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DOM


香港培青社,是一個土共性質的facebook專頁,在2015年中開始活躍。其後網民起底此專頁由一左校通識教師設立,因多次發表不實言論,在2016年1月遭到官方刪除。

2015年事件

借伊斯蘭國斬首人質抽水

主條目:伊斯蘭國

2015年2月上旬,國際恐怖組織伊斯蘭國發布已將日本人質後藤健二斬首的片段。香港培青社竟借機抽水其 facebook 專頁上載後藤健二屍體的照片,專頁管理員「天有晴」除了留言稱「來生不做日本人」,接著說:「各位不願承認自己是中國人香港人,又或要求香港獨立建國的香港人,當你旅遊不幸被伊斯蘭國脅持,請你出示BNO或外國護照!」[1]不過之後有中國人被擄,所以網民都以「中國護照也沒甚麼用」回應。

其後《壹週刊》報道「香港培青社」的抽水言論,譏諷有些人「連死人唔放過」,又引述一些網民留言,指責「天有晴」之留言冷血,的侮辱死者,認為「對方拎呢件事講簡直無恥」。對於《壹週刊》的報道,「香港培青社」在其專頁作出反擊,除強烈譴責《壹週刊》誹謗外,更辯稱「天有晴」對後藤健二被斬首感到悲痛之餘,同時希望港人反省民族身份認同之重要性。[2]



籲舉報大學迎新淫Game

大學的O'Camp(迎新營),因經常被傳媒揭破迎新遊戲意識不良,而為年長網民所詬病。2015年8月中旬,香港培青社發出呼籲,歡迎大學同學向他們發照片舉報「迎新淫Game」,如採用將會以港幣2,000元作回報。

有網民得悉後笑稱:「識玩一定搞淫game,然後舉報自己;無限loop後買樓不是夢。」[3]



中港外圍賽對戰,對港隊先踩後撐

香港中國2018年俄羅斯世界盃亞洲區第二圈外圍賽中,被編入同一組。2015年9月3日港隊於深圳寶安體育場作客中國,結果以0:0逼和中國隊。賽後,港隊門將葉鴻輝指責國足隊長鄭智在比賽時出言侮辱。香港培青社之後連續數日出帖指責葉鴻輝「冇得打中超,就話唔認自己做中國人」、「冇原則、看風駛𢃇」,又揶揄香港足球聯賽入座率持續下跌。更有聲稱是香港培青社的成員,表示會在9月8日香港對卡塔爾比賽時,入場聲討葉鴻輝。網民不滿他們在對卡塔爾大戰前夕抵毀港隊,留言指責他們不配稱為「香港」培青社,應叫做「中國」培青社,甚至是「卡塔爾」培青社。

但在9月8日香港於主場迎戰卡塔爾當日下午,香港培青社出帖與聲稱入場聲討葉鴻輝的網民劃清界線,更在開波前個多小時,突然出帖高呼:「香港隊勁揪,撐港隊」。有網民留言斥責他「精神分裂」。[4]



2016年事件

發出「緝波令」

2015年年底,以出版及出售大陸政治禁書為主要業務的銅鑼灣書店,5名股東及員工先後神秘失蹤。其中股東李波懷疑被大陸公安於12月30日跨境執法擄回大陸,事件令全港震驚。

2016年1月5日,代表財經界的立法會議員吳亮星在一個立法會上發言;他指收到老朋友「報料」,五名「書局友」先後坐「洗頭艇」偷渡回大陸宿娼嫖妓,被公安當場逮捕。此荒謬言論受到公罪譴責。

不過香港培青社則立即附和有關言論,於其facebook專頁發出「緝波令」,向各界索取李波消息,包括「李波先生與哪些性工作者來往、性工作者個人資料及相片、進出哪些酒店」等資料,一經核實,即存入現金。不過專頁當晚近11時一度「死機」,之後相關的「緝波令」亦告消失,未知是否被舉報所致。[5]

香港培青社亦發出一張模擬書局失蹤5人在東莞召妓的照片,亦遭到移除。



借喪生本土派抽水,致其壽終

2016年1月3日,本土派活躍分子蔡維益(Jacob Choi)失蹤,後來在1月6日於大帽山大石石澗發現他的屍體,懷疑他獨自行山時失足墜崖而死。香港培青社Facebook 專頁,轉載事件報道時,竟留有「中共派特工到香港推佢落山?天有晴」的字句,惹來猛烈批評。不少網民在該專頁冷血,更有網民發起當天晚上10點同一時間一起舉報「香港培青社」專頁。

結果到1月6日當晚7時許,舊有的「香港培青社」專頁已經在 facebook 上消失,懷疑是因為被網民成功檢舉所致,然而,在晚上10時許,「香港培青社」卻出現另外一個專頁,並繼續挑機,留言指「無懼極權震壓,堅定信念不移,殺盡黃絲狗,還我真香港」,更揚言「關一開十」,後來更上載了蔡維益的遺照,稱「教識本土派三隻字:抵撚死!」不過其後這個專頁亦遭到刪除。[6]



建立人遭起底

蘋果日報》早於2015年2月報道,香港培青社的主席,為傳統左派學校培僑中學的通識科教師陳志興。[7]

由於香港培青社之前已發表不少不實及觸怒網民的言論,在蔡維益不幸意外身故的事上,更發表冷血言論對死者不敬,網民狠批香港培青社主席陳志興枉為人師。其後網民發現有名為「陳志興」的人在其個人facebook帳戶發表粗口留言,包括「你地班毒X破咗處未」、「夠膽去培僑打我呀X你老母」以及「X埋你個X都得」等。有關言論隨即在網上演變成罵戰。[8]網民集體向facebook舉報「香港培青社」專頁的同時,facebook出現了另一個名為「集體投訴培青社主席陳志興無恥語論」的專頁,呼籲網民集體向培僑中學及教育局投訴。

網上同時流傳一張署名「陳志興」的人士發出的「嚴正聲明」,指自己在2016年1月6日晚上,發現有來歷不明者,用其名字在facebook使用粗言穢語留言,但聲明自己「從沒有在facebook使用『陳志興』名稱開設帳戶」,指該個留言的「陳志興」帳戶與自己「沒有任何關係」,以及「本人從不會使用粗言穢語留言」,並指對有人惡意冒充自己「感到極之憤怒,並保留一切法律追究權利」。有網民發現其聲明的日期竟是2015年,作出恥笑。

培僑中學校長招祥麒向記者證實,陳志興是培僑中學的一位職員,而據招校長所知,陳志興亦是香港培青社的主席,但指香港培青社與培僑中學無任何關係,因此不會對香港培青社的言論作出評論。就「陳志興」在網上使用粗言穢語一事,他表示,已向陳志興查詢,對方表明自己是遭「惡搞」,上述聲明亦確認是由陳志興自己所發出;又指據他所知,陳志興認為遭冒充一事對他構成嚴重傷害而且涉及刑事,在2016年1月7日早上已向警方報案,要求警方介入調查。

招校長表示,事件發生後,他接獲不少人士,包括家長查詢,校方會向家長解釋事件。他又指,陳志興雖然是香港培青社主席,但據他所知在香港培青社專頁發表相關言論的人,是該社其他成員而非陳志興本人,但招校長認為陳志興作為主席,亦需承擔相關責任。[9]

遭冒名教投廢票

2016年2月,立法會新界東補選臨近,有網民發現「培青社專頁」以「天有晴」名義發放宣傳圖片,稱「以四人家庭為例:爸爸投4號,媽媽投3號,哥哥投2號,自己投1號」,又稱「甚至如果你認為幾位建制候選人都各有優點,未能作出決定,你可以在所有你心儀的候選人旁邊也蓋上剔號。」不過,由於是次補選只涉一個議席,只有得票最多的候選人才能當選,類似區議會選舉中採用的單議席單票制,故不存在所謂「配票」的效果,而且在同一張選票投選多於一個候選人,在現時香港任何議會的選舉中,都會成為廢票。[10]

不過,培青社英文名稱為「Hong Kong Youth Development Society」,但該自稱「培青社」的facebook專頁英文名稱則為「Hong Kong Youth DiuLeilomei Society」,明顯屬惡搞之作,不過仍有民主派網民信以為真,以為有「豬隊友神助攻」。[11]

註解

除非特別說明,社區內容使用CC-BY-SA 授權許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