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偉文Wyman Wong),香港著名填詞人、電台節目主持、香港電影演員、專欄作家。他與林夕合稱香港詞壇的「兩個偉文」[1]。黃偉文中學就讀於聖芳濟各書院,是容祖兒蕭正楠的中學師兄。

早年事件

反對國民教育

惹火瓊姐

2011年12月中,黃偉文在微博上傳一張有很多花的室內裝飾品照片,留言道:「千花樹!不是花千樹啊!」怎料著名網民慈雲山鄭列瓊 (瓊姐) 在他的微博回應:「今年千fa輸!」Wymany都要回敬她一句:「哼!惟恐天下不亂!走開啦!」[2]

雖然瓊姐一直為黃偉文因受楊千嬅「背叛」而反目的事大做文章,為黃偉文不值。不過今次受指斥她明顯心有不甘,立即在高登討論區論壇發功,開帖踩他填詞「唔啱音」。[3]

此事被注意瓊姐一舉一動的《蘋果日報》留意到而上報

Tumblr lwgc5ejmwr1qk8igmo1 500.png
22ec3p8n.jpg

不過由於黃偉文與瓊姐的偶像容祖兒關係良好,所以瓊姐只作出短暫的攻擊,未有持續下去。

2014年事件

撐公投微博被河蟹

2014年6月下旬,香港民間舉行了「和平佔中6.22民間全民投票」。黃偉文在微博貼文表示已投票後,先收到通知指被「其他用戶」舉報禁言,他隨即表示「也真狗」,之後整個帳戶一度遭刪除。及後帳戶再次開通,他則貼出一張冬裝相,上有字樣「DIE」,並寫道:「離開太容易,我會留下,看看怎樣把你用到盡,直到不能。」數分鐘後,他再貼另一身穿「YOU KNOW YOU'RE NOT RIGHT」字樣衣服的圖片。有網民笑指他與黃耀明一齊做封面人物受訪後雙雙被封,他則幽默地以廣東話的「攬炒」回應。

其後Wyman轉戰Instagram,他貼了一張微博的截圖,內容寫著Wyman用戶不存在,還留言說:「更好笑的是,自從上次解封之後,我應該『暫時』沒再發過任何『敏感』的內容,所以那邊應該是徹底瘋掉了,哈哈哈哈!」他更自稱:「繼『林夕』後,本填詞人正式改名「圓寂」。阿彌陀佛!」

有網民把黃耀明跟Wyman化為鬼魂的漫畫化,說:「『文』『明』不見了。」[4]

HOCCvote622e.JPG



北京北角風波

主條目:北京北角

2014年6月下旬,李克勤發佈新歌《北京北角》,歌詞描述「北京」與「北角」相愛,但同居後「變大戰」出現連番衝突,想「了斷」、「分開」但又不捨,期望「以愛熱溶那界限線」。歌曲MV中則插入不少中港矛盾相關的新聞片段,包括D&G分店禁港人拍照風波、大陸自由行旅客與港人衝突等。由於《北京北角》是由黃偉文填詞,他被網民怒轟編寫「賣港維穩歌」。

7月上旬,黃偉文終於在事件作出回應,他在instagram貼了張「No Ass-kissing」照片,表明不會拍馬屁,並寫下大篇文章解畫。[5]

Wymanbeijingnorthpoint.jpg

中央政府打算怎樣對待香港是一個課題,兩地人民有沒有必要互相仇恨又是另一個層面的事,「北京北角」是首有關民族共融的歌,寫於「蝗蟲論」閙得最鼎沸的時候。

隱喻式的創作素來有機會引致受眾對作者原意的曲解,網上熱議之後,我重看這份歌詞,覺得留下的「線索」也許真的不夠,再加上那個我未被知會、導演一廂情願的MV,在這種大是大非的風頭火勢會被理解成向北京阿諛獻媚也是有可能的,若果真的有人這樣詮釋,甚至真被維穩人士用作宣傳工具,我會感到非常羞恥與難過,對錯誤接收這歌內容而引致不安不快的人,我衷心為自己並無考慮周詳,讓別人有機會作其他解讀而道歉。

並真誠感激大家的提醒,以後寫詞會更小心斟酌作品會否被和自己相反價值觀「騎劫」的可能性。

多謝有朋友因此誤會為我痛心過,但一個人的性格氣節,是一路有跡可尋的,係冇咁奇情一夜轉彎嘅,就算是轉,此歌寫於今年五月中,支持公投的微博事件發生於六月中,你說到底這個人是從哪裡轉向哪裡?

在這個高度互相監察的年代,風水佬尚且𧦠不到你十年八年,何況像我這樣一個活在流行媒體的人?至此,我本來想以「是人是鬼,口講無用,就請你們看下去吧!」作結,然後諗諗,最想同大家講嘅其實係呢句:「點會唧!黐缐!我下半世仲想想抬起頭做人㗎大佬!」

黃偉文上。(3/7/2014)

2015年事件

反網23,歡迎改歌

2015年12月9日,是網絡23條草案在立法會進行二讀的日子。當天凌晨,身為作詞人的黃偉文於facebook貼出自拍照,先為網民「打開大門」留言:「方丈份人好大方,我啲歌詞隨便改,You have my word!---黃偉文。」不過,許多網民都有懷疑回覆道:「你俾無用㗎,執法單位話無拎晒咁多個版權持有人同意就可以懷疑侵權拉㗎喇!」黃偉文即回應:「至少我自己要把話講清楚!」[6]

另一網民寫道:「感謝Wyman!但作曲者、唱片公司同政府依然可以代你本人控告二次創作人!除非創作人是特首級別的「新聞人物」才可獲得豁免!(例如翻唱『喜歡你』)」

黃偉文其後亦坦言自己都有玩過二次創作,貼出梁詠琪的《高妹正傳》,留言:「我也有二次創作,and quite proud of this one actually!」這首《高妹正傳》原來於2002年先是李克勤唱出《高妹》,之後此歌作曲人梁詠琪,就以同一個旋律,改為由黃偉文填詞,變成《高妹正傳》,結果一樣大受歡迎。

Wymanwelcomerewritescript.JPG

2016年事件

預言會因自己改自己歌被捕

2016年1月1日元旦日,黃偉文在商台叱咤頒獎禮上,獲填詞人大獎。曾於社交網力撐二次創作無罪的他,即場揶揄香港政府提出的網絡23條完全是不合常情。他指自己的獲獎的《羅生門》其實是二次創作,但網絡23條「如果真的通過了,即使我改編自己的歌詞,即使我自己不控告我自己,政府也可以跳過我自己,代表我自己,去告我自己。」

黃偉文說得悲涼,但卻引來全場大笑。他再坦言:「所以今年好有機會我是最後一年來叱吒,如果我明年真的不在這裡,希望大家會想我。我答應大家,無論將來的日子,我在壁屋、小欖、喜靈洲還是芝麻灣(都是監獄的名字),無論是進去一次、二次、三次還是無限次,我都會堅持創作我最愛的廣東歌詞。」

有網民悲嘆:「大家笑完,但不久將來的香港就是這麽可笑...」;不過亦有網民笑言:「即係可能會出現本官依例判處黃偉文需向黃偉文賠償港幣50萬元?」[7]

同是填詞人的梁栢堅,在facebook感言:「我醉,今晚流眼淚因為佢(黃偉文)。香港人加油,每一個地方都係戰場。」[8]不過黃偉文本人沒有再在社交網站引伸自己這番說話。[9]

20160101 叱咤樂壇填詞人大獎~黃偉文:請大家掛念可能要坐監嘅我(節錄)
Pakindrunkcoswyman.JPG



謝偉俊誣食老本,反斥法律超人二創

2016年3月3日,立法會續審俗稱「網絡23條」的《2014年版權(修訂)條例草案》。建制派議員謝偉俊在發言時提到,不點名指一些「上咗位」及「成咗名」的創作人,認為他們是「不思進取」及「食老本」,才不介意作品被抄改。

曾提過不介意作品被抄的黃偉文,隨即在個人facebook 對號入座回應,指「食老本便不介意被抄襲」的言論聽得他好頭暈。Wyman 認為:「失去創作能力、打算抱著幾款舊model食老本食過世的人,才應該更介意被抄襲吧,因為他們『貨就得咁多已成定局』被抄一款就少一款masterpiece呀!只有創作力源源不絕的人才不怕大方宴客吧。」

黃偉文進一步向「法律超人」謝偉俊挑機,指「嗰個乜乜超人,咪二次創作囉,你而家又去反二次創作;今日仲講緊廿幾年前嘅呢個造型?我都做咗幾世人啦!食老本嗰個唔知係邊個呢?哈哈哈!」[10]

最後他以「仲有,預計對家之後一定有嘢講,回應定先:滿口歪理,不再回應!」作結,原句是出自TVB李寶安對毛孟靜J5台新聞簡體字幕風波質詢的回函

謝偉俊暗指林夕、周博賢、Wyman 不介意作品被抄改 ,因不思進取食老本!
Wymandefendlawsuperman.JPG



「兩個偉文」世紀合照

黃偉文跟林夕這兩大作詞人被喻為樂壇「兩個偉文」(林夕原名梁偉文),亦可謂當代「詞神」,兩人一直以音樂作擂台,借歌詞一較高下。2016年4月1日愚人節,兩人一起出席講座。事後黃偉文就在fb上載一張兩人的合照,寫道:「這兩個人未selfie過,第一張。」

結果這張「世紀合照」收到超過一萬五千個Like,網民紛紛留言:「識英雄,重英雄,兩位當代詩人」、「好應該print出嚟供奉」、「整個青春都在你們筆下」、「希望有世紀合作!」[11]

Twowymanselfies.JPG

註解

除非另有註明,否則社區內容均使用CC-BY-SA授權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