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DOM


黃定光(Wong Ting-kwong),生於香港,籍貫廣東東莞,2004年起四屆自動當選功能組別進出口界香港立法會議員,民建聯成員。

網上事件

竄改林彬死因

2010年5月,民建聯商台購入時段,推出「十八仝人愛落區」節目,商台晚間節目《串》主持人兼中國問題專家潘小濤分別在自己的節目及報章公開撰文,重提1967年左派暴徒燒死商台播音員林彬,認為商台賣時段給民建聯愧對死去的他。

黃定光去信立法會資訊科技及廣播事務委員會要求討論事件,企圖威脅商台和打壓潘小濤,更在報章撰文,聲稱「林彬之死,死於社會動亂」。

事件引起很多網民非議,紛紛撰寫博客反擊。[2][3]而亦有網民在Facebook成立反對群組。[4]事後黃定光拒絕收回言論[5],不過「十八仝人愛落區」不久亦難逃終止的命運。

拉布戰入睡

2012年5月,立法會正式開始審議替補機制草案。人民力量提出過千項修訂,而泛民議員則集體缺席抗議。為防出現流會局面,建制派的「議會大懶蟲」被逼出席。

黃定光在會議途中入睡,被梁國雄向主席曾鈺成提出關注,擔心他是否有生命危險,黃定光隨即醒來,幸而無事。事件被網民恥笑外,還引發改圖[6]

很多網民都表示,原本完全不知黃定光是誰,現在他一睡成名。[7]

影片
原圖
改圖


指李慧玲是小爬蟲

2014年2月,爆發商台粗暴解僱李慧玲風波。2月下旬,立法會內務委員會辯論是否引用權力及特權法,成立專責委員會調查事件。民建聯的黃定光聲稱從不知道誰是李慧玲,但又形容她是「小爬蟲」,不值得立法會運用資源調查事件。民主黨何俊仁反譏黃定光不看新聞、不知李慧玲是「低知識」,引起黃定光不滿要求收回言論,但何俊仁拒絕。[8]


網民得悉事件後,紛紛反問「而我不知道黃定光是誰」,質疑他為什麼可以當議員。有網民又重提他在立法會拉布戰時睡覺的事件,更祝他「一睡不起」。[9]

與范國威起衝突

2015年1月下旬,新民主同盟范國威投訴黃定光在立法會會議中剪指甲。范國威於財委會休會離開時,被黃定光以粗口問候,范國威不忿上前追問黃定光「你為什麼要用粗口罵我啊?」並指黃定光欠缺操守,結果要由保安上前分隔。但黃定光無就指控回應,隨即低頭離去。被問到黃定光說甚麼粗口,范國威稱「諧音D7你」。

黃定光事後反問「剪指甲又關他的事?」他認為范國威借題發揮,稱「指甲崩了當然要在會上剪」。當記者要求他對講粗口問候范國威一事澄清時,他回應指「我不知什麼叫粗口,他認為是粗口」。

短片在網上瘋傳,有網民力斥黃定光:「俾錢請你條X樣返工剪指甲?!」[10]

審議政改間「睇女」

2015年6月17日,立法會正式審議政改方案,會議內的一舉一動均逃不過網媒的法眼,迅速在網上流傳。

其中多間傳媒拍到黃定光在議事廳透過手機,不單觀看美女圖片,還觀看演唱會,其後黃更被拍到觀賞這段名為「這技術太牛逼了,看著舒服」的短片。片中性感女子做出各種性感姿勢,盡顯性感身材,每個姿勢近乎「露底」兼「走光」邊緣。網民均形容這次是何俊仁在立法會會議內睇靚女照的翻版。[11]

黃定光回應指,此短片是「笑話」,並非色情短片。被問在會議其間觀看短片是否適當,黃定光指,是朋友透過微信傳給他,他因為打開了微信,信息來來往往,所以打開訊息來看。

維護立法會內「瞓覺」權

2019年10月17日,香港立法會人力事務委員會要選正副主席,公民黨議員郭家麒想提名黃定光選委員會主席,卻說他「在睡覺,我不知他行不行」;黃定光聞言立刻罵郭「黐線」同埋「懵到上心口」。主持會議的梁耀忠因此叫黃定光尊重會議,指他可以不同意郭家麒說法,但請不要以「黐線」來斥同事。

郭家麒聽到黃定光的回應,就說:「不好意思,原來他不是在睡覺」,「因為黃議員常態是在睡眠的,我看他垂下頭,誤以為他在睡覺。下次他應該放一個牌在前面,寫暮『我不是在睡眠』」;又要求梁耀忠裁決黃定光稱他「黐線」是冒犯。

郭家麒跟黃定光爭論了一回,與黃同屬民建聯的議員蔣麗芸就建議,不如兩人一筆勾銷算了。梁耀忠同意,要求大家不要再針對個別議員在自己座位的行為。但黃定光卻再自辯,稱自己睡覺「不會阻礙會議進行,那我可繼續睡啦?」梁耀忠再答他,總之不影響會議就不會阻止對方做任何事。[12]

註解

外部連結

網民討論

報刊報導

除非特別說明,社區內容使用CC-BY-SA 授權許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