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DOM


黃台仰(Ray Wong Toi-yeung),香港本土派人士、本土民主前線召集人,亦是網絡媒體平台Channel i創辦人。

簡介

黃台仰於2014年「雨傘革命」後組織本土民主前線,他認為當時採取的「和平、理性、非暴力」未能成功,主張「以武制暴」。黃台仰被視為2016年農曆新年「魚蛋革命」的領導者之一,因而被拘捕及檢控。2017年11月,黃台仰棄保潛逃,被法院發出拘捕令,現列於警方的通緝名單中。他其後輾轉潛逃至德國,並於2018年5月獲批難民庇護資格。

2016年事件

「黃瓦全」的煉成

2016年2月年初一深夜,旺角發生被稱為「魚蛋革命」的騷亂後,黃台仰年初四(2月11日)於「本土民主前線Facebook發表了「給香港市民的最後一段錄音」。錄音中他稱:「2016年我們會面對更加嚴峻的問題,將會有更多的議題需求走上街頭抗爭,但我希望各位香港人仍然能夠堅持,只要相信大家的力量能夠帶來改變,香港一定能夠改變。」 錄音最後以「寧為玉碎,不作瓦全」作結尾。[1]

自此「黃瓦全」成為黃台仰的別稱。[2]

被捕及搜出武器偉哥

魚蛋革命」發生以後,多名本土民主前線成員被警方拘捕,當中包括出選新界東補選之6號候選人梁天琦。不過身為該組織召集人黃台仰傳聞失蹤多時,但媒體對此鮮有報道。

2016年2月21日晚上,警方以破門方式,在天水圍天晴邨一單位內,以涉嫌暴動罪,拘捕黃台仰,同時被捕的尚有一名28歲收留黃之屋主。警方指在該單位內檢獲可用作製造炸彈的的一批化學品,當中包括硝酸銨、聚乙二醇(PEG)及二氧化硅,以及53萬元現金、電磁炮、伸縮警棍、V煞面具、電池、大麻及偉哥等大批物品。期間更召來爆炸品處理課及通知消防處派出多輛消防車及救護車到場戒備。

但對於警方這場「大龍鳳」,一眾網民都認為有「砌生豬肉」之嫌,如警方所謂之化學品,原來只是普通的油漆稀釋劑、植物肥料、瀉藥和吸濕器。而所謂「電磁炮」,更是在淘寶網也能買到的實驗裝置,沒有任何殺傷力。故此,市民紛紛在網上嘲笑警方小題大作,擺明是想「老屈」。[3]

青年新政游蕙禎,在參選稍後的2016年立法會選舉時,就因為曾與黃台仰合作,而飽受質疑。本土力量何志光於選舉論壇中質問游蕙禎,為何會接受這樣的組織支持,游反指應問黃台仰而非問她。何又指53萬現金是黑錢,指她接受這組織支持是有問題。林依麗亦借黃台仰的事,質問游蕙禎「53萬元怎樣來?我又想問一下,那100粒偉哥是不是跟妳享用?」游回應指53萬元並不屬於她。[4]

「無成本,又可以玩野,點解唔做?」

參見:青年新政立法會宣誓風波

2016年10月12日,是新任立法會議員宣誓的日子,其後多位議員在宣誓中「加料」,引發了連場風波。身為本土民主前線發言人黃台仰當天在Facebook出帖,指「無成本,又可以玩野,點解唔做?」,矛頭直指未有在宣誓加料的熱血公民主席鄭松泰

之後發生一連串的「DQ」風波,青年新政梁頌恆游蕙禎被追討薪酬款項,補選泛民陣營又吃下連場敗仗,成本之大令網民一直斥責黃台仰。[5]

2017年事件

棄保潛逃

黃台仰於2016年2月被捕後,於九龍城裁判法院提堂。裁判官當時批准黃以10萬元,另加其母親的10萬元現金人事擔保保釋候審,但保釋條件包括不得離開香港,遵守宵禁令,亦不能進入旺角範圍。然而黃台仰卻多次要求離港,他在2016年8月,聲稱要到比利時出席西藏人權會議,又指自己已被英國牛津大學錄取修讀兩年制哲學證書課程,並會於同年10月入學,最後法庭准他離開出席會議。

2017年12月,《文匯報》報道指黃台仰曾向法庭申請離港一週赴英國,獲批後在11月初離港。據法庭批出的保釋條件,黃台仰須每周前往指定的警署報到。但據了解,黃台仰在一周後並未按規定報到。身在英國的黃台仰沒有如期向法庭交回旅遊證件,高等法院法官發出拘捕令,將他列於警方的通緝名單中。「魚蛋革命」相關案件如期在2018年2月開審,而黃台仰始終沒有出現。最後梁天琦因騷亂案被判囚六年。[6]

互聯網不時流傳黃台仰的行蹤,有傳他身處英國德國。2018年7月,本土派人士中出羊子Facebook上聲稱,與黃台仰獲邀出席英國一大學研究所之內部錄影訪談,翌日二人於附近名勝遊歷。中出羊子引述黃台仰抵達英國至今「沉醉學業」,也生怕行蹤外洩而「甚少會見國人」,二人會面時無所不談。黃台仰亦囑咐他不要再恥笑梁天琦。[7]

2019年事件

獲德國難民庇護

2019年5月21日美國《紐約時報》報道,黃台仰和另一名旺角暴亂案中棄保潛逃的本土民主前線成員李東昇,在2018年5月已經在德國獲得難民庇護。香港警方指,由於案件已進入司法程序,故不作評論,又指一般會根據案件情況,循不同途徑追查在逃疑犯下落及將其緝捕歸案。

根據有關報道,黃台仰透過短訊承認在德國獲庇護一事,稱:「我覺得我不能再躲藏,我最終會被認出。」他和李東昇都拒作更多評論,表示將會在日後再加詳述。報道又指,德國聯邦移民及難民辦公室在電郵中證實,在2018年向兩名來自香港的申請人批出難民資格,但沒有透露他們的姓名。[8]

消息傳出後,有網民留言稱首次聽到有香港人成為難民,「心都實埋」,亦有嘆謂香港「由第一收容港變難民輸出地」,感覺很難受。[9][10][11][12]

由於當時正值香港政府力推《逃犯條例》修訂,不少人擔心修例後會遭大陸羅織罪名引渡,英美等國均表關注,黃台仰成為難民的消息更令不少人擔心「港人難民」將成為日常。當日稍後英國《金融時報》刊出的專訪中,黃台仰和李東昇表示選擇在此時披露已獲難民身份,正是想引起各界對香港修訂《逃犯條例》,以及六四事件30週年的關注。[13]


註解

除非特別說明,社區內容使用CC-BY-SA 授權許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