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DOM


陳健波(Chan Kin-por),生於中國大陸,籍貫廣東潮州,香港立法會(保險界)議員2008年立法會選舉中,陳智思選擇不角逐連任保險界立法會議員,陳健波戰勝另一候選人蔡中虎,成功當選。其後他再於2012年2016年立法會選舉於保險界功能界別自動當選連任。陳健波於2015年接任吳亮星成為立法會財委會主席。

網上事件

引港女500作例子

2012年互聯網發生「港女500」事件,身為立法會議員的陳健波就以此作網絡欺凌的例子,在立法會大會向官員提問。

他指「近日有一名即將結婚的女士在社交網站發表有關其婚宴賀禮金額的言論,即惹來網民以侮辱性言詞攻擊、將其照片、婚宴日期及地點、工作地址及職位、住址、病歷及家人照片等個人資料和私隱在網上公開,甚至致電騷擾,該名女士的情緒因而受到困擾」。[1]有網民擔心事件會促成「網絡23條」的立法,指責不斷起底推post高登仔實在是好事多為。[2][3]

批立法會選舉制度畸形

2015年11月,陳健波接受商台節目《在晴朗的一天出發》訪問時表示,現時的(立法會)選舉畸形,一些人只需二、三萬票,即可勝出成為議員,故選票難以懲罰到「拉布」議員。但是陳健波是無挑戰對手下,零票自動當選。故此此言出於他口,實在非常諷刺。

此言論亦在建制派間引起迴響,因為不少建制派議員本身都只憑兩三萬票當選。陳健波為了建制盟友不要誤會他,主動在建制派WhatsApp群組發信息澄清。有網民留言斥他:「呢d說話自己講出黎都唔會面紅,已經贏曬!所以話,人唔要面,天下無敵,就咁解。」[4]

屢次立法會爆粗

2017年1月,立法會新丁議員朱凱廸在審議幼稚園津貼時,提交廿多個臨時動議拉布。其間陳健波處理朱臨時動議時疑似「爆粗」,將提交的「交」字讀成「鳩」字,說:「朱凱廸,你提鳩咗廿幾個議案」,引來全場議員拍枱大笑,陳即打圓場叫議員「不要那麼心邪」,朱笑着為陳打圓場:「我認為主席沒有說粗口。」

2017年5月,陳志全在休會後向議員播出一段聲帶,批評陳健波疑似講粗口。熱血公民鄭松泰亦在facebook稱,聽到陳健波把「如果你」,口快快講成了「X你,再講野我就停止你發言!」陳健波回應指,自己只是一時「甩嘴」,又為此致歉,並強調「我都幾憎人講粗口」。[5]這些個案經常被網民重提。

《逃犯條例》修訂「收成期」言論

2019年6月,因《逃犯條例》修訂風波爆發大規模遊行及警民衝突。6月14日,身為財委會主席的陳健波原定下午主持財委會會議,但因泛民議員不斷提出規程問題等,會議提早結束。陳健波在會段批評反對《逃犯條例》修訂的人破壞香港穩定。

陳健波指考慮到財委會積壓太多議程,有數百億撥款要審批,而有關《逃犯條例》的爭議相信短期內未能解決,不能因而停止開會。他表示,已對民主派的議員很忍耐,斥有議員不斷阻礙會議進行。陳健波指有人認為他已「上岸」,「我生活是沒問題,為什麼?因為我前半生很努力」,「但我擔心香港,你搞亂香港和中央的關係,令香港動亂,令中國動亂,有幾千萬人湧來香港,大家還可以過現在的生活嗎?」

他表示,《逃犯條例》修例對99.99%的人都不會受影響,但遭到「很強大的國際級傳媒機構抹黑」,如果香港動亂將不能維持現有的生活,「最不忿氣的是我,很辛苦儲了那麼多年錢,很努力才有今時今日比較安穩的生活,我嫖、賭、飲、蕩、吹都不碰的,只需要很基本的生活就可以了,你為什麼要破壞我生活?現在是我的收成期呀!」陳健波稱,自己代表大部份中產的心聲。

陳健波認為,面對國際博奕,香港現時陷入很大的危機。他指政府作出修訂後,嚴重罪行才會被引渡,「香港700萬人,我假設你每年有200人被引渡返去(大陸),都只是港人的百分之零點零零零幾呀!」。他斥責宣傳單張不盡不實,如果一旦遭到美國制裁,香港將會「無運行」,「用創意做生意,唔係弄什麼騙人豬肉販故事」。

陳健波發言的視頻瘋傳,引來網民嘩然。有人批評他離地且刻薄。民主黨胡志偉亦批評,陳健波說法不重視年輕人性命及自由意志,只懂跟隨政府意思,大放厥詞,以為自己「好巴閉」,又說陳無視大律師公會及律師會對修例的專業意見。

[6]

收回言論遭數倍回報

2019年10月21日,立法會財委會舉行特別會議選舉副主席。公民黨郭家麒以「皇帝唔急太監急」形容財委會撥款情況,主持陳健波指郭家麒「說話沒人相信」,引來泛民主派嘩然,指他侮辱郭家麒,又違反選舉主持的公正性。民主派與陳健波連番鬥咀,及後陳健波再稱郭是「最乞人憎的議員」,但表示為免會議被拖長,決定收回,但拒不道歉。

公民黨譚文豪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以「太監」、「自動波」、「垃圾波」形容陳健波後,稱收回言論及道歉,短片看得網民大呼過癮。[7]

註解

除非特別說明,社區內容使用CC-BY-SA 授權許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