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DOM


鄭耀棠(1948年10月14日-)是香港工聯會榮譽會長,現任港區全國人大代表、行政會議非官守成員、香港工會聯合會榮譽會長、中港關係策略發展研究基金主席、樂群社會服務處主席。籍貫為廣東珠海。鄭耀棠曾分別於香港高主教書院、香港大學校外課程部、廣州暨南大學就學。2002年7月晉身為香港特區政府行政會議非官守成員[3]

如同很多的中港澳三地的建制派一樣,鄭耀棠亦不時發表為迎合中共主子發表毫無邏輯的謬論,鄭耀棠因而不得人心,被主流香港人所厭惡。

謬論

發表「衝擊對北京非常震驚」論

2010年元旦大遊行期間,年輕示威人士不滿警方阻攔到中聯辦請願,觸發他們衝擊中聯辦,可是全國人大港區代表鄭耀棠反將責任推向年輕示威者身上。身兼行政會議成員的鄭耀棠出席2010年1月6日的商台節目後,被記者問及年輕示威者衝擊中聯辦事件,鄭直指示威者行動不再是針對特區政府,「重點係針對住北京。」他說中聯辦在香港的地位,等同外交部在香港設置的大使館,「咁樣衝擊對北京嚟講係非常震驚嘅事。」他又說北京未有開腔批評,「佢又出唔到聲,因為係香港地方」。鄭耀棠另表示,若不斷出現衝擊事件,將會打擊香港民主進程,「對特區政府上去同北京講(普選),可信性減弱,你哋自己都控制唔到。」雖然鄭耀棠下午改口,否認發表「北京震驚」言論,但他說現時以激進方式衝擊的只是「極少數人」,當記者追問若衝擊是多數時,會如何處理,鄭即答:「咁北京咪出兵囉!」。

鄭耀棠指元旦示威衝擊中聯辦令北京震驚

鄭耀棠指元旦示威衝擊中聯辦令北京震驚

鄭耀棠的震驚論令泛民議員嘩然,公民黨黨魁余若薇轟鄭將責任推卸給年輕人,實情卻是中央無了期拖延落實普選,令不少溫和人士「佛都有火」,所以才出現衝擊事件,中央和特區政府應反省事件中的責任,「只識賴一啲有衝勁、有熱誠嘅年輕人,唔係解決問題」。民主黨副主席劉慧卿則批評鄭耀棠抬出北京恐嚇港人,「唔該佢哋認真聽吓市民意見,唔好吓吓淨係識搬中央出嚟嚇人啦。佢哋係咪想香港人變晒鵪鶉,以後都唔再講嘢?」她指大部份港人一直和平、理性、非暴力地表達訴求,鄭卻將部份年輕人的行動,提升至影響泛民和中央關係的層次,說法實屬離奇,她認為北京重判《○八憲章》起草人劉曉波,才叫人震驚。社民連陳偉業亦炮轟鄭耀棠的言論荒謬無知,認為說法無非為配合中央早前指香港要向澳門學習的要求,抹黑和誣衊泛民的行動,令香港「澳門化」,「如果香港人仲唔覺醒,香港的政治氣候同言論自由程度只會同澳門越來越似。」獨立議員何秀蘭則指,市民到中聯辦示威,是因為特首曾蔭權在政改問題上「無權」,認為中央若繼續「幕後扯線」,「怨氣只會積聚得越來越深。」有份參與元旦大遊行的年輕人楊匡強調衝擊中聯辦,只是針對警方以強大警力打壓示威者的人權,非針對中央。中文大學政治與行政學系高級導師蔡子強形容鄭的言論十分愚蠢,只會刺激更多市民上街,無助平息不滿,而且進一步削弱特區政府的管治威信,因為特區政府日後提出任何引起市民爭議的政策,市民均認為特區政府是受中央施壓,所以推出這些措施[4]

鄭耀棠於翌日到港台為節目《議事論事》錄影後,反口否認說過「震驚」,是因為自己意識上沒有存在「震驚」字眼,「我嘅記憶力嚴重衰退,令我太震驚」。至於自己的言論被指是恐嚇香港人,鄭耀棠則認為是忠言逆耳,並強調他的言論純屬個人判斷[5]

不少網民大罵鄭耀棠的「震驚論」是瘋人瘋語、「狗噏」、「假傳聖旨搏拎金紫荊勳章」。

表示「普選沒篩選選出艷星」

中聯辦主任張曉明在2013年7月與立法會議員飯局時,公開表示筲箕作用在篩走不好的東西,暗指特首候選人有篩選機制。鄭耀棠表示認同,認為以筲箕淘金可篩選出好東西。

鄭耀棠指,本身支持特首選舉要有初選,擔心假如沒有門檻將會有市民不想見到的情況:「好似西方普選咁,整咗啲艷星出嚟,咁係咪我哋想見到嘅呢?」他認為,普選是指民主、普及而平等的制度,普選對經濟的影響,不能一概而論,因為鄰近一些地方的領導人也是由普選產生,但不同地區的經濟發展情況各有不同。他亦並不認同「佔領中環」的行動,認為這是以香港作為賭注,香港是賭不起的,受害的只會是老百姓[6]

鄭耀棠的「艷星論」立刻在香港引起軒然大波。不少政壇人物、演藝界人士及婦權團體都表態狂轟鄭耀棠歧視艷星及侮辱女性,更有婦權團體遊行要求鄭耀棠收回言論[7]。白韻琴諷刺鄭耀棠「人嘅身體係乾淨,淫褻嘅係思想。」向來敢言的杜汶澤亦在Facebook留言大罵:「艷星有乜問題?都好過你(鄭耀棠),只係一粒『丟那星』。」其後更表態支持周秀娜做特首。黃秋生亦嘲諷鄭耀棠:「嗰個鄭耀棠,哈哈哈哈,有冇腦0架?」而曾演出過艷情片的邵音音,今午亦在微博留言:「鄭先生是代表單位抑是個人主見、皮士(鄙視)我的人權?以後見面還打不打招呼?」亦有人提議音音姐:「可跟他打招呼,讓他羞愧,不用跟他一般見識或遷就他level,拉低自己修養。」邵音音就回應:「見到先算。不過我還是覺得他無心表露出的。」邵音音坦言本身很尊重鄭耀棠,但得悉他一番言論後,亦不禁嚇一跳,她更表示:「事業傷殘、身體傷殘被歧視沒問題。腦殘才是真正的可悲!連最後一個相信的都不再相信了。 」對於有網民回應指:「香港搞成咁皆因有呢種人坐喺行政會!」,音音姐寫道:「no comment!」再寫道:「我對社會的貢獻就是演好角色。我不庸又不貪怎能作兩個口?自量!」[8]

甚至連曾經由湖南省長沙市來港擔任艷星,現時是甘肅省政協的彭丹[9]也譏諷鄭耀棠的言論:「選舉面前都係人人平等,呢樣係東、西方都一樣!」彭丹表示,完全不知道誰是鄭耀棠,亦不清楚他在甚麼背景下,發表針對艷星的言論,故不作評論。但她認為每個行業都有其代表,相信香港是一個法治社會,「唔會因你做乜(職業)去剝奪你選舉權益,咁係唔fair(公平)嘅。」不少網民對於彭丹的反擊讚不絕口,稱讚她說話大方得體、作為前度艷星其言論,遠比盲目擁護篩選性選舉的建制派具有邏輯、「波大其實可以有腦」、「鄭的水準…嘿,真係寧可選個豔星」。更有網民遺憾地暗指曾經擔任艷星,在後期擔任論政者的「奇女子」狄娜若果仍然在生,其口才將足以徹底打敗鄭耀棠[10]

表示「普選並非由香港人決定」

根據2013年11月02日《蘋果日報》報導,行政會議成員兼工聯會榮譽會長鄭耀棠在港台節目《星期六主場》中表示,不明白為何要設計一個方案容許泛民「入閘」的普選方案,因為普選並非由香港人決定,而是人大常委會決定後賦予港人。他又反駁立法會主席曾鈺成的中央「心魔論」,指中央並非有心魔,而是有擔心,「擔心香港亂來」,因現時有人揚言佔中,更找台獨份子討論普選,想迫中央就範,如果成功「中央咪好無面‥‥‥真係黐線,絕對唔會受啦﹗」,他認為這些手段只會適得其反。鄭耀棠又繼續重申一眾親中士的言論,指政改諮詢討論必須基於基法本和人大常委決定框架下進行,他認為任何偏離法律規定的討論都是「廢話」。鄭耀棠認為,中央一直對香港各方面都釋出善意,像開放自由行令香港更繁榮,卻換來中央要「赤化」香港的指責,他更質疑為何要防止香港「赤化」,這是否代表想香港獨立。

鄭耀棠的言論被狠批是滿腔歪理、「狗吠」。網民紛紛狠批鄭耀棠的言論旨在討好中央政府、與民為敵、出賣香港人。知名網上創作畫家及藝術家LadyKylie留言諷刺鄭耀棠的言論「你的生存權也不是由你決定,現在就去死吧,賣港賊」,網民紛紛對她的留言讚好[11]。更有高登網民諷刺鄭耀棠「唔知共產黨叫佢交佢老母出黎做慰安婦佢會唔會應承呢?」、「在此祝願鄭生百病纏身,兒女早逝,長拿百歲」、「呢條友真係癡向左走向右走左線」、「鄭耀棠粗暴干涉基本法,一國兩制」。[12]

嘲六萬人投票搞笑

鄭耀棠於2014年1月2日的now新聞台節目中批評所謂公投是「荒謬」,硬指投票者都是親泛民主派人士,投票結果「唔準確、唔客觀」。《基本法》內沒提到公民提名,政改須依法律行事,指元旦的全民投票詢問公民提名元素是「搞笑」,更指「所謂嘅『公投』,只係喺自己個主場去搞、走去簽名(投票)嗰啲都係主場範圍內嘅人,得出嘅結果梗係咁嘅內容」。他更引述兒子稱有關公投是「荒謬」,「數字唔準確、唔客觀,冇代表性」。當被主持人糾正,全民投票容許全港市民於網上投票,鄭堅稱「都係(泛民)主場內嘅人投票之嘛,梗係九成(支持公民提名元素)」。鄭亦指泛民拒應邀到中聯辦飯敍是「不禮貌」,「𠵱家只係食飯,唔係講政制,食飯都要咁政治性?」認為泛民有「心魔」。

鄭耀棠的言論再遭狠批。真普聯召集人鄭宇碩對鄭耀棠漠視民意感失望,促他深刻反省,指政府若能就市民對政改的立場進行正式公投,民間就不用舉行全民投票,「現時根本睇唔到政府有真正公道嘅機制,畀市民表達意見;如果政府自己肯做公投,我哋根本唔使做咁多嘢」。工黨主席李卓人指,若鄭耀棠認為全民投票不客觀及荒謬,可建議港府自行就政改舉行公投,「我哋(泛民)去番佢哋(建制)主場投票都得,我哋願賭服輸喎」。網民反諷鄭耀棠的質歷,居然可以擔任行政局議員,更為「搞笑」。[13]

恐嚇大陸對港發旅遊警示

2014年3月中旬,鄭耀棠對記者透露,大陸有官員因見到香港連串反對自由行旅客的行動,考慮香港實施旅遊警示的意見。鄭耀棠更指自己已勸止對方發出,因為香港只是一少撮人搞事。

香港網民得悉後,要求大陸盡快對香港發出有關警示,以減少自由行來港的數目。[14]

維護大陸幼年旅客隨地便溺行為

鄭耀棠在2014年4月28日出席勞動節酒會過後,面對記者採訪。面對記者問及有關來港大陸幼年旅客隨地便溺的事宜,鄭耀棠卻力排眾議,「瞓身」力保來港大陸幼年旅客。他表示香港有很多家庭的小朋友也不能控制何時排出大小二便;並認為香港某部份人不需要把來港大陸幼年旅客隨地便溺的行為小事化大:「唔好將件事掹到高一高,又發表社論又盛」;另外他也不建議香港人拍攝大陸旅客隨地便溺的行為,認為便溺的大陸幼年旅客已被嚇得放聲大哭,「又影住人,係好極端做法,冇乜必要」[15]

網民對此紛紛大罵鄭耀棠盲目包庇大陸旅客、並批評他是中國共產黨的「打手」、「共匪養嘅一條狗」、更諷刺鄭耀棠言論「我控制唔住要去鄭耀棠家中大廳小便!」。

註解

除非特別說明,社區內容使用CC-BY-SA 授權許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