續。

成為萬能Key

另外,她的言論迅即成為「萬能key」,例如博客林忌以「歌星 B.A.M.」為名連番在facebook貼文,將言論套入張子強、葉繼歡、林過雲、毛澤東、史大林、希特拉,甚至「古惑天皇」以作反諷,亦有人放在「支持」懷疑使用化武的敘利亞總統阿薩德上。[3]「嘩!使唔使呀?」一時成為金句

林老師篇

林老師篇:想跟林老師說聲加油

有時打開報紙,見到有人很激烈地反對林老師講粗口,或者從早到晚叫林老師辭職,我會覺得:『嘩!使唔使呀?』 先不要judge林老師做的事是對還是錯……因為老師這個角色實在很難做。我不想再對他施加壓力,想給他一份鼓勵,令我很想跟他們講一聲加油!

葉繼歡篇

葉繼歡篇:想跟葉繼歡說聲加油

廿二年前我響電視見到葉繼歡打劫金鋪,逃走時單人匹馬手持步鎗在門口把風讓同僚先行,一副一夫當關萬夫莫敵的模樣,我心諗駛唔駛呀?先不要judge佢當時係對定錯,但以一己之力應付全個警方實在不容易,當時年紀尚少的我在心中不禁說了一聲加油!

胡杏兒篇

胡杏兒篇:想跟胡杏兒說聲加油[4]

我覺得現在觀眾真的充滿怨氣,但不只年輕人才不滿現況。自從有網絡的出現,加上社會愈來愈自由,經常有寫網誌和出post,大家多了表達不滿的途徑。我相對處於一個比較體諒的角色,因為就算有多少不滿也好,你一定要be honest 的是,你在看電視劇時一定得到某些benefit,不是每一集你都覺得「唔gur」(很不爽)。有時看別人的Xanga,見到有人好激烈地反對某些演員,或者從早到晚叫胡杏兒Stop la,我反而覺得:「嘩!使唔使呀?」

你問我胡杏兒可以怎樣演戲?我又不是expert,如果我是expert,我做了視后啦!我覺得好多人指教胡杏兒可以怎樣怎樣做戲,而我在做歌手這幾年間,亦有好多人challenge 我的作品或者決定,問我為何不這樣做呀?其實我有九百幾個理由,但是觀眾不會知道你背後concern 過的東西,亦看不見你面對的制肘。有時我無法告訴你為何不這樣做,但我有我的原因,演員可能都是一樣。

我想跟胡杏兒說句「加油」呀!他的壓力必然好大。先不要考慮胡幸兒做每一個樣背後的原因,不要去judge 他做得好不好,我真是好想跟他說一聲「加油」,因為肥田這個角色實在很難做。我不想再對他施加壓力,想給他一份鼓勵。

我不覺得一個胡杏兒、或者一個演員可以怎樣幫助一套劇,一個演員應該盡最大能力去提高社會的劇集質素,但哪個人可以幫到你呢?就是你自己!重點不是要求演員有多專業和好戲,而是在有多少演技和才藝的情況下,觀眾適當地調整個人心態。演技可能是愈專業愈好,但at the end 都是在乎你怎樣面對,所以我好希望自己的音樂,可以為觀眾帶來一些動力和鼓勵。

商台篇

商台篇:想跟商台說聲加油

我覺得現在社會真的充滿怨氣,但不只年輕人才不滿現況。自從有網絡的出現,加上社會愈來愈自由,經常有遊行和集會,大家多了表達不滿的途徑。我相對處於一個比較體諒的角色,因為就算有多少不滿也好,你一定要 be honest 的是,你在這個社會一定得到某些benefit,不是每樣事情你都覺得「唔gur」(很不爽)。有時打開youtube,見到有人好激烈地反對某些事,或者從早到晚話商台唔公平,我反而覺得:「嘩!使唔使呀?」

你問我商台可以怎樣幫助香港樂壇?我又不是 expert,如果我是 expert,我做了俞琤啦!我覺得好多人指教商台可以怎樣怎樣做,而我在做歌手這幾年間,亦有好多人 challenge 我的作品或者決定,問我為何不這樣做呀?其實我有九百幾個理由,但是觀眾不會知道你背後 concern 過的東西,亦看不見你面對的制肘。有時我無法告訴你為何不這樣做,但我有我的原因,商台可能都是一樣。

我想跟商台說句「加油」呀!他的壓力必然好大。先不要考慮他做每一個決定背後的原因,不要去 judge 他做得好不好,我真是好想跟他說一聲「加油」,因為這個角色實在很難做。我不想再對他施加壓力,想給他一份鼓勵。

我不覺得一個俞琤、或者一個商台可以怎樣幫助香港樂壇、歌手,一個政府應該盡最大能力去提高社會的生活質素,但哪個人可以幫到你呢?就是你自己!重點不是要求商台給你多少獎項和播放率,而是在有多少獎項和播放率的情況下,適當地調整個人心態。錢可能是愈多愈好,但 at the end 都是在乎你怎樣面對,所以我好希望自己的音樂,可以為觀眾帶來一些動力和鼓勵。

鄧麗欣篇

鄧麗欣篇:想跟鄧麗欣說聲加油

我覺得現在樂迷真的充滿怨氣,但不只年輕人才不滿現況。自從有網絡的出現,加上社會愈來愈自由,經常有寫網誌和出post,大家多了表達不滿的途徑。我相對處於一個比較體諒的角色,因為就算有多少不滿也好,你一定要be honest 的是,你在聽流行曲時一定得到某些benefit,不是每一首你都覺得「唔gur」(很不爽)。有時看別人的xanga,見到有人好激烈地反對某些歌手唱 live,或者從早到晚話鄧麗欣走音,我反而覺得:「嘩!使唔使呀?」

你問我鄧麗欣可以怎樣唱歌?我又不是expert,如果我是expert,我奪了叱咤樂壇女歌手金獎啦!我覺得好多人指教鄧麗欣可以怎樣怎樣唔走音,而我在做歌手這幾年間,亦有好多人challenge 我的作品或者決定,問我為何不這樣做呀?其實我有九百幾個理由,但是觀眾不會知道你背後concern 過的東西,亦看不見你面對的制肘。有時我無法告訴你為何不這樣做,但我有我的原因,演員可能都是一樣。

我想跟鄧麗欣說句「加油」呀!她的壓力必然好大。先不要考慮鄧麗欣唱每一首歌走音背後的原因,不要去judge 他做得好不好,我真是好想跟她說一聲「加油」,因為電燈膽這首歌實在很難唱。我不想再對她施加壓力,想給她一份鼓勵。

鄧紫棋篇

G.E.M.篇:想跟G.E.M.說聲加油

有時見到啊G.E.M.尐MV,見到佢又黑絲鏟頭髮又事業線,好激烈咁又牛奶又墨汁咁扮Rock,我反而覺得:「嘩!使唔使呀?」

先不要judge佢做的事是對還是錯,因為吸引毒男實在很難做。我不想再對佢施加壓力,想給佢一份鼓勵,令我很想同佢講一聲「What have U DONE!」。

港鐵篇

港鐵篇:想跟港鐵說聲加油

我覺得現在的乘客真的充滿怨氣,但不只年輕人才不滿現況。自從有網絡的出現,加上社會愈來愈自由,經常有網誌和帖子,大家多了表達不滿的途徑。我相對處於一個比較體諒的角色,因為就算有多少不滿也好,你一定要 be honest 的是,你在乘搭港鐵時一定得到某些benefit,不是每樣事情你都覺得「唔gur」(很不爽)。有時打開報紙,見到有人好激烈地反對港鐵加價,或者從早到晚叫港鐵結業,我反而覺得:「嘩!使唔使呀?」

你問我港鐵可以怎樣解決年年加價的問題?我又不是 expert,如果我是 expert,我做了港鐵CEO啦!

我想跟港鐵高層說句「加油」呀!他們的壓力必然好大。先不要考慮他們做每一個決定背後的原因,不要去 judge 加價是對還是錯,我真是好想跟他們說一聲「加油」,因為這個角色實在很難做。我不想再對他們施加壓力,想給他們一份鼓勵。

親共派支持

G.E.M.的言論雖受群起反對,但仍有支持者,當中《大公報》網站頭版報道此事。[5]另外,兩大出位的親共組織「愛護香港力量」召集人陳淨心和「香港家長聯會」和會長李偲嫣,在Facebook分別發言支持G.E.M.,被指獻「死亡之吻」,令G.E.M.永不翻身[6]

再點火頭

G.E.M.之後再在facebook留言辯解,指她一直避免政治,認為「行動比說話更實際」,但由於訪問內容引起「不少爭論及誤解」,決定澄清,指自己從來沒有在訪問中表達支持或反對任何政治人物或派別,又引用美國前總統甘迺迪的名言「Ask not what your country can do for you, ask what you can do for your country.」(不要問國家可以為你做什麼,你應該要問自己可以為國家做什麼),認為可「減少之後的誤會」。[7]

言論一出再次惹起網民爭議,有人認為她說避談政治卻又引政治人物之言是自相矛盾,而所引名言更是斷章取義,並不代表甘迺迪原本發言的意思。更有人將她早前高調反對商台一事抽水,創作俞琤的對白「唔好問商台可以俾咩嘢獎你,先要問自己俾到咩嘢商台」。[8]

原創圖片

相關條目

註解

外部連結

除非特別說明,社區內容使用CC-BY-SA 授權許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