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DOM


黃嘉慧(Betty Wong),就讀於香港大學醫學院。她因在facebook中自揭偷渡來港,以「行街紙」生活多年,最終入讀港大並順利取得身份證的事跡,引起網民熱烈討論而成名。

「從蛇船到醫學院」自白

2014年4月,一名港大女生「Betty Wong」在facebook撰文,訴說自己以偷渡方式來港,最終取得身份證並就讀港大醫學院的故事。女生指自己在2003年2月8歲時,為了尋找以合法途徑留港定居的母親和胞姊,孤身一人循水路偷渡來港,及後她到入境處自首,終取得一張證明她可以留港的「行街紙」。但她指「行街紙」令她生活困難重重,甚至令她原本有機會入讀中文大學醫學院,亦最終因沒身份證而被拒諸門外,及後她獲港大醫學院錄取,並取得身份證,於是她在入境處前拍照留念,並寫出洋洋萬字心聲。[1]

網民反應

有關文章迅即在各討論區瘋傳,由於不少網民對「新香港人」均不存好感,對她的經歷及言行均感憤怒。不過她的照片卻有不少人讚好,有人認為她雖然是非法入境者,但其毅力值得尊重,又指斥責她的人是眼紅其成績。

事主則在「驚動」網民之後,主動將原貼文刪除,及後更將整個facebook帳戶取消。

偷渡客入U

不少網民從法律角度分析事件,指一名非法入境的人竟可不斷享有酌情權而使用香港的教育資源,偷渡犯法在先,來港搶港人資源在後,令人非常詫異,更有人直指她是「竊匪」,直言「你係個賊黎架咋,八婆」。[2]有網民指她將非法入境者的經歷包裝成「勵志」故事,是本末倒置,更揚言「香港人是不需要一個是非不分的醫生」。

港大回應稱,取錄學生一直有嚴謹制度並擇優而取,收生過程中,若有個別學生的留港條件有需要進一步了解,大學會按既有程序,向入境處查詢或澄清,在入境處不反對情況下,才會正式取錄。教育局表示,會為持有「行街紙」的兒童提供入學支援服務,入境處則稱不評論個別個案。[3]

口舌招尤

除法律問題外,不少網民對女生的態度更嗤之以鼻,認為她「勵志故事」中的照片及行文中充滿怨毒和不忿,一直鄙視香港人以及當中負責秉公執法的人員,整篇文章其實是「勝利宣言」,只希望向那些當年留難她的人示威,例如在取得身份證後,她在入境處門外拍照留念,當時她身穿一件寫有「Holy shit」字句的上衣,文中就指希望將此句送給香港政府。文中又提到自己當年因偷渡自首,在入境處被問話時,執法人員企圖「從精神上拖垮我」。網民不滿她自我中心的思想和語氣,處處認定自己受盡迫害,不懂「飲水思源」之餘,反過來把港府和港人當成敵人,更對她日後行醫的心態感到擔憂。

上報

網民對女生言行的討論引起傳媒關注,她首先接受《成報》訪問,聲稱偷渡時的細節早已遺忘,就連從哪一城市出發也無記憶,就只記得自己一直跟着一位「蛇頭」,等待爸爸把她贖回家,網民更認定女生有所隱瞞,亦指《成報》指女生欲報香港恩情的報道不盡不實。[4][5]

4月17日,《蘋果日報》於頭版報道此事,首次提及其中文名黃嘉慧。她在訪問中表示自己是大陸一孩政策「超生」的第二胎,因此父母不敢為她報戶籍,直至8歲都沒有上學,也無法申請單程證來港團聚,又因為她在大陸沒有戶籍,變成「無國籍人士」,入境處亦無從遣返。她表示公開偷渡經歷,是因為早前文憑試中文科後,網上看到不少考生因失手而灰心,因此撰文自爆19年來的挫折,希望鼓勵他們,詎料引起大風波,但並不後悔,只稱自己「表達能力同組織唔係咁好」,文章亦有甚多遺漏,又未有校對就上載facebook,只希望「佢哋對我多啲了解,我要講聲對唔住,真係太趕急」。她又否認沒有感激之心,早已把這裏當成她的家,2012年反國教風波,她到政府總部兩日一夜參與集會。她希望將來成為醫生,服務大眾,「我唔係乜嘢嚟爭資源,𠵱家我想喺香港有貢獻,盡我努力回報社會。」[6]

網民對《蘋果日報》對事件取態與網絡頗為不同而有所微言,有人指當天其實有不少應跟進的民生政治大事,該報卻以此事作頭條,是借助網民及網絡媒體去推波助瀾,從而增加銷路,又擔心報道與脫離網民民意,會令事件擴大但失去焦點。[7][8]

相關改圖

註解

相關條目

外部連結

討論區

網上評論

傳媒報道

除非特別說明,社區內容使用CC-BY-SA 授權許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