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關顥揚Kwan Ho Yeung Duncan ),生於1995年1月25日,中學就讀於東華三院黃笏南中學,畢業於香港中文大學,主修專業會計學,為香港本土派人士,支持香港獨立。曾任香港中文大學教務會學生成員(工商管理學院)、香港中文大學學生會代表會委員等等重要職務,曾任2015年「新亞夜」的財政秘書。關曾於青年新政中當實習生,為梁頌恒游蕙禎等人籌備2016年香港立法會議員選舉的參選工作、宣傳、守票站拉票等不同助選工作。另外,關於同年更以學生身份參選特首選舉委員會成員之選舉,極力希望把學生聲音帶進「小圈子選舉」,惟最終以229票落敗[1] 。關在音樂上也素有造詣,擅於小號、法國號等等,為香港青年管樂團香港青年管弦樂團中文大學崇基管弦樂團的團員,並持續幾年參與香港青年音樂營,現於柏斯琴行多間分行任教相關樂器班。關就讀大學期間致力於校政民主、社會時事之中,有志從政,惟其為人行事引人詬病,道德品格惹人爭議。

參選特首選舉委員會

關於2016年更以學生身份,聯同袁立橋鄭沛倫李詠祺孔浩名劉昕雋張秀賢參選特首選舉委員會成員之選舉(高等教育界)[2],惟張秀賢後因選舉事務處不信納張秀賢與界別有密切聯繫,而被裁定提名無效[3],其餘參選人繼續以「學界同盟2017」[4]同一名單參選。關極力希望把學生聲音帶進「小圈子選舉」,以下節錄自其參選政綱:「一,學生為高等教育界中最大的持份者。學生首次參選不但打破常規,更促使特首選舉開始出現學界的聲音。假如我們能當選,我們倡議的陽光選舉亦要求特首候選人正視學生,直接回應學界公投結果中的訴求,此誠然非其他當選者可代勞的。二,以往從未有學生參選,這次嘗試除了能開創先河外,假如能當選,亦能為學生提供平台及身位去爭取學界的訴求。也許,我們六人對特首選舉結果沒有多大影響力,但強權統治下,我們並沒有放棄的選項。兄弟爬山,各自努力。除制度外抗爭,我們亦應從制度內尋求突破。」[5],惟最終以229票落敗[6]


行事受人爭議

關曾多次被放上CUHK Secrets[7]。於2016年8月15日曾因於「新亞夜」大型活動結束後,疑遲遲未履行財政秘書職責處理報銷工作,一年半期間不回覆、不理會其他「新亞夜」籌備委員會成員的訊息[8],涉事金額約幾千元。成員疑因不滿兩年間一直未能取回金錢,而投稿至CUHK Secrets[9]聲討關,公開指責其於任期內「不負責任」、「嚴重失職」、「人無恥便無敵」等等。關稍後回應指自己未能在任期內獲得任前所期許的權利,故以「權力與義務同等」為由反駁,認為自己沒有義務及責任去處理相關事宜。最後,關在輿論壓力下於2016年7月尾完成相關報銷工作,事件得以解決。

於2017年3月28日凌晨,在CUHK Secrets[10]專頁上有一篇內含大量粗言穢語的貼文,當中指責關於新亞夜失職事件的過失以及私生活不檢點,包括向當時女友借錢(金額涉達兩萬元)以及對感情不忠。

S1-0.jpg
S2.jpg
S3.jpg
S4.jpg

貼文曝光後,關疑抵受不住分手傷痛以及個人形象受損,於當天失蹤。其個人臉書帳戶「Duncan Kwan」亦由當日關閉至今。貼文於曝光後三小時內隨即獲200多個讚好以及多人留言,後來經要求下,CUHK Secrets管理員已把貼文刪除。

失蹤事件

於2017年3月28日凌晨(貼文曝光後一小時內),關致電其幾位朋友,聲稱CUHK Secrets[11]貼文令他的事被公諸於世,向朋友道謝並說了「永別」後關上手機,其友試圖聯絡之不果,懷疑關企圖自殺,由香港中文大學學生會報警,警方試圖聯絡相關人士並尋找關的所在地,然而屢尋不果,直至翌日晚上九時,關父於觀塘一貨倉尋獲關,事件得以告一段落。關亦因此未能出席第四十六屆香港中文大學學生會代表會第十四次臨時會議,告以事假以平復情緒,由麥浩頤代表署任其相關職務[12]

除非另有註明,否則社區內容均使用CC-BY-SA授權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