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Key大碟改編系列》為由「詞筆達意」的DC_改編自陳奕迅《The Key》專輯的一系列網絡改編歌詞。

DC_陳奕迅《The Key》面世之後,花了近十天時間,填了八首改詞,內容多數以寫實及抒情為主,他的一系列改編歌曲,主要由多位活躍的知名高登音樂歌手主唱。

《不存在的人》

影片

歌詞

《不存在的人》

原曲:《主旋律》,陳奕迅
改詞:DC_
主唱:花生湯丸
MV製作:DC_

何苦 不再是 存在
仍想 找個新的替代
迷失世間不知不覺 期待
能聽見一點歡笑聲 多意外

尚會為各歡喜喝采
但仍未想起痛哀
往事太多精彩為何被逼刪改
只留下感慨

別問 我過去部份 哪個也在陣
已抹掉何人 有否剩下些足印
縱記上月份 也確有舊憾
仍不記起悲哀怎會靠近

我試過自問 也試過被問
要是像游魂 那感受會否吸引
世界滿利刃 過去已步近
還怎麼可釋放怨恨

若誰復生 為誰在生 生與死怎過問

何苦 竟再度存在
何解 怎會遭此意外
如果在世都只不過 遺害
何必再次經生與死 多厚待

沒有辦法 抵擋惡災
未能在想出變改
倘若算種天災 自然未可更改
只求未可再

現在 會算作幸運 還是這叫作命運
再追問 但原來仍被困
就像設置了利刃 如若 要抗拒命運
與本份 仍無從自刎

活著 卻見證妒恨 誰又以武器陷陣 
再逼問 換來誰人淚滲
但願你也會自問 然後 放棄了利刃
能用心 來平衡怒憤
無緣的悲憤

Woo~Ho Woo~Ho 不再推搪責任
Woo~Ho Woo~Ho 讓前事延續亢奮
Woo~Ho Woo~Ho 不再緊握怨恨
Woo~Ho Woo~Ho 讓前路留烙印

現在 我亦是何人 還是我被喚游魂
太不幸 如何忘掉淚印
但是 我也會自問 如若過活像遊人
會否像 仍如常被困

實在 對我太薄幸 還是這叫作幸運
再不幸 亦能重嚐怒憤
活著 哪裡要妒恨 存在 各有各幸運
人在生 時常在步近
離愁的黑暗

Woo~Ho Woo~Ho 生與死的接近
Woo~Ho Woo~Ho 任誰亦無力答允
Woo~Ho Woo~Ho 一切不應過問
Woo~Ho Woo~Ho 讓誰在留下兩腳足印

《求存》

影片

歌詞

《求存》

原曲:《告別娑婆》,陳奕迅
改詞:DC_
主唱:晨早講早晨
MV製作:DC_

誰人能高呼這次勝利 沒有一絲傷痛顧忌
為何人生須碰上別離 才懂去細味

沒有人能夠永生不死 人世 多麼的隱秘
塵緣在世如遊戲 散散聚聚無從預料怎躲避

為何人生充滿著恨仇 爭執遍滿地
為何能誇口說捍衛自由 才開闢了戰地 

是否忘懷固有的福氣 情愛 通通給拋棄
如何忘記能遺棄 過去活著全憑大眾賜予新世紀

氣息猶存想團圓 可惜 還在戰亂
我只求存為何不成全 原因誰又能判斷

是誘惑已太多 是權力犯錯
是誰欲望過態麼 誰清楚
也是萬般罪過

從來人出生已有範圍 分出了世系 
離流人海中佈滿著問題 何不觸法破例

大概從來慣了分高低 才會 甘心給洗禮
唯求辭世仍無愧 這次叛亂源頭敗壞太徹底

氣息殘存想團圓 可惜 還在戰亂
我只求存為何不成全 原因誰又能判斷
已經無緣可還原 美醜無力界斷
世間桃園全然不完全 誰可能力圖了斷

是怨恨已太多 是情慾犯錯
是遺禍 造了痛楚 回憶傷死牽出苦海心魔
後悔卻已經生出這結果

還是代價現已太多 沒能力認錯
極無助 但對錯都難清楚
哪用要恭賀

想還原 怎還原 世間還是太亂
結果 也許已經 變得無力放下
恨怨

《圍牆》

影片

歌詞

《圍牆》

原曲:《斯德哥爾摩情人》,陳奕迅
改詞:DC_
主唱:我愛魚丸儀
MV製作:DC_

忘掉當初的衝動 忘掉當初的追夢
忘掉了摯友讚頌 已害怕作夢 卻記上某天 戲弄

未忘掉 一天給嘲弄 未尋覓 所失的尊重
還是你已怕器重 氣量已欠奉 怕最尾結出惡夢 

內裡也許 會想有點讚賞 但你卻總愛 裝作很沉重
長時日 去自製石牆 然後 隔著這堵牆 去探聽各種肖像

置身一個充滿幻想的圍牆 看著四面幻覺般石像
卻不敢去穿過石碑於天空翱翔
明白以後那定向 卻只會用腦袋想像
但成敗是那樣平常 何用在自虐受罪並自設絕地城牆
全是你想像 牆外縱醜陋 也是尋常

在回味 悲傷的失落 但忘掉 得獎的歡樂
為何設置了隔膜 要扮作冷漠 對過去卻感錯愕

就算老天也總有些過失 就當作悲痛不過些痕癢
為何沒有學會向上 來令往後也發亮 過去再痛都漂亮 

痛苦終會消散 並通通遺忘 你別要在意當初動盪
有天終再得到 大家的誇獎 成王
無謂再 來自閉 逃避過去 各種探訪

怎麼你一再想以幻想堆積圍牆 看著四面幻覺般石像
卻不敢去穿過石碑於天空翱翔
明白以後那定向 卻只會用腦袋想像
但成敗是那樣平常 何用在自虐受罪並自設絕地城牆
全是你想像 誰沒你之後 也是如常

為免記起 往昔各種創傷 便去給封閉 一切的路向
還情願 以睡覺作夢 難道這樣會有用 放棄過去的美夢

痛苦終會消散 並通通遺忘 你別要在意當初動盪
有天終再得到 大家的誇獎 成王
無謂再 來自閉 逃避過去 各種探訪

當感到身處一個沒空間的圍牆 看著往日錯過的現象
會否使你想再實踐於天空翱翔
還是已定了路向 更想要絕對的高尚

若明白是勝負無常 何用在自虐受罪並自設絕地城牆
倘若在城內活得很勉強
別再想著痛苦 別記起 舊有的醜相
如學會享受 還是算享受 際遇無常 
別要在埋藏

《蟲繭》

影片

歌詞

《蟲繭》

原曲:《任我行》,陳奕迅
改詞:DC_
主唱:黑心澀谷
MV製作:DC_

一雙手一對腳 被誰綑綁主宰了去留
有時仍在遺憾失去自由 但又不肯找個缺口

試過一次自己過渡晚秋 偏你想已經得到了毒咒
過程難受還是不致恨仇 但又總要內疚

想到底 失去怎再復收 為何又在苦想一個藉口
倘若每當想到當初淚流 別強求

誰人來到了俗世都算微塵 而全憑意志在世成就非人
何時才想起童夢也可再覓尋 只等你會遺棄某些紛爭
誰人明瞭置身高處也終歸是人 遺留太多磨滅童真
成年後再沒有福份 可以聚腳於沙灘暢談還在同望著星塵
前塵亦已化做舊聞

出生於這世界 若然判罪不需要理由
你時常在胡亂張嘴扯說 但又不甘灑脫放手

過往失去儘管已歷太久 早已知道都不可往後退
卻仍然在期望可再擁有 入夜等到白晝

等了等 終再等到夜深 還是尚未想起到至親
友伴到今晚的新婚喜宴 未聽聞

誰人來到了俗世都算微塵 而全憑意志在世成就非人
何時才想起童夢也可再覓尋 只等你會遺棄某些紛爭
誰人明瞭置身高處也終歸是人 遺留太多磨滅童真
成年後再沒有福份 可以聚腳於沙灘暢談還在同望著星塵
前塵亦已化做舊聞

想了想 一個一個藉口 無奈令自己竟遭到綑綁
倘若你所得到的都足夠 別再求

誰人能甘心就此一生停留 明明從不喜愛提及恩仇
而為何心中仍會幻想再強求 終於叫眾人也有點擔憂
為何仍然會想一世也不可自由 唯求往昔仍能復生
來年就再沒法享受 可再犯錯都得到挽留 然後無視著因由
還能避免獨自淚流

前塵漸已硬化之後 不會被你的真摯渴求平復前事舊傷口
為何未會享受自由

《近在天涯》

影片

歌詞

《近在天涯》

原曲:《遠在咫尺》,陳奕迅
改詞:DC_
主唱:EgNever
MV製作:DC_

相識始於校內 並不可被別人取代
不懂得怎去愛 亦因此傾心去相愛
相戀得多實在 但感覺是令人意外
曾共你去構想未來 來日會設宴款待

無聊但總有話題
吃喝儘管於街邊開支極忌諱
都可謂甜蜜何事都相依到底
亦認定相方一起可一生一世
旁人還愛說日後可幫手婚禮
誰人會預計 如何去預計 前路已摧毀

不知你在何處 可知你別離天空都下雨
時日再遠去都不肯相信 即使心裡清楚失去別窮追
想起你舊時初相戀的一句 是我終生的伴侶

為何在執著舊時
慣性在觀賞當初寫的舊日誌
思考著藏在內裡的種種意思
亦幸運當天竟可相識得到你
仍祈求與你夢內清晰的相見
唯求有下次 能回到上次 童話再開展

不知你在何處 可知你別離天空都下雨
時日再遠去都不肯相信 即使心裡清楚失去別窮追
想起你舊時初相戀的一句 是我終生的伴侶

花一生不可取始終光陰不可再追
不懂得怎麼方可面對 為何回想起始終有淚 難進取

可惜已在離去 可惜已別離消失生活裡
遺憾過去已經不可扭轉 不可倒退光陰彷似是流水
怎麼你突然狠心匆匆歸去 剩我孤身的賣醉

可知今天入睡 夢中境象令人淌淚 生死一刻怎麼面對

《失樂園》

影片

歌詞

《失樂園》

原曲:《失憶蝴蝶》,陳奕迅
改詞:DC_
主唱:挽歌之聲
MV製作:DC_

曾合上雙手 神便會出手 誰人便可有救
無奈過不久 人沒法忍受 塵俗甚麼引誘

罹難儘管開口 危難便可遠走
但是感恩不再度恆久

難習慣安份 難避免憎恨 忘掉歷史教訓
難學會謹慎 仍自信好運 還是有點亢奮

回望兩雙足印 前路並非黑暗
誰仍願意要一試犯禁

日夜在奢想著如何完美
不斷嘗犯忌諱 但還是怕死
求神來寬己又遺忘倫理
招怒懲罰亦不算無理

從上次之後 重踏了軌道 前路剩低鐵銹
如合上雙手 神未有出手 其實亦應看透

誰在置身方舟 猶幸自身得救
時辰漸過卻竟再犯禁

日夜在奢想著如何完美
不斷嘗犯忌諱 但還是怕死
求神來寬己又遺忘倫理
招怒懲罰亦不算無理

站在樂土中但存留人性
不願平淡定性 願成就透頂
從何時開始便殘存傻勁
不斷重犯歷史似病症

命運若扭轉但何來憑證
好壞如何定性 願離別困境
誰人仍奢想著重回神聖
天上卻已經不再回應

《這一次》

影片

歌詞

《這一次》

原曲:《床頭床尾》,陳奕迅
改詞:DC_
主唱:kalista
MV製作:DC_

也許會失意 但我願奮力去一試
再奢想 也不可得志 浪費時間 未免不智

來年若然完夢 唯求事情別哄動
從來未曾凝重 不再當觀眾
未來 能夠高歌揭盅

也許會膽怯 沒說明卻是有種意思
更不管會否得一次 亦會嘗試 願我可以

來年若然完夢 唯求事情別哄動
從來未曾凝重 不再當觀眾
未來 能夠高歌揭盅

也許會可以 在兌現美夢裡的意思
再不理各種的非議 願我能夠 述我心意

來年若然完夢 唯求事情別哄動
從來未曾凝重 不再當觀眾
未來 能夠高歌揭盅

從前自言無用 何時默言地心動
唯求未來完夢 不再分輕重 
路途 還有多少個冬

說不上很英勇 或太傻氣亦會發瘋
卻可以 叫傷感悲痛
逐吋離去 願你相信

《人言何畏》

影片

歌詞

《人言何畏》

原曲:《阿貓阿狗》,陳奕迅
改詞:DC_
主唱:Er!c
MV製作:DC_

並未有過的經過 全憑某個的相助
就像我有天真的出錯

流言這次怎攻破
為何有誰竟私下祝賀 太過火

若然恨我請憎恨我 隨便輕視我 不管對或錯

相信事情 不需證據辨明 會化身泡影 何須急保證
可算莫名 仍可使位位給予我壓迫 炮聲
並未祈求天下太平
誰能在作證 誰人情願出聲 誰人其實很清醒

學習抗壓都不錯 
如何對抗這災禍 為何個個竟裝笑扮傻
毋忘過去的真我 然而這次的假像怎樣 也太多

令誰亦要想嘲弄我 還想踐踏我 但願能離座

相信事情 不需證據辨明 會化身泡影 何須急保證
可算莫名 仍可使位位給予我壓迫 炮聲
並未祈求天下太平
誰能在作證 誰人情願出聲 誰人其實很清醒

這日我縱使不甘願承認 都必須認了命
已偽作罪證 已站到絕境 但願被平定

可會暫停 偏偏身邊彷似已閉起 眼睛 如今怎麼取勝
這次事情 如果終此一生也會永不看清
亦願來年能續現太平
誰人若見證 唯求來日出聲
為何在偽裝不清醒

流言引發的反應 成全我愛的清靜
但是哪個主宰了劇情 

人言永遠都可畏
然而我信這不是宿命 會看清

相關條目

註解

外部連結

YouTube影片

討論區

除非另有註明,否則社區內容均使用CC-BY-SA授權條款。